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装不在意 > 第33章
    陶醉打秦思思的视频在有心人的操作下,上了半截热搜了,这半截位置在十一名左右,并且隐隐有继续往上的意思,因为陶醉不怎么玩微博,所以火力集中在橙色这个APP上,陶醉才会被骂得那么惨。

    而秦思思这两个热搜一上来,直接登顶不说,橙色跟各大论坛贴吧还有别的短视频APP全部霸占了。

    这里面有另外一个视频,就是秦思思本该在虎兰山参与扶贫的时间段,她却在京都各处游玩,并且有机票消费等各种证据,加上她本人出境,视频里一应俱全。

    苏姐嘴里说的没证据,没法让她翻车。

    这会儿却证据齐全到所有人都蒙了,之前秦思思因为扶贫计划特别受好评,现在一路翻车滑坡。

    骂陶醉的声音分散了一些,全部都去质疑秦思思。

    【卖人设呢?】

    【秦思思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大家好忽悠啊?】

    【你出来,你今晚直播根本就不是在虎兰山吧白天还在京都呢,晚上就在虎兰山,你微博发的那个月亮是网络截图吧?】

    【这陶醉这个网红打秦思思,该不会就是因为她撒谎卖人设呢?陶醉心中有正义,看不惯了所以打她一顿?】

    【那我觉得打得真好,这种骗流量的网红就该死,虎兰山那边的环境是很苦,你既然不想去你就直说,没人逼你,没去还卖人设还告诉大家你去了,你这就是骗人。】

    【说实话,我觉得陶醉还行啊,我看过她直播,挺直爽的一个人。】

    【妈的,扶贫呢,还以为多正能量的一个网红,没想到那么垃圾,不去就直说啊,欺骗大众,每个人都被你骗了。】

    【秦思思你去死吧。】

    骂秦思思的声音开始多起来,甚至还有人说秦思思活该,就该被打,因为她骗人了,她把大家对她的喜欢给糟蹋了,之前扶贫项目刚起来的时候,秦思思直播间还来了不少人为她呐喊呢,一下子把她的热度炒到了史无前例,有些人还花了不少钱买她推的产品,就是因为她是个正能量的主播。

    而此时,正在京都校场的秦思思握着手机,一脸不敢置信,旁边还有她的助理跟经纪人制作团队等。

    经纪人脸色阴沉地说:“思思,我都让你收着点了,你今晚直播就不应该打开陶醉的直播间。”

    秦思思脸色苍白,她坐在椅子里,说:“流光安排我跟她时间段一样,这不是明显在捧她吗?她有什么资格跟我同一个时段。”

    经纪人无奈,她单独去过虎兰山,那环境确实恶劣,厕所都是露天的,唯独橘园做得不错。

    秦思思娇生惯养,不去她也能理解的,但是她没想到最后却翻车翻成这样,经纪人说道:“但是你不该让人发那个视频,同一个时间段又怎么了,她绝对不会有你好的。”

    秦思思冷笑,“我就是要大家知道,陶醉这个人性格如此。”

    “之前按下那个视频,我算是吃了闷亏,团队也给她了,我要是再安静,以后谁都能到我的头上拉屎。”

    “她陶醉,一点儿都不配。”

    想到李易对陶醉的照顾,还有李姑姑对陶醉的喜爱,对她的无视,她就恨得牙狠狠的,她笑着道:“虎兰山这个事情我会跟观众道歉,回头我上虎兰山去,呆个一个月,天天发视频,他们会再次喜欢我的。”

    “只要那支打人的视频还在,陶醉就完了,她们越喜欢我,就越讨厌陶醉。”秦思思语气反而温柔下来。

    她带着自信说。

    经纪人看着她一张漂亮的脸却说这么恶毒的话,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但是这也不为失是一个办法。

    秦思思捏着手机,看着上头骂她的人,她咬着牙关,又给微博那边的人转了钱,让人把陶醉打她那个视频再推上来。

    做完后,她心情舒爽,她要陶醉在这个圈子混不下去,滚蛋。

    而这时。

    校场外,远远开来了一辆黑色SUV,车灯开着,特别亮,直接晃到秦思思的脸,像是一把利剑往她脸上戳一样。

    接着,车子停下,秦思思反射性地站起来,目光看着驾驶位上的李易,他一身黑衬衫,车窗缓缓摇下,他支在窗户上,神情冷漠。

    秦思思既想上前,又有些犹豫。这时她视线往旁边一扫,看到了陶醉,陶醉打开车门,穿着牛仔裤跟短上衣,肩膀上还披着一件外套,是李易的。

    她下来后,挽起卷着的长发,随后扯下肩膀上的外套,扔回了副驾驶,接着,她往这边走来。

    秦思思下意识地站起来。

    陶醉微微一笑,她眼眶不红也没有半点颓废,秦思思愣了下,随后,陶醉冲了过去,伸手抓住秦思思的头发,往墙壁上撞去。

    哐――地一声。

    声音极大,秦思思一阵晕眩,陶醉把秦思思压制在墙壁上,笑着道:“思思姐,姐,我喊你姐。”

    “觉得我因为那个视频不会再打你了是吧?不,我还打。”

    秦思思疼得根本没法说话,陶醉转过她的身子,打了她好几下,随后把她往前一推,拿出手机,在她耳边放着,说:“你愿不愿意承认,你之前是因为离间我们小组团队被打?”

