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装不在意 > 第12章
    黑色轿车刷地停在家门口。

    刘姨已经撑着伞走过来,满天的雨幕,陶醉其实很冷了,她看一眼前座的李易,见刘姨走近了,推开车门,刘姨赶紧扶她,“哎,别急啊。”

    陶醉的脚踩到地面上,噼里啪啦。她握住伞柄,搂住刘姨的手臂,说:“好冷啊,刘姨。”

    “走,回家。”刘姨扔了把雨伞进后座。

    后座基本都湿了,李易淡淡地看一眼,听见车门砰一声,他收回视线,嘴里的烟还有半截,烟雾缭绕。

    肩膀跟胸口其实已经干很多了,但是贴着肌肤很难受,进门后,感觉屋里冷气太足,刘姨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关掉空调,拉着陶醉上楼,说:“洗澡水已经给你放好了,赶紧洗一个热水澡,让身体热起来。”

    “哎呀这一身都湿啦。”刘姨看着她这狼狈的样子,不停地帮她挑着头发。

    陶醉飞快地窜进浴室,一头一次性的卷发都成一撮撮了,眼妆糊掉一大半,口红也早就没了,只剩下苍白的嘴唇,还有脸色。陶醉撑着在洗手台上,往前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即使看起来很狼狈。

    但是还是漂亮的,至少她这双眼睛就依然好看啊。

    可是他却总是不把她当一回事。

    想到这儿,陶醉一把扯下肩膀的外套,打开浴室门,将外套用力扔了出去。

    啪——

    掉在李易的脚边,男人指尖夹着烟,看了几秒,又看一旁的刘姨,刘姨也是一愣,随后她赶紧捡起来,抖了,说:“可能是浴室里没地方放,只能扔出来。”

    这话说完,刘姨觉得连自己都不能说服。

    陶醉住的这间是主卧室的配置,浴室干湿分离,光是挂衣位置就可以放很多,再不济还有干衣服的收纳盒啊。

    浴室里传来了水声,李易便没去敲门,跟刘姨说:“看着她点,今晚她心情好像不太好。”

    坐在台阶上,他看到她时,眼眶里都是红的,鼻头也红,看起来是要哭了。在车里时,也是一言不发,不像之前那样,玩个手机游戏要么跟人聊个天。

    “放心吧,我这下楼煮点儿姜汤。”刘姨拿着外套往外走,手里的外套有点像烫手山芋。

    李易嗯了一声,又看一眼浴室,才出去。

    上楼前,他看一眼刘姨手里的外套。

    半个小时后,李易洗好澡,换了黑色睡衣,下来,视线扫一眼陶醉的卧室,门还半掩着,他站在楼梯处,理着领口。这时,刘姨端着姜汤还有一包感冒药上来,李易伸手接过,“我送去,你早点睡。”

    刘姨有些诧异,她以为李易洗了澡就休息了,没想到还下来。她只得松手,说:“我还是在楼下等会儿吧,她还没出来,这有点久了。”

    “嗯。”

    李易单手拿着托盘,进了门,拐过玄关,就看到浴室门打开,女生赤脚走出来,穿着吊带裙,肩膀上披着条大毛巾,看到他时,停顿了下。大毛巾往下滑落,白皙的肌肤上蔓延着淡淡的粉色。

    她因泡澡,有些缺氧,眼眸里一片迷离。

    李易眯了眯眼,走过去,将托盘放在一旁的矮几上,拿起勺子,搅动一下姜汤,语气淡淡地道:“过来喝。”

    陶醉回神,她扯起来大毛巾,盯着他那侧脸走过去,落座在床边,气而把脚直接踩在矮几上。

    李易动作一顿,掀起眼眸看她。

    陶醉也看他,一副你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她脚趾头什么都没涂,又白又粉,小腿更是细白,上头还系了一条红色的绳子。李易垂眸,看了几秒,后握住她的脚踝,那她的脚放了下去,语气冷淡,“闹什么?有事直说。”

    陶醉一声不吭。

    里面暗自咬着牙,都快把牙齿咬碎了。

    李易端起姜汤,递给她。

    陶醉没动。

    她很想问他,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你知道吗?你对我是什么感觉,你为什么还跟秦思思约会,你知道秦思思是我的谁吗?

    但这些话竟然都说不出口,不在意的时候可以肆无忌惮,在意了反而三缄其口。陶醉还在自我较劲。

    但不知为何,脑海里却浮现他跟杨柔结婚的那一场婚礼,他站在台上,伸手把杨柔牵上T台。

    杨柔一身白色婚纱,飘逸而又柔美。

    她本就是那种柔弱款的,哭都是无声哭泣的那种,以前有幸见过她在许殿哥哥跟前哭,那令人心疼得呀。

    而秦思思,也是那种柔弱款。

    他可能一直都偏好那一款的。

    才会跟秦思思约会。

    陶醉盯着那碗汤,想着接还是不接,要么干脆转身睡觉,就当今天已经死了。这时,李易耐心用尽,他一把捏住她下巴,往上抬,“不喝?我喂你。”

    陶醉问道:“你想怎么喂。”

    这话问得很挑衅。

    李易将碗抵住她唇角。

    很明显,他带着威胁性的。

    陶醉惊了,她咬牙,“你不能用嘴喂吗?”

    她手指点着那个碗,“喝一口,喂我,这样不行?”

