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装不在意 > 第8章
    道喜的微信把陶醉都淹没了,一开始她还有心情回复她们,后来就假装没看到那些信息,进入游戏页面。

    玩了一下午的吃鸡,陶醉有些晕乎乎地从房里出来,走下楼梯,“刘姨,晚上吃什么呀..”

    刚说完,便看到李易坐在沙发,长腿交叠,翻杂志。她立即精神起来,有点儿气嘟嘟地拐过楼梯角,看都不看李易,直奔厨房。

    李易掀起眼眸看一眼嘴巴撅着跟一阵风似从他面前过的女生。

    倒是换了一套家居服了。

    杏色的棉裙。

    李易收回视线,往后靠着沙发椅背,继续看杂志。

    厨房里传来女生娇俏的声音。

    “哇,好好吃啊,我再吃一块好吗。”

    “刘姨,你这手艺那么好,可以去当大厨啦。”

    “我也要跟你学厨艺好不好。”

    好不好。

    可撒娇了。

    旁边手机响起,李易拿起来,看一眼。

    李忠弦:【明晚回主家吃顿饭?】

    李易:【好。】

    饭菜做好上桌,陶醉看一眼沙发那边,男人正在接电话,指尖有意无意地拨弄着一旁的盒子,她嘟一下嘴,坐下。刘姨从厨房出来,看陶醉一眼,低声问:“去喊他吗?”

    陶醉捏起筷子,摇头。

    刘姨看她一眼,笑了笑,解下围裙,走去喊李易。

    陶醉低头塞饭,对面的椅子拉开,李易坐下来,陶醉抬眼,悄悄地看他一眼。

    李易拿起勺子舀汤,语气淡淡,“还生气?”

    陶醉没应。

    李易放下碗,看过来。

    陶醉被他视线抓住,沉默两秒,说:“生。”

    说完,闷闷地低下头,继续塞饭。

    李易握着筷子,没动,好一会儿,他才开始吃饭。

    餐桌上一时只剩下嚼嚼的声音。

    陶醉夹了虾,剥着,突地有点委屈,她盯着虾壳,说:“你跟烟姐,是不是在一起?”

    不然那个烟盒怎么会在家里,还在书桌上。

    她指尖纤细,剥得很慢,有时壳都没扯下来。跟前伸来一只手,拿走那虾,陶醉跟着抬头,李易在给她剥虾,袖子挽起来,手臂线条分明,他剥好一颗,放酱油碟里,说:“不在一起。”

    陶醉抿唇,“哦。”

    心里涌上狂喜。

    李易又看她一眼,“但是,这些不是你该问的。”

    陶醉嘴一扁。

    低头扒饭。

    头上的丸子头摇摇晃晃,零碎发丝遮住了她漂亮的额头跟小巧的耳朵。李易又拿起一颗虾,三两下剥完,放在碟子里。

    眼前碟子里越来越多,陶醉盯着那碟子,他指尖沾了酱,这酱可以舔掉...她迟疑地往前蹭,下一秒,她清醒些,抬起头。

    只见他拿着纸巾擦拭手指,眯着眼看她。

    “干什么?”

    陶醉维持尴尬的姿势,几秒后,愤恨地道:“没事。”

    说完,她猛地把头扎在饭里,努力吃饭。

    李易淡淡地看她。

    也看了一会儿,他才拿起筷子,准备吃之前,视线轻描淡写地扫过刚刚沾酱的手指。

    吃过晚饭。

    刘姨过来收拾桌子。

    陶醉靠在柜子上看着客厅,李易洗好手,理了理衬衫领口,拿起一旁的烟叼着,又拿车钥匙,说:“我出门一趟。”

    跟陶醉说的。

    陶醉站直身子,问:“我能跟你一块去吗?”

    李易咬着烟,看她。

    陶醉本来背在后面的手慢慢地掐着腰,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在家有点无聊,你去哪儿?不能带我?”

