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装不在意 > 第11章
    电梯抵达十二楼,李易一眼看到坐在窗边的秦思思,欲语还休地看着这儿,他站在原地,没立即进去,接了服务员递来的毛巾,擦拭着指尖。整个人高高大大,气势十分强盛,他递交了毛巾后。

    才走进去,服务员给拉开椅子,他整理了下领口,说:“抱歉,来迟了。”

    “没关系,我也是刚到。”秦思思脸有些红,努力维持的矜持差点破功,她抬手整理了下衣衫。

    相比起她一身精挑细选的搭配,李易的简单到像是只是来逛个街,没有打领带,衬衫长裤,简简单单,连个西装外套都没搭。

    他神情冷漠,拿起餐牌,直接递给秦思思,“你点。”

    秦思思满腔准备的话卡在喉咙里,她哦了一声,拿起餐牌,悄悄地看他一眼。

    他点着手机。

    这时,手机页面滴一声。

    是一条跳出来的微信。

    “我是陶醉呀”

    这五个字十分显眼,秦思思所有的专注力立即被这个给吸引了,她紧盯着那条微信。李易点开了。

    【李易,你死了。】

    几个字跳出来,李易指尖一顿,半秒后,他退出了微信,掀起眼眸,却看到秦思思没来得及挪开的视线,他挑眉,“不点?”

    秦思思被抓个正着,脸一白,笑着道:“这就点。”

    说完,她翻着餐牌,看上头的菜色,后指尖停顿了下,她发现他很冷漠。

    她下意识地咬了咬下唇,随意挑了几个菜。

    “我点了这几样,你看看。”

    李易接过去,他视线看一眼手机,那头陶醉没再发来,他又加了几个菜,随后递给一旁等着的服务员。

    服务员收走餐牌后。

    秦思思便笑着道,“这段时间你挺忙的吧?我爸说你去京都好几回了,本来上周就想找你说你战友的事情。”

    她倒是聪明,用战友来起话题。

    李易一只手臂搭在桌沿,听她这话,掀起眼眸看她,问道:“你知道多少?”

    秦思思笑着摇头,聪明地道:“没多少,我也就听了个皮毛。”

    “是么。”

    李易指尖摩擦指腹,神情淡淡,他看一眼窗外的高楼说:“人情来往总是没法避免的,秦思思,你今年多大?”

    “我?”秦思思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她顿了顿,说:“21岁。”

    21岁。

    比陶醉小一岁。

    李易勾了下唇,“还挺小的。”

    秦思思脸一下子就红了,“还好。”

    她的脸红他却无动于衷,他拿起茶壶,倒茶水,语气更淡一些,“这么小就急着把自己嫁掉吗?”

    “不多享受一下单身的生活?”他话里像是轻描淡写地询问。

    秦思思却心思荡漾,低了低声音道:“像我们这种家庭,哪儿能说过什么单身生活。”

    “父母看中了,就得见见面,谈谈这事儿。”

    李易眼眸看她一眼,眼底带着若有似无的寒意,他轻笑,“是啊,把婚姻当成交易的筹码,人命关天的事儿,确实能让我乖乖地上门跟你见个面。”

    一句话,秦思思脸上的红晕瞬间变白,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李易。

    李易用夹具夹起茶杯,递给秦思思,“这儿的茶不错,试试,下回有空让下一个少爷带你来喝。”

    秦思思咬紧下唇,“不是...李易。”

    李易放下夹具,挑眉看她,“嗯?”

    秦思思此时发现了,他完全是被逼的,他根本就不想跟她见这个面,如果不是因为他战友现在在军区出事了,需要申请调令,他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秦思思脸一阵青一阵白,坐立难安。

    “对不起,我不知道....”

    她说着,抬眼去看他,可是他神情依然淡漠,这时,恰好菜色上来了,李易让服务员给舀了汤。

    服务员端给秦思思。

    李易语气更淡,“尝尝。”

    秦思思哪儿有胆量去碰这个汤。

    她脸色僵硬,一身的明艳都变色了。

    这个男人不是她能随意拿捏的,即使他如今有求于人,却仍然那样强势。

    李易:“不喝吗?”

    “味道不错的。”李易拿起一根烟把玩,却没有给她机会开口,只是说道,“其实也并非只有你们秦家这条路。”

    “我挺烦这样的,知道吗?”

    秦思思一句话不敢吭。

    这时,窗外下雨了。

    淅沥沥地,雨水三两滴地飘向落地窗,整个城市进入雨幕里。楼下购物中心空地上,突遇夜雨,纷纷作鸟兽散了。

    李易又一次点开微信。

    陶醉发的那条信息还挂着。

    他看了几眼,点开,编辑。

    李易:【回家没】

    没回。

    李易放下手机,结果刚放下,微信又响了。

    刘姨:【李易,你在外面吗?能不能去接一下陶醉,她好像在拍什么短视频,又没雨伞,老陈今天不在家。】

    李易:【她在哪】

    刘姨:【在天尚购物中心】

    李易:【知道了。】

    刷地一声。

    秦思思红着眼眶抬头,就见李易站起身,他慢条斯理地放下挽起的袖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你先吃,我还有事,今晚就不奉陪了。”

    说完,他没给她半点反应,转身就走。

    秦思思捏着桌布,半天没出声。

    后抖着手拿起手机,拨打秦海之的号码。

    “爸爸,你帮他处理他战友的事情没有...”

