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装不在意 > 第17章
    这边卡座安静几秒。

    周扬看着桌面上酒液溢出来的地方,含笑道:“这,刚刚她不是在家吗?”

    李易给刘姨发信息,是发的语音来回,他可听到了。他这话有幸灾乐祸的意思,期待看到李易情绪失控跑过去直接弄走陶醉。

    李易单手压着酒杯,看着那边卡座,听见周扬的话,他没有动,他捏住酒杯,就着这个姿势,又喝了一口酒。

    周扬:“不过去?”

    “你还挺能忍的。”

    李易没吭声,他看着陶醉窝在沙发里,跟萧牧一边聊天一边喝酒,似乎还看着台上,点评两句。

    随后,他招来酒保,要了一排酒。

    酒上桌。李易提着这排酒,站起身,问周扬:“要一起吗?”

    周扬一愣,随即笑着起身,“要啊。”

    李易嗤了声。

    两个人走向靠近吧台的卡座,两个人都高大,在卡座投下了一片阴影。

    陶醉手里捧着果酒,跟萧牧正在看台上的舞蹈,是现代舞,女生很多,其中一个还跳钢管舞,身材特别好。她在夸人家好看,萧牧只笑不说,眼前一黑,陶醉抬头,对上了一身黑色衬衫的李易。

    顿时,陶醉大惊失色,“哥哥。”

    “晚上好,小丫头。”李易语气淡淡,将酒放在桌面上。

    陶醉反射性地想起身,后被萧牧一把拉下,她又跌坐了回去,周扬笑着坐在对面,两手摊开,“小丫头那么怕哥哥啊?”

    陶醉干笑,一个劲地看着李易,“不,不怕。”

    她出来前李易刚刚打电话回去查岗。

    李易看她一眼,很轻一笑,“敢出来,就不要怕。”

    他眼眸没什么温度。

    陶醉:“......”

    她端着果酒,倒回沙发里,恢复自如。

    萧牧看着陶醉,又看一眼李易,李易推着那排酒,拿起小巧的酒瓶,一杯一杯地倒过去,男人面容冷硬,倒酒动作随意,他支着手臂,端了一杯放在萧牧的跟前,“会喝吧?”

    闻着酒味就知道这是特调的烈酒。萧牧拿不准这个男人什么意思,但是从李易的眼眸里却看出一种成熟男人漫不经心放下的战帖。

    如果不接,那就太不是男人了。怕是会被人扯笑,萧牧笑笑,他点头,伸手去接酒,说道:“会。”

    “会什么呀,你什么时候喝过这种酒。”陶醉却立即反对,坐直了身子去阻拦。

    萧牧顿时有点丢脸,他赶紧推开陶醉,“我很早就会喝了。”

    “哥哥。”萧牧搞学术的,怎么会呢,陶醉刷地看向李易,李易指尖捏着小酒杯,轻轻摇晃,眼眸漆黑,一声不吭地看着他们。

    尤其是看萧牧。

    他那种从容淡定,稳重,成熟的男人味扑面而来,在看他要墨迹到什么时候。

    算来,萧牧也已经二十五岁了。李易今年也才三十岁,相差五岁,可是李易看起来就稳如泰山,仿佛这天地之间没有什么他不能扛的。

    萧牧却还带着一股书生味,身上有象牙塔的感觉。

    萧牧咬了咬牙,笑着伸手去端酒。

    李易笑了笑,跟他的酒杯碰一下,仰头喝了。

    萧牧立即也仰头,陶醉却一把抢过他的酒杯,“你不会喝,别喝,别逞强,哥哥你干什么啊。”

    陶醉恨恨地看着李易。

    她漂亮的狐狸眼里跳出怒火,李易用指尖抹了下唇角的酒液,也看着她,不知为何,他心口扯了一下。

    他笑着扯了下唇角,“一个男人,若是还要女人护着,那也成不了什么大器。”

    这话一落。

    萧牧一把端起另外一杯酒,仰头一口喝下。

    火辣辣的喉咙令他呛了起来,脸都变了。陶醉搁下酒杯,立即去扶萧牧,“你不能喝啊,快,吃点东西。”

    她伸手去拿瓜果,递给萧牧。萧牧笑着接了,说:“没事。”

    说着,他就吃起来。

    周扬看了全场。

    凑李易身侧问,“是不是觉得没意思了?”