    那别扭的样子。李易看笑了,他坐在沙发扶手上,点点头,“去换衣服,给你十分钟。”

    陶醉本以为他会拒绝,没想到他居然答应了,陶醉唇角悄悄地扯出一抹笑,“嗯,好。”

    说着,蹬蹬蹬地踩上楼梯,可快了,还提着裙子,恨不得飞奔上去。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下头再传来。

    “别穿太露的。”

    陶醉回头扫他一眼,撇了下嘴,推开门进了房间。

    不穿太露可以。

    但一定要漂亮,不能太幼稚,但也不能太成熟,太成熟了不符合她,太幼稚了他那些朋友尤其是女性朋友不把她当一回事。

    最后陶醉选了一件露一边肩膀的黑色上衣跟黑色紧身长裤,她今天打了底妆,用散粉再弄一下,打点口红就行,头发扎到一边垂着。

    弄好后,她背个手机包出门。

    别墅没有开大灯,楼梯开了照明灯而已,有些昏暗。李易一抬头就看到女生往下走,身材比例简直完美,腰细得一手能掐断。他俯身,掐了烟,率先走向门口,陶醉赶紧跟上,他头发剪那么短,看起来很野。

    车子停门口。

    李易拉开后座车门,手插口袋让她上车。

    陶醉脚顿了顿,视线看向副驾驶。

    那是女朋友的专位。

    她张了张嘴。

    男人的声音淡淡响起,“后座安全。”

    陶醉刷地看向他,后哼了一声,钻了进去。擦身而过,淡淡的清香飘散在空气中,也进了李易的鼻息。

    他看一眼陶醉,关上车门,走去开车。

    SUV底盘高,视线也足,车里有淡淡的檀香味,跟陶醉身上的清香味融合在一起竟然十分合适。

    他上车后,还接了一个电话。

    声音带着笑。

    陶醉不由自主地往前靠,想听一听对方是谁。

    可惜什么都听不到,换来他一个视线,陶醉撇嘴,往后靠,拿起手机低头把玩,林琳几个在群里已经在聊开学怎么帮她庆祝了。

    陶醉却不想开学,开会有什么好的,又得回宿舍了。

    萧牧估计忙完了,发了语音过来。

    萧牧:“哇,恭喜恭喜,是不是得给你准备点儿什么礼物?”

    男生的声音温和清澈,带着笑,如沐春风。

    在安静的车里,很突兀,也很清晰。

    陶醉眉眼一弯,拿起手机按着语音:“你说,你看直播没?”

    男生的声音再次传来。

    “看了,你猜我贡献了多少。”

    陶醉:“哇,你帮我作弊。”

    作弊二字,让李易稍抬眼,看向内视镜,她窝在椅背里,笑得像只狐狸,歪着脖颈,白皙纤细。

    坐没坐相。

    懒懒的样。

    李易轻笑了声,挪回视线,看着车况。

    身后,男生的声音还在继续,逗得她笑,两个人听起来十分熟悉,是个年轻的男人。

    李易指尖在方向盘,点了几下,他摇下少许车窗,拿起烟,点燃,慢条斯理地抽着,车子疾驰而过红绿灯。

    这次是去郊区的耙场,今晚有比赛。

    车子停下,摇晃的铁网里面人声鼎沸,热闹非凡,陶醉下了车,有点看呆了,她看一眼整个训练场。

    全是车子,虽然都规矩地停着。

    但是这也太多了。

    李易抽完一根烟,掐灭了按在垃圾桶上,带着陶醉过去。

    门一推开。

    哇地一声,里面不少男人女人看过来。

    男的吊儿郎当,或者酷酷的,要么就斯文的。

    女的一个个长相不俗,穿着也是各种风格都有,好些在李易的身上停留好几秒还交头接耳地笑。

    那双眼睛跟粘李易身上一样。

    陶醉:“......”

    随后,大家看到了陶醉,并看到她长相,有些吹起口哨。李易回身看她一眼,笑着点了下那边的座位,“过去那边,我这边得忙。”

    那边,正是周扬,还有一个戴着银边眼镜的男人,两个人靠着墙壁坐,手里拿着射击枪,周扬往后靠,招手,跟招猫一样。

    陶醉只得往他们那儿走去。

    “周扬哥。”她乖巧地喊一声,坐在椅子上。周扬哎呀一声,点着一旁的男人,问陶醉,“这个呢?”

    陶醉扫过去。

    银边眼镜的男人勾唇笑,懒懒地搭着膝盖,“小醉醉。”

    陶醉瞬间想起来。

    “许殿哥哥!”

    周扬震惊,“不是,你叫他许殿哥哥,叫我周扬哥???”

    陶醉瞪他一眼。

    后她一个劲地看着许殿,许殿眯眼,笑着问:“看什么?想问什么?”

    “你...渣男啊。”陶醉嘀咕。

    许殿:“......”

