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装不在意 > 第30章
    “你哥哥当然愿意....”闻泽厉笑着想继续说,后面的话是愿意跪啦。李易一个眼神扫来,闻泽厉闷笑。

    陶醉问完这话,又颇觉得后悔,首先两个人现在这个关系根本达不到说跪不跪的话题,再来李易这人怎么可能跪。

    就算跪,也不会对着她一个小女孩跪,柳烟姐姑且还可以试试。

    她笑着把那跪得容易,用力地塞回闻泽厉的怀里,说道:“泽厉哥,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说完,她转身就进门,顺手关上了房门。

    李易指尖夹着烟,挑眉看着门板关上,女孩是头都没回的那种。

    “走吧。”闻泽厉把玩那个小枕头,随手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李易解开衬衫纽扣,露出少许肌肤,他将烟也掐灭在垃圾桶上的烟灰缸上,眼眸淡淡地看一眼那个小枕头。

    闻泽厉也一块掐灭,顺着他视线,笑着问道:“要不要捡回来?要不,我那里还有,送你。”

    “不必。”李易长腿一迈,走向电梯。

    屋里还有淡淡的烟味跟檀香味,是他身上的那种味道,陶醉看一眼茶几上的文件跟笔记本,在女孩子房间里出现男人的东西,总会有种说不上来的覆盖感。茶几上还有一个烟盒跟一个形状好看打火机。

    而且虽然两个人在沙发跟茶几之间闹过,但是只是略显凌乱,但不脏。陶醉又看一眼沙发,耳根淡淡地发红,转身进了房间,上锁,拿了睡衣去洗澡,洗完澡出来,陶醉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坐在窗台上玩手机。

    恰好在这时,刷到微博。

    正是秦思思的。

    秦思思发了一张图片,是夜晚村庄的相片,很漂亮的月亮,她还配字说“大城市没有这样的月光。”下面的粉丝一个个地评论。

    【思思现在在虎兰山吗?月亮好漂亮啊。】

    【像我们这种大城市,确实现在很难看见这样的月亮了。】

    【好圆好亮啊,让我想起我的家乡。】

    【思思要加油哦,虎兰山那边的生活条件那么艰辛你也在那边呆那么久,真是不容易,你直播的时候我一定买很多很多。】

    【正能量的网红直播。】

    看着下面一水全是夸的,陶醉撇撇嘴,退出了微博,点进游戏找人开黑。白天拍的视频,晚上就剪辑处理好了,现在他们正在群里讨论,有了肖导那件事情后,制作团队先给秦老师跟苏姐看。

    纯天然。

    大家都很满意,于是操作发布出去。

    陶醉一边玩游戏一边看着群里发布的反馈,因为有了上次那个视频后,观众开始抠人物,这次全部都没P过的,效果很好。

    陶醉吃了最后一次鸡后,困得不行,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半夜。

    李易回来,一身酒气,他挽起袖子,来到茶几,拿起打火机把玩。随后起身,敲了下门,里头没人应。

    一看手表,这个点了。

    他拉开一旁的抽屉,从里面拿出房门钥匙,打开,进去后,只见屋里光线昏暗,只有一盏台灯亮着。

    他走过去,调按了灯光,眼眸一扫。

    床上的女孩睡得七零八落的,被子都踢了一大半在地上,她还有一条长腿踩在地毯上。李易沉默看了半响,俯身,握住她白皙的脚裸,往上抬,放进被子里,她还喃喃地撇了下头,露出了如玉的脖颈。

    还有几缕发丝纵横脖颈,颈骨线条纤细。李易看了好一会儿,俯身,在那儿亲了一口,随后被子往上拉。

    盖住她的肩膀。

    屋里有女生沐浴的香味,就一个晚上而已,就这么浓郁了。

    像是缠绕在男人心头是一缕香。

    李易揉揉眉心,起身,离开,关上门。

    陶醉做梦,梦到男人在她脖子上落下一吻,她看不清他的脸,啪――一声,打了自己脖子一下。

    接着坐起来,气恼地道:“死蚊子。”

    随后,她一看时间,早上九点半了,这个点有点晚了,她十点要去流光分部。她跑进浴室里匆忙洗漱,一边开手机扬声一边跟丘媛说,昨晚开黑后早上也不知道叫她。

    丘媛那边也刚醒,“忘记了忘记了。”

    陶醉呸了一声,吐出牙膏水,接着她往镜子里一扫,看到脖颈有一块红色的,不算大也不算小。

    但是红红的。

    陶醉周想跟丘媛抱怨,但是那边丘媛已经挂了。

    陶醉只得抓着手机跑了出来,匆匆找了裙子穿上,又上了一个素颜妆,她其实到流光还要补妆,所以不用化太浓的。

    背着小挎包出门,一眼就看到茶几上的文件跟笔记本已经不在了,只留下了一个打火机跟烟盒,放在茶几尾巴。

    陶醉一顿,拿起手机发语音:“哥哥,我等下要去流光,这边我不熟,得你帮我叫下车。”

    发完出去,一把拉开门。对面两扇门也恰好打开,李易握着黑色的手机走出来,单手在扣纽扣。

    他今天穿了黑色衬衫跟长裤,显得更加冷漠跟难以接近。

    他看她一眼,语气清淡,“等会江策送你去,三分钟可以到。”

    ‘“这么近?”

    陶醉心里一喜,冲另外一边的江策笑弯了一眼,江策微微一笑,手里还提着文件袋,他说:“为了照顾你,李总特意选的这酒店。”

    陶醉哦一声,看一眼身侧的男人,李易低头看手机,整个人真的很冷那种,他平日里常穿蓝色跟白色,黑色将他身高拔高很多不说,气势也强很多,加上眉眼的冷意,简直了。

    陶醉都有点怕。

    进了电梯后,江策忽地咦了一声,“小醉醉你脖子怎么了?”

    电梯有反光镜。

    陶醉啊一声,伸手摸了下,又用手拍了拍,“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蚊子,给我咬那么大一个口,死蚊子,该死。”她拍完了还揉,还搓,像是要把那个痕迹搓掉。

    李易视线扫去,他眼眸眯了眯,后挪开视线。

    陶醉感觉那个地方越揉越红,更生气,“我都开了空调了,都没冻死,这蚊子太可恶了。”

    江策笑着探头看几眼,说:“是咬得挺大的,你当时没点感觉?狠狠一拍,说不定就死了...”

    死了。

    刚说完,他就对上了李易冷漠的视线。

    冷冷的,淡淡的,还有点儿你可以继续往下说的威胁感。

    江策刷地闭嘴。

    接着,他再看陶醉的脖颈,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他脸涨得通红。

    李易伸手,拉下陶醉揉脖子的手腕,压着,在她身后,语气淡淡地道:“等下用遮瑕的,遮一下就行了。”

    江策:“......”

    你倒是实话实说啊。

    你就是那只大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