    对面的两个人两小无猜地挨着,倒显得李易像恶人,确实是有些没意思。李易端起另外一杯酒,一口饮尽。

    一排一共有十杯,他一口气干掉三杯。后整个人往后靠,陷在沙发里,身子隐在阴影处,看着对面的两个人。

    萧牧吃完了瓜果,舒服多了,但是不耐酒,脖颈一下子就发红了,他笑着扇着脖子,跟陶醉说:“等会儿可能醉了。”

    陶醉无奈,喝了一大口果酒,戳他一下,“跟你说别喝,非得喝。”然后,她转头看向李易,满嘴抱怨,“哥哥,你怎么老针对萧牧,他可没对不起你。”

    男人长腿交叠,已经点烟了,橘色光芒燃着眉心,却反而称得冷酷,他没吭声,只是吹着烟雾。

    陶醉看他这样,有点儿怂,撇撇嘴,挪开视线。

    老男人心思深如海。

    他或许是真不能理解她跟萧牧青梅竹马的感情。

    不过他跟烟姐的感情是很好啊,两个成熟男女站在一起,那种荷尔蒙是真的藏都藏不住,好几次陶醉都觉得他们说话,说着说着就能接吻,难道李易以前跟烟姐相处的时候,也是她这样跟萧牧吗?

    无所顾忌,所以才需要担心?

    所以李易现在嫌她年纪小,怕她住在他别墅里,却谈起恋爱弄的他不好跟母亲交代吗?

    可是萧牧明明不是外人。

    陶醉懒得去猜测李易的心思,转而去问周扬,“周扬哥,你们怎么也出来喝酒呀?”

    周扬按着手机,听罢,抬头看她一眼,“因为心情不好啊。”

    “哇,你们也会心情不好呢?”

    “哇,小丫头,我们也是人好吧。”周扬也跟着哇,男人的声音好听,哇起来倒也好听。

    陶醉吃吃地笑起来。

    萧牧也跟着笑,凑上前跟周扬聊天。

    卡座只有李易不怎么开口,他扯了好几次领口,目光落在陶醉的脸上,他仰头,闭上眼睛,任由酒精在身体里肆虐。

    舞台上的现代舞变了,变成摇滚,有DJ在台上打碟,音乐很有节奏,不少人下去跳舞。陶醉来了兴致,拉着萧牧起身就要去跳,手臂却被李易抓住,她一愣,李易看一眼时间,“你得回家了。”

    “才一点。”

    李易挑眉:“很晚。”

    陶醉震惊。

    李易绕过去,拿起她的手机,拉着她的手臂就走。

    陶醉跌跌撞撞地跟着,气得去推他的后背,并转头看向萧牧跟周扬,萧牧无奈,他手里还端着一杯酒,轻轻地放下,朝陶醉挥手。

    出门后,李易将车钥匙递给代驾,把陶醉塞在后座,陶醉还想反抗,却一阵晕眩,她刚刚偷喝了两杯烈酒。

    没想到现在酒精上来了,她敲着额头。

    李易上了副驾驶后,回头一看,眯眼,这时才闻到半空中有烈酒的味道,他低咒了一声,下了车,来到后座,一把将陶醉搂到肩膀上。

    她额头抵住他肩膀,喃喃道:“好疼,头疼。”

    李易拿起水,拧开了递给她。

    陶醉接过来,手一抖还差点掉了,李易只得扶着瓶身,低头看着她喝。怀里女孩穿着露肩长裙,挣扎间,此时露了一大片肌肤出来,李易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轻轻地拨弄那些发丝,试图挡住白皙的肌肤。

    陶醉喝完水,还是晕。

    她松开手后,又跌回他怀里。

    李易搂紧她,叫代驾开车。

    车子飞驰出去。

    很快抵达别墅,刘姨已经去休息了,李易抱着陶醉直接上楼,女孩可能是醉过头了,浑身松软,来到床边,放下后,给她拉好被子,李易就准备离开。

    解着衬衫纽扣走到门边,脚步一顿,后转了回去。

    沉默地看她几秒。

    女孩翻个身,像婴儿那样拱起来,肩带落得更开,开叉的裙子露出长腿。

    神差鬼差的,李易单手撑在床边,俯身,指尖去碰陶醉的发丝,拨开了些...