    周扬一愣,一秒后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

    “好一个渣男。”

    许殿似笑非笑地看陶醉几眼。

    陶醉急忙拿起手机,装傻。

    她看过休闲时光。

    孟莹姐姐的故事,对应就是许殿啊。孟莹很受欢迎的,她戏演得太好了。很多人喜欢她,包括她。

    黎城少爷们,比较出名的,就是许殿了。

    随意滑动手机,陶醉突然想起来,问道:“江郁哥哥呢?”

    周扬端了一杯果汁给她,说:“他今晚忙。”

    “哦。”

    陶醉不再问,她回身,看向李易。

    他穿着浅蓝色衬衫跟黑色长裤,站在比赛的赛员旁边,抽着烟,沉默地看对方打。

    那是他这队的。

    那人没打好,李易狠踹了一下,不留情。

    那人膝盖一弯,差点跪下去,陶醉都替那人觉得疼。

    他一贯沉默。

    站在那里像考官一样,眉眼低冷,特别有压迫感。

    陶醉嘴里咬着吸管,趴在椅背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周扬看着陶醉的背影,偏头跟许殿对视,彼此一笑。

    果汁喝了不少,但是看到不少女的盯着李易,周扬,许殿看,陶醉这个身在他们三个中心点的女生,也成了焦点。那些女的敢过来跟周扬搭讪,但是不敢过去跟李易搭讪,装模作样地在他旁边围绕。

    偶尔李易抬起头,扫一眼,还跟其中一个女的视线对上。

    陶醉差点咬断吸管,那女的冲李易笑,李易咬着烟收回视线,可是陶醉像是看到他唇角扯了下。

    妈的。

    她又狠狠咬了吸管。

    那个女的长得很斯文温柔样,一头长发披着,握着一瓶水。像是读书时期送水的女生,陶醉喝光杯子里的果汁,放好杯子,喊道,“哥哥——”

    这一声娇俏的哥哥一下子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李易看过来,脚踩着桌椅,“什么事?”

    陶醉抱着椅背,笑眯眯,“你教教我呗。”

    李易将烟掐灭,看了眼这边比赛的一群人,说:“现在?”

    陶醉:“就现在。”

    李易挑眉。

    一秒后,他走过一旁,把霸占射击台的少爷扯了下来,喊道:“过来。”

    陶醉眉眼一喜,刷地站起来,走过去。射击台是灰色的,斑驳,还有些像子/弹留下印子的痕迹。

    陶醉站在那儿,去看李易。

    李易从一旁拿了一盘子/弹放在台上,拿起射击/枪,装弹,挽着袖子的手臂肌肉流畅。

    陶醉看得入神。

    随后他把枪递给她,陶醉接过来。

    有点重。

    有点凉。

    她举都举不太起来,但是周围很多人看着,可能还包括那个温柔的女生。她就不服输了,握紧,看着很远的靶心。

    白皙纤细的手指按在通体黑得发亮的射击/枪上,有种柔弱的美感。李易沉默看她一会儿,可看出她手腕在抖。

    他轻笑了下,绕过去,从身后托住她的手腕,男人修长的手指缠上纤细的指尖,李易眼眸淡淡地看着,说:“这样,手腕用点力。”

    在他的手缠上来那一刻,陶醉有一瞬间失神,后听到他声音,她急忙指尖一勾,勾住了卡口。

    勾是勾住的,就是还是弱。李易掰开她的手指,说:“不是这样,是这样。”他压住她的手指,再次按住。

    他身上的香味跟车里的檀香味一致,还有淡淡的烟草味。

    陶醉抿紧唇,专心学着。

    旁边太多人看着了,都是想看她行不行。

    她没心思去想别的了。只想在那个女人的面前表示自己也可以。

    “然后呢?哥哥。”她举好动作,嗓音在黑夜里显得更软,问道。

    李易托着她的手,一只手按着射击台的桌面,说:“看准靶心,中间的那个点,然后按下去,手记得用力托着。”

    陶醉点头。

    她发丝很多垂在脑后,卷的,翘起来,轻轻地划到李易的下巴,领口。李易微挪开一些,发丝却跟着来,戳到他肌肤。

    他猛地握紧她的手腕,说:“开枪。”

    陶醉也正找准感觉,一个用力,按住,砰——

    啥都没有,无声无息。

    陶醉啊了一声,趴在桌面上,“不是吧,这都没打中。”

    李易低头看她一眼,鼻息间全是那股清香味,他笑了声,“你要是能打中,那就有鬼了。”

    陶醉转头瞪他。

    李易目光扫到她的发丝,它们隐隐约约搭在细白的肩膀上。

    他后退一步,接过周扬递来的水,问她:“还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