    “爸爸,他战友是不是很严重?”

    “很严重,思思,不过没关系,他肯见你,我再帮他,现下也只有我这条路好走一些,他换成别的路可不好走。”

    秦思思半天没说话。

    那头传来了小叔的声音,“思思,你这么做太过分了,你真是太不要脸了。”

    “秦海宴!”

    他们两个人吵了起来。

    今天的视频后面都没拍好,严重耽误进度,只能留下来加班,结果加班到快八点,就下雨了。

    一众人跑得跑,躲得躲,淋得淋,陶醉就被因跑慢了两步,被淋个透心凉,结果一抬头看到李易的车。

    还看到十二楼的专用电梯,门外还站着两个把门的保安。

    她瞬间有些委屈,这又被淋了一会儿。

    小组的小英跑过来拉着陶醉的手,把她拉到屋檐下,“你怎么跑一半就停下了?”

    陶醉用纸巾擦擦脸上的雨水,挤出笑容道:“突然想到一些事情。”

    “什么事啊?”小英几个人叫了网约车,问陶醉要不要一起走,大家都被淋到了,希望赶紧回家洗澡。

    陶醉看了眼她们住的地方,跟她是反方向。

    她摇了摇头,说:“我自己叫车吧,你们先走。”

    “哦哦,好吧。”她们几个陆陆续续地上车。

    陶醉坐回台阶上,抱着手臂,点开软件,结果,很多车都不肯走这一趟,因为一湾山水太远了。

    而且又是私家别墅,基本不会有人返回市内。

    陶醉浑身湿,她握着手机等了又等,时间过八点了,雨水却没有要变小的意思,这时,身后电梯打开,从里头走出来一高大的男人。在噼里啪啦的雨声中,陶醉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手机也沾了雨水。

    她看着手机屏幕。

    【哥哥】

    陶醉心里的委屈放大,她抿紧唇,想按掉。

    这时,身侧多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一侧的光线,形成了一个很大的阴影,陶醉抬起头,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眼眸。

    他捏着手机,半响后,半蹲下来,盯着她:“怎么淋一身湿?”

    他身上的檀香味还有烟草味扑面而来。

    陶醉呐呐地看他。

    好一会儿,她红着眼眶,指着外面的雨,“下得太突然了,我躲不及。”

    那语气,十足委屈,狐狸眼里全是水光,白色的上衣打湿了,肩膀纤细,隐约可见锁骨跟文胸。

    可怜得很。

    李易拨了下她额头的发丝,将钥匙递给一旁的服务员,“把车开过来。”

    “陈叔今天没在家,你怎么没给我打电话。”李易把她头发往后拨,拿过她手里的一包纸巾,抽了,给她擦拭额头的水珠。

    陶醉抱着膝盖,正想说话,这时,却见不远处,秦思思抱着手臂,居高临下地站在门口,看着她。

    隔得远,看不太清秦思思的表情。

    陶醉猛地把话收了回去,眼睛看着跟前的男人。

    黑色的SUV刷地开到身侧,保安拿了黑色的伞撑着挡着雨,李易扶着陶醉的肩膀,把她带起来。

    接着,就着遮挡的大黑伞,把陶醉塞进车里,他关上门,接过黑伞,绕去开车。

    车门关上。

    车里檀香味浓郁。

    李易扯了副驾驶的外套扔给陶醉,说:“我不看,你把上衣脱下来,换上我的外套。”

    陶醉抓紧外套,看着他侧脸。这时,他却看向了外面,看的正是秦思思出来的方向,即使只有一秒,也被陶醉捕捉到了。

    她愣了愣。

    后沉默地把外套虚虚地披在身上。

    李易点了根烟,等了一会儿,没等她有动作,回头看她一眼,看她愣着,他拧了下眉,说:“不换?”

    她回神,看向李易,摇头:“不了,回家换就好啦。”

    李易眯眼,半响,他启动车子。

    黑色轿车开出去,速度挺快,溅起水花。

    陶醉拢紧外套边缘,靠着椅背,问道:“哥哥,你晚上去约会吗?”

    李易轻轻地回了句。

    “嗯。”

    陶醉指尖泛白。

    好一会儿,她笑了笑。

    重逢这么久,他似乎从没把她当女人看呢。

    勾引那么多次。

    他每次停留在她身上的眼神不超过二十秒,她穿什么,他都不会觉得惊艳,就刚刚她都成那样了。

    他把她带上车,还扶的是她的肩膀。

    完全没碰她腰的意思。

    是她的腰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