    却听到了,她喃喃的声音。

    “萧牧。”

    李易动作一顿。

    “萧牧,你给我倒杯水。”

    她翻个身子,伸手,揽住了李易的脖子。

    那一刻。

    李易眼底闪过一丝极冷的眸光。

    她平时就是这么跟萧牧撒娇的?

    搂脖子?

    李易略微闭了闭眼,后一把扯下她的手臂,起身,去倒了一杯温水。

    回来后,把人从床上搂起来,将吸管塞到她嘴里。

    陶醉又往他怀里钻,并且乖巧地喝水。

    李易:“你很喜欢萧牧?”

    试探性地问。

    问完后,他看着她低垂的眉眼,等着回答。大约一分钟后,她水喝完了,打个酒嗝,反手抱住他的手臂,“当然了,我那么喜欢你。”

    李易:“......”

    他放下杯子,又问:“你还喜欢谁?”

    陶醉蹭着他的手臂,又打个酒嗝,酒气冲天,她笑眯眯:“没有啦。”

    李易:“......”

    在那一刻,他竟是想问。

    你之前撩我。

    不是喜欢我吗?

    意识到自己想问这样幼稚愚蠢的问题,李易眉心一拧,他掰开陶醉的手指,把人放回床上,拉上被子盖好。

    李易转身离开。

    第二天一早。

    刘姨刚买菜进门,就碰见李易从楼上下来,她放下菜,笑着说:“今天这么早。”

    外头天色还灰暗着。

    “嗯。”李易扣着衬衫纽扣,神色淡漠,他捞起西装外套,搭着,说:“我出门了。”

    “这么早?不吃早餐?”刘姨愣了下。

    “不吃。”

    说着,就从刘姨身边走过,男人冷漠得如冰块一样,刘姨呆愣好一会儿,他心情似乎非常差。

    情绪外露很厉害。

    她正准备问点儿什么。

    前头的身影停下,李易抬起下巴理着领口,说:“小丫头喝醉了,今天估计会头疼,等会儿上楼看看她。”

    “哦,哦,好的。”刘姨反射性地应道。

    随后,看着李易拿了车钥匙,出门了。

    灰色天空。

    男人的背影高大,像是要顶到天,却又带着说不上来的凌厉。

    陶醉一觉到天亮,醒过来却还是头疼,但是今天要直播带货,这是她第二场,也非常重要。洗漱完下楼,刘姨一看到她下来,赶紧上前扶她。

    “怎么样?好些没?”

    “疼啊。”陶醉倒吸一口气,坐在餐桌旁,下意识地去看李易经常坐的位置,却发现空着。

    “哥哥呢?”

    “天没亮他就走了,估计是忙吧。”刘姨说着,挪过醒酒汤给陶醉。

    那味道闻起来不错,陶醉低头就喝,一边喝她一边玩手机,一个晚上没看微信,微信群里已经炸了。

    小英昨晚参加第二次考核,直播带货,卖出去了5000件。

    打破了陶醉之前的记录。

    现在两个群都在羡慕妒忌恨。

    黄雪跟田画发信息给陶醉。

    【你看,她破了你的记录,你却还傻呵呵的。】【她上次才几百件,这次翻了那么多倍,她这就是秦思思给她带的流量,你还觉得无所谓?】

    陶醉没回,退出了微信。

    放下手机后,继续吃早餐。

    吃过早餐,她就坐陈叔的车出门,去了公司。她们这个四人小组气氛现在越来越怪异了,尤其是小英昨晚直播后成绩那么好以后,更是雪上加霜。

    陶醉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个情况,有些烦躁。

    她感觉秦思思真不是好东西。

    会议结束后。

    大家都去准备陶醉接下来要直播的东西,陶醉拉住苏姐说:“姐,我们这组是不是得重新考核啊?”

    苏姐一愣,“怎么?”

    陶醉含着棒棒糖说:“你看,现在小英借着秦思思的人气一口气卖出去那么多,这不是作弊吗?”

    “这不算吧?”苏姐看着陶醉的神情变了些,“这怎么能算呢,昨晚全靠小英的努力啊。”

    她以为陶醉是因为被小英破了记录所以才说这样的话的。

    陶醉咔嚓咔嚓地咬着棒棒糖,道:“但是.....”