    李易一顿,深邃的眼眸落在她唇上,好一会儿,挪开,他松了手,把姜汤放回矮几上,随后,他双手撑在床沿,俯身,在她耳边语气很低,道,“小丫头,收一收你这个劲。”

    “什么劲。”

    “撩男人的劲。”

    “你还小。”他补了一句。

    陶醉没动,这个姿势很暧昧,可是他气势强盛,令她不敢妄动。而且他是认真在劝她不许撩男人的。

    不是那种跟她调情的说两句。

    从这当中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

    他真把她当妹妹!

    真的。

    真。

    的。

    真尼玛。

    看着她灌下姜汤,又用体温枪测试了□□温,没发烧,李易给她盖好被子,走出去,楼下还留了一点儿灯。李易走到栏杆,跟刘姨说一声,让她去睡,随后他上楼,几颗汗珠顺着后背往下滑落。

    放在桌面上的平板响了起来,他拿起来,划开屏幕。

    周扬的身影出现在屏幕前,他笑着问道:“怎么样?”

    李易靠着桌沿,说:“还没处理好。”

    “聂帅已经在帮忙了,不过这事情确实没那么容易,当中派系太多,我之前折了几次在秦家那一块,他们秦家看起来没落,里面却根深蒂固,实在难搞。”

    李易点烟,点头:“知道。”

    周扬:“不管是黎城的秦家还是京都的秦家,都不是好啃的,你把文件发给我,我现在看看。”

    李易放下平板,转身去挪笔记本,找出文件发邮件出去。周扬在镜头里看着,突地,他问道:“李易,你这后背怎么有点湿?”

    “家里连空调都舍不得开?”

    指尖合上笔记本,李易轻扯衣领,拿起平板,神情淡淡,说:“去了一趟陶醉的房间。”

    “去一趟后背就湿了?”周扬来了点儿兴致。

    李易轻笑,“怕她感冒,房间没开空调,我出汗不是正常吗?”

    “哦?”

    李易偏头看一眼另外一台台式电脑,他说:“挂了。”

    周扬一笑,“好啊。”

    随后,屏幕黑了。

    李易将平板放回桌面,却没去看台式电脑发来的信息,靠在桌沿,慢条斯理地抽烟,烟雾缭绕。

    男人的面孔显得格外深邃,冷硬。

    小丫头的房里,确实有点热。

    门关上后,陶醉于黑暗中睁开眼,随后她翻身,将台灯开亮一些,摸手机进被窝里,点了丘媛的视频通话。

    很快,那头接通了。

    丘媛还在画稿,盘着头发,看她一眼,“你人呢?怎么黑乎乎的一片。”

    “没开大灯,也不算黑乎乎吧,能看到我的脸啊。”陶醉语气低迷,也懒得调整角度了。

    丘媛:“有心事?”

    “有,很大的心事。”

    “又是关于你那个哥哥的。”

    陶醉点头。

    丘媛放下笔,往后靠,看着镜头,“怎么样,碰壁了吧。”

    “我跟你说,虽然我也才谈过三次恋爱,但是我比你强,因为我看得出一个男人到底喜不喜欢你。”

    “你那个哥哥吧,一看就是个很A的男人,第一次酒吧看到你的时候,没认出来你,第一肯定是给他的相片没仔细看,说明他并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如果喜欢的话,一眼就能上心。第二酒吧那次直面相对,他眼底没有惊艳,也没有在你身上多停留一秒,我跟他说话,他立即视线就转开了,你不入他的眼啊。”

    “第三他对你一直都是哥哥的照顾,纵然稍微暧昧一点,估计也只是你在自我高/潮,他嘛,估计没有半点心里浮动,可能还会觉得你有点无理取闹。第四像他那种男人,喜欢不喜欢其实非常明确,早就知道自己会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第五你还是死心吧。”

    这通视频就不该打。

    这世界上最烦的就是听真话了,丘媛也就见过李易一次,却什么都被她说中了,陶醉又气又恼,半天说不出话来。

    成熟男人的世界,是跟她们不一样的。

    李易一看就不是那种会随便喜欢一个人的男人,他如果喜欢,早喜欢了。

    陶醉闷着嗓子:“你挂吧,我不想看见你了。”

    丘媛:“哎呀我就知道你肯定会这样,好吧,那你早点睡。”

    陶醉:“你就不能安慰我两句?”

    丘媛:“对你仁慈是让你伤得更重。”

    陶醉狠狠按了红色键。

    回到聊天页面,陶醉趴回床上,指尖捏着枕头边缘,捏来捏去,像是在揉谁的脸,埋在床上的眼眶红了又红。

    这时,微信响了下。

    她抬起头,鼻头也红地看着聊天框。

    我是丘媛呀:【但是,凡事都有个万一,万一你魅力太大了,连他这种不易动心的都迷到了呢,所以你不妨试试去试探他,三次为局,两次定胜负,这样你才能死心啊,小醉醉。】

    陶醉:“.....”

    当她是什么,给一巴掌又给一甜枣。

    丘媛太坏了。

    但是,她吃。

    第二天,陶醉一觉醒来,已经八点多,她起床洗漱,换了一套衣服,拉开房门,伸个懒腰,随后拐弯下楼梯。

    楼下的两个人听见动静,刘姨从厨房里探出头,看陶醉神采奕奕地下来,眉眼一弯,“醒啦?”

    “哥哥,刘姨,早上好。”陶醉眉眼含笑,看一眼李易,男人放下杂志,掀起眼眸看她一眼,陶醉走过去,一把搂住刘姨的脖子,亲了刘姨的脸一口。

    接着,她走过去,一把勾住李易的脖子,也在他的唇角落下一吻。

    顿时。

    餐厅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