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装不在意 > 第34章
    “做牛做马还不行?”陶醉看着松开她,绕过车头,往驾驶位上坐的李易。

    李易启动车子,看她一眼,不搭理。陶醉靠在椅背上,顿了顿,随后她看到李易这边带来的人纷纷都上了车。

    这些人都是跟闻家兄弟借的,为的就是以防秦思思这边的人反抗,另外也是李易不屑动手。

    车子调转车头扬起灰尘,陶醉目光在空中跟秦思思对上,秦思思以往的温柔如今全变了,眼眸里全是恨意。

    □□裸的。

    这才是她原本应该出现的神情,过去她总是藏着。

    六年前。

    陶馨因为谈一个客户,带陶醉过来黎城,在李姑姑家住了一个晚上,陶醉跟陶馨去散步,在小区公园,碰到秦海之带着秦思思跟秦思思的妈于娴,秦海之左边一个女儿右边一个老婆,可以说看起来人生得意。

    陶醉那会儿对爸爸的幻想还是有的,喊了一声爸爸。

    就被秦思思打断了:“他不是你爸爸,他是我爸爸。”

    说着,秦思思就抱秦海之的手臂抱得更紧,她妈妈也是,低眉顺眼,温柔地贴在丈夫的身边。

    陶醉见状眼眶一红,抓着陶馨的手臂。

    陶馨拍拍她的手臂,说:“我们走那边逛逛,你不是想看荷花吗?”

    错身而过时,秦思思在陶醉的耳边说:“我有爸爸,你没有。”

    陶醉愣住了。

    陶馨一把抓住秦思思的手臂,冷着嗓音道:“我们陶醉不需要爸爸。”

    秦思思吓坏了,一下子就落泪了。秦海之跟于娴就过来,理直气壮地指着陶馨说,孩子有什么错,孩子不懂事你身为大人怎么可以欺负孩子,于娴哭得满脸泪水,好像陶馨是最大的恶人一样。

    陶醉挡在陶馨的面前,于娴哭倒在秦海之的怀里,说:“我可是名正言顺嫁给你的,她一个前妻有什么资格这么对孩子。”

    那时,秦海之被煽动,上前一推,把陶馨推倒在地上。

    陶醉跳起来,就想咬秦海之,又被秦海之拉开了,推推搡搡之间,陶醉也被推到了地上,摔在陶馨的怀里。

    那时,他们三个人的表情,陶醉能记一辈子。

    但是那个时候她并不知道于娴是小三,还有点自己做错事的愧疚感。直到她们走后,陶醉在地上捡了一张折叠的纸张。

    打开一看。

    是一张亲子鉴定书。

    父亲是秦海之,女儿是秦思思,而秦思思的出生日期要比陶醉的大一岁,陶馨看到后,忽地冷笑起来。

    陶醉才明白,于娴跟秦思思,一个是小三,一个是小三的女儿,再一想想秦思思那句我有爸爸你没有。

    还有于娴那句名正言顺娶回家的。

    她就恶心。

    她后来也查过秦思思跟于娴的过去,可惜秦海之遮掩得严严实实的,陶醉根本查不到。而那会儿,陶馨的工作也面临一些困难,母女俩回了老家,这事情谁也没再谈起来,后来那张亲子鉴定书,也不知道怎么弄丢的,因为陶馨的工作,搬了几次家。

    陶醉每次一想起这个事情,就后悔不已,要是留着就是证据。

    而今天,微博热搜上,这张亲子鉴定书也出现在证据之一里面了,所有资料都是李易让人送过来的。

    想到这儿。

    陶醉看一眼李易。

    后她小声地说:“哥哥,我想请刚刚那几位哥哥吃宵夜。”

    李易嘴里叼着烟,“行。”

    “但你得回去休息,今晚记者会很多。”

    陶醉点头:“好。”

    说着,她拿出手机,给李易转了几千块。

    滴――

    支付宝到账――

    李易拿起手机一看,唇角的烟松了松,他看一眼陶醉,陶醉笑眯眯,狐狸眼弯着,李易嗤笑一声,手机又放了回去。

    “谢谢老板娘。”

    陶醉脸一红,“不客气。”

    李易往窗户支去,抵着唇角,车子停在红路灯前,旁边另外两辆车开过来,李易指尖敲了下车门。

    那边副驾驶上的男人看来。

    李易语气冷淡,“去吃宵夜。”

    “我家女孩请客。”

    什么你家女孩。陶醉脸又一红,正想说话。

    那边就响起了几个男人的声音。

    “谢谢李太太。”

    陶醉震惊:“......”