    但是黄雪跟田画真的叽叽喳喳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她被这两个人烦死了。陶醉看着苏姐道:“既然你觉得不算,那就不算吧。”

    反正她无所谓,但是本来和谐的小组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之前还听苏姐跟秦老师表示秦思思做法不好呢。

    现在一个个都向着秦思思。

    陶醉翻个白眼,转身就走。

    苏姐拧眉,看着她,突然觉得陶醉也没那么值得培养。

    今天直播主要是做面膜还有两款螺蛳粉跟一款卸妆液。因为都是小主播,不会有很牛逼的产品找上门。

    这些产品陶醉都用过了也吃过了,还不错,但是谈不上好得不得了,幸好价格不算贵,还很优惠。

    因为有了直播经验。

    这次陶醉维持自己的风格那样直播。

    买账的人不少。

    加上之前萧牧露脸那次,给陶醉增加了一些观众,偶尔也会有人问起陶醉,萧牧怎么不在。

    陶醉笑眯眯地贴着面膜,回复她们。

    这场直播有点不一样,感觉像是闲聊中卖货的那种感觉。后台单量倒是不停地有人去下,耳麦里的老师不停地带着陶醉把控全场,节奏慢慢地被陶醉把握住。

    剩下最后几分钟,总数量卖出去4100多件。

    秦老师在后台一个劲地点头:“很好,陶醉真的有实力了,她风格渐有。”

    苏姐抱着手臂,一声不吭。

    她前一秒才觉得陶醉不值得,这一秒却又有点打脸。

    她嗓音低低地道:“她还不够五千件,下次小英数量肯定还要再翻倍。”

    秦老师顿了下,说:“你看看陶醉,她完全是自己的风格跟节奏,比起小英昨晚中规中矩的,还是要好一些。”

    “风格太锐利,很容易被咬。”

    秦老师这才反应过来苏姐今天话里话外都是在不看好陶醉,她拔下耳机,看向苏姐,“你怎么回事?”

    苏姐一声不吭。

    心偏了呗,怎么回事。

    虽然说小英有了秦思思的加持才有今天,可是小英好管理。

    陶醉明显就不好管理,而且陶醉真有本事,就应该不止这4100多件,她明显能力没有超出那么多。

    这时。

    后台突然单量暴增。

    另外一位老师摘下耳麦,喊秦老师一声:“快看,陶醉暴增到5800件。”

    苏姐一愣,不敢置信。

    而此时。

    楼上的销售总监室。

    总监放下鼠标,松一口气,给李易打个电话,“李总。”

    男人在那头声音低沉,“嗯。”

    “我以一个账号帮你作弊,买够800件,不知送到哪里去呢?”

    “兴易投资。”

    “好的。”他迟疑了下,问道,“那下次,陶醉卖货还需要再跟你报备吗?”

    “有成绩就不用,没成绩就报备。”

    销售总监一手拍向自己的额头,哎呀,真想死。

    他憋半天。

    其实真的不能作弊的。

    算了。

    说不出口。

    李总又要加资了。

    直播到后面,陶醉真的口干舌燥,尤其最后那几分钟,她嚎着这是最优惠的,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买不了上当买不了吃亏,快来下单吧。等停下来,她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后她们一行人突然过来跟她贺喜。

    她才发现她突破6000件。

    她呆愣两秒,后坐直身子,歪着脑袋,“6000吗?”

    “对!”

    “你牛逼!”

    “啧啧,果然还是你厉害啊,陶醉,我早上看小英那表情,真的很得意了。”

    “恭喜恭喜,是不是得请吃饭?你这次翻了一倍呢。”

    “你现在又是所有小组第一。”

    陶醉支着下巴笑起来。

    不枉费她这么死劲嚎,她以为顶多也就四千出头,没想到啊。

    这时,秦老师探出头来,说:“陶醉,开会。”

    “哎,来了。”

    从公司里出来,已经快六点半了,余晖投射在地面上,陶醉约了萧牧,在前台等他叫的网约车。这时电梯熙熙攘攘下来一群人,下了又不走。

    站在那儿聊天。

    “思思姐,陶醉这次卖了6000,比小英还多一千件啊,你帮小英引流这不是白费了吗。”

    秦思思的声音传来,语气很轻,“无所谓。”

    “哦,思思姐,你今晚要带黄雪直播对吧?”