    秦思思脸色发白,她身上没有什么伤口,额头出血而已,她挣扎着想要得到帮助,结果她发现。

    现场多了很多人,李易坐在椅子上玩手机,旁边还多一些人,他们制住她的团队,还有经纪人。

    助理跟经纪人还有团队全都被压制住。

    李易神色冷漠,对陶醉又打她这个事情,没有任何表情。

    秦思思狠狠地道:“我不会承认的。”

    “陶醉,我会让爸爸收拾你,你就是没教养。”

    “秦家要是有你这样的千金,早衰败了,幸好爸爸不要你了。”“活该你妈妈这些年创业老失败,你们生活费都没有吧?据说你初中的时候陶馨还给爸爸打电话借钱。”

    陶醉脸色变了变,她压着秦思思,后狠狠地扯她的头发往下,秦思思泪水立即就飚出来了,陶醉笑了笑,说:“你好会装啊。”

    她忍住了把她往死里打,说:“你承不承认?”

    秦思思冷笑着摇头。

    “不。”

    她一声不下来后,跟前一暗,李易站了起来,他把手机放在秦思思的耳边,里面,正是那天被打前的对话。

    接着,还有别的。

    秦思思在办公室里,跟助理的对话。

    【我要让陶醉离开流光。】

    【你们去操作,我要带她其他小组成员直播,给她们流量,让她们怨恨陶醉,最后踢走陶醉。】

    【总之言之,我绝对要让陶醉无法在流光呆下去,想尽一切办法。】

    秦思思脸色巨变,她看向李易,李易却收了手机,从身后搂住陶醉的腰,骨节分明的手按着陶醉的手指,轻轻地往下按。

    男人的力道跟女人的力道不一样,就那一下子,秦思思觉得自己骨头都碎了,她尖叫了一声,拼命挣扎。

    却听到了李易低着嗓音跟陶醉说:“力气得用在这里,你那样软绵绵的有什么用?”

    陶醉还很天真地问:“用巧劲吗?”

    李易低笑一声,“你还知道巧劲。”

    说着,他轻描淡写地按着陶醉的手指,陶醉的手指再用力,把力气用在秦思思的身上,风挺大的。

    秦思思疼得眼前一片黑,甚至,骨头咔嚓传来了声响。

    她吓死了。

    而她的团队也吓死了。

    她看着那冷漠的男人,他眼里只有陶醉,一眼都没有匀给她。

    而这时。

    秦思思的经纪人跌坐在地上,她捧着手机,喃喃地问秦思思,“思思,你妈是小三?”

    秦思思浑身一颤。

    她看向陶醉。

    陶醉松了手,站在李易的身侧,踢了下秦思思,冷笑道,“哎呀,不好意思,现在微博都知道了。”

    “我为什么打你。”

    “不单单是因为你离间了我们团队,更因为是你妈妈是小三,你还比我大一岁吧?姐姐。”

    秦思思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你妈当年在秦海之生日那天勾引他,那会儿我妈妈刚跟秦海之结婚一年不到呢,然后你妈妈就先怀孕了。”

    “所以我比你小啊姐姐。”

    秦思思不敢置信,她手臂不能动,要去拿手机,这时却看到自己的手机一个劲地响着,里面有秦海之来电,有她妈妈来电,还有各种新闻,各种微博信息。

    #黎城秦家小三上位#

    #流光直播一姐秦思思是小三的女儿#

    #对小三零容忍#

    #秦思思被打活该#

    整个舆论一个小时之间全部反转,秦思思终于拿到手机,秦海之在那头大吼:“思思,你做了什么?你怎么去惹李易啊,你怎么能惹他,你知道家里楼下来了多少记者吗?你妈妈躲在房间里,都不敢出来。”

    “你就不能低调点吗?陶馨一直跟李家关系特别好,李易肯定是为她出头的,你......”

    “你明知道你是小三的女儿,你就低调点。”秦海之后面的语气突然跟变了似的,带着一股冷漠。

    小三的女儿刺得秦思思浑身一震,她不敢置信,“爸爸....”

    “这事情你惹出来的,你收拾,爸爸最多只能跟帮你到这里。”说着,那边就挂了。

    秦思思简直不敢置信,她握着手机,接着看着陶醉。

    陶醉已经懒得理秦思思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秦思思是小三的女儿,她打秦思思的事情变成了应该的。

    因为她是原配的女儿,小三的女儿不单单抢走了她的父亲,瞒天过海,还要搞她的团队,还要她离开流光。

    甚至发出她打人的视频,准备弄臭她。

    小三的女儿没有低调,她高调得要死。所以秦思思也活该被打,有人甚至说要组团打秦思思,给她泼脏水。

    这才是正确的。

    小三跟垃圾男人就该死啊。

    陶醉低头揉了揉眼睛,她拳头也疼,李易拿了外套,披在她肩膀上,揽着她,带着她回到了车旁。

    抱着她上了副驾驶。

    陶醉捂着脸,靠在椅背上,突地吃吃地笑了起来,“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她小三的女儿凭什么那么嚣张。”

    说着,她松开手,伸手抱住李易的脖子,大声喊道:“哥哥,谢谢你。”

    李易正准备走,他顿了顿,往后靠在车门上,俯身,看着她道:“谢谢我?有句话怎么说?救命之恩,应当什么来着?”

    应当以身相许。

    陶醉眨眼,“应当做牛做马?”

    李易:“.....”

    谢谢。

    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