    “嗯。”

    “你别废话了,思思姐心里自有打算,她根本不在乎陶醉卖多少件,她就是要让陶醉在组里没法呆下去,今天陶醉卖了那么多,你觉得小英心里会舒服吗?会咬人的狗不会叫,小英刚刚脸色已经很青了。”

    “原来如此,我还怕呢,我觉得陶醉是个隐患啊。”

    几个声音不大,但全传入陶醉的耳朵里,这大厅的人都下班了,她们估计以为没人了,所以才敢在这儿说。陶醉靠在墙壁上。

    原来秦思思还真的是打着破坏组里的和谐才带的人。

    也是够不要脸的。

    陶醉转个身子,喊道:“秦思思。”

    刷地一下,四五个人包括被围在中间的秦思思一块转身,看到了逆着光的陶醉,几个人均是一愣。

    刚刚话最多的那个助理脸色顿时发白。

    秦思思倒还是很淡定,那副温柔似水的样子。

    陶醉冷笑了一声,接着飞快跑过去,飞起一脚,狠狠地踹上秦思思的肚子。

    “啊――”尖叫声顿起。

    秦思思整个人往后飞去,跌坐在地上,陶醉跑过去,弯腰抓着秦思思的头发,“你好厉害啊!还想让我在组里待不下去呢。”

    秦思思疼得大叫,“陶醉!”

    “你松开我。”

    她死命地往后缩去,抵住了电梯门。

    陶醉步步逼近,冷笑,拽着她的头发。

    其余的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跑过来,拉住陶醉,还有些人要打陶醉,场面混乱,这时,秦思思身后的电梯门打开。

    一□□缠在一起的人齐刷刷地抬头。

    便看到,电梯里,高大的男人手插在口袋里,一言不发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全是年轻的女孩子,见到男人都吓一大跳,甚至连手一时都没收回去。

    秦思思看到男人,脸色煞白,猛地低头。

    李易认出她了,但更注意到陶醉,陶醉仰头,手里还抓着秦思思的头发,有人还勒住她脖子。

    她呆了呆,嗓音很轻,“哥哥。”

    李易嗯了一声,长腿一迈。

    从秦思思的身侧走了出来,其余的人跟被定住一样,李易看向那勒着陶醉的女生,那女生嗖地收回手。

    李易指尖点了下另外一个要抓陶醉头发的女生,那女生颤颤巍巍地收手。剩下的两个纷纷自动放手。

    现在就剩下陶醉了。

    秦思思有些期待地看向李易。

    可李易没看她,眯眼问陶醉:“打完没?”

    “还要继续吗?”

    一群人:“......”

    陶醉:“打完了。”

    她踢了秦思思一下,站直身子。

    她有点怕李易骂她。

    她看一眼秦思思,一脸娇柔的样子,十足地引人怜惜,李易会不会当众把秦思思抱起来?那天不是还约会来着。

    这时,李易却握住她的手,说:“走了。”

    陶醉一愣。

    她呆呆地跟着李易的步伐。

    身后,秦思思嚎啕大哭,“李易!”

    “李易。”

    陶醉回头看一眼。

    秦思思已经站起来了,捂着肚子,那样子,还真可怜。

    陶醉又看一眼李易。

    李易仿佛没听到后面的声音,一出大门口,就拿烟咬着,他牵着陶醉的手走下台阶,准备去开车。

    这时。

    一辆网约车缓慢地开过来,停在了门口。

    车门打开,萧牧穿着兜帽上衣出来,“陶醉,这里。”

    陶醉立即停住脚步,“哥哥。”

    “我晚上跟萧牧约吃饭,你自己回家吧。”她立即去挣脱李易的手。

    李易握着她,指尖用力。

    他看向陶醉,看着不远处满脸笑容的萧牧。李易眼底渐渐染上冷意,几秒后,他拽着陶醉,直接走向不远处的黑色轿车。

    陶醉还在使劲挣脱,“哥哥,哥哥.哥哥...”

    “闭嘴!”男人低吼一声。

    陶醉:“.....”

    卧槽,更年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