    李易一听,轻笑了声,偏头去看陶醉。陶醉拉着安全带,嘀咕道:“你们的下属都不太会说话。”

    “只有江策哥像个人样。”

    李易:“.....??”

    哦?

    江策哦?

    抵达酒店,才发现真的有记者,一个个在酒店门外徘徊,还有些在车里等着,他们真的那么快就知道陶醉所住的地方了。

    普通人遇见出轨小三这种事情尚且都要引起一定的关注,就更不用说黎城秦家,还是掩盖那么久的真相。

    陶醉作为前妻的女儿,是秦海之第一任妻子生的女儿,加上又有一定关注度的主播,大家盯着她,也是正常。

    但是李易不喜欢采访,也不喜欢这个,所以车子并没有在前门下,而是开往酒店的防火通道,在那边停下。

    带着陶醉上楼。

    陶醉也不想面对那些记者,证据跟舆论已经在热搜上了,还问那么多干嘛。

    上楼后,陶醉才松一口气,拿卡刷门,却发现李易站在她身后,低头按着手机,陶醉刷卡的动作变得缓慢了。

    她正想说话,李易的手从身后伸来,轻轻地抬起她的手背往上一放。

    滴――

    钻石601套间欢迎您――

    陶醉:“.....”

    欢迎我就好了。

    他不用。

    谢谢。

    但是她不敢反抗,进门后,有些尴尬地挠挠头发,看向李易,“哥哥,你不准备洗澡吗?”

    李易走到阳台接电话,靠在门上说:“我叫了吃的,等会儿一起吃。”

    陶醉:“......哦。”

    还没洗澡,有点晚了。陶醉坐到沙发上,点开手机一看,手机里一片腥风血雨。

    宿舍群里,信息已经爆满了。

    我是丘媛呀:【醉醉,抱抱你。】

    我是林琳呀:【我的天,秦思思居然跟你是姐妹,还是小三的女儿,真的太震惊了,我之前还在你面前夸过她,我该死。】

    我是肖嗳呀:【我刚到宿舍,现在整个学校都在谈论陶醉你的事情,对了我同学住在商圈那边,她说那边挤满了记者,那联排别墅秦家那栋,听说里面还吵架了,闹得挺厉害的,我同学还跑进去想看看那小三长什么样呢,是不是跟秦思思很像。】

    我是陶醉呀:【是有点像。】

    我是陶醉呀:【我没事,爱你们。】

    她跟舍友聊了一会儿,才去看别的信息。

    秦老师跟苏姐分别都发了信息给她,四人小组也发了。陶醉一一回复,最后她才上了微博。

    她之前不怎么玩微博,所以私信没关,现在私信挤满了,大部分都是安慰她的,还有人上来说她家的事情,好像也是小三上位之类的。

    陶醉只回了一两个,随后关掉了私信,去看别的,有一个黎城快讯的官方微博,实时更新秦家的动态。

    第一条,记者挤满秦家的大门口,旁边还有一个喇叭,好像是不远处别墅的主人放的,时不时播报“00025号就是小三的家。”

    那个声音,陶醉听着怎么那么熟悉,她点开一看,隐约可见是李姑姑,站在二楼呢,陶醉:“.....”

    她看向李易。

    李易估计也听到了,他挑眉,笑了下。后继续讲电话。

    第二条,秦家似乎真的有人吵架,视频里二楼哐哐当当的,还有人伸手把窗帘一把拉上,隐约拍到于娴披头散发穿着睡裙的样子。

    第三条,采访到秦海之的弟弟秦海宴,作为秦家如今还在参加商业活动的掌坨人来说,秦海宴不停地推开话筒,低着头道:“无可奉告。”

    但回头,别人却可以听到他在打电话,语气不满,让秦海之出面解决,秦海之那边却说,秦思思自己惹的祸自己处理,于娴跑过来,似乎是抢夺手机,又吵了起来,一片混乱。

    记者甚至被秦海宴给推开了。

    三条快讯,可说明目前秦家乱成一锅粥。

    接着,身在世家圈子的少爷们不例外都碰到记者。比如刚刚下飞机的周扬,回到公司的门口就被抓,他站在镜头前,一本正经:“这事情是真的。”

    全场哗然。

    比如刚刚准备陪孟莹去参加酒会的许殿,刚到酒宴门口,记者就怼上来,他反手把孟莹搂紧怀里,戴着眼镜冷冷地看着那记者,记者问完话后,他挑眉,说:“这事情是真的,我们一直都知道。”

    孟莹从他怀里抬头,笑着冲镜头点了点头。

    记者们震惊。

    比如准备睡觉的江郁接到了来自记者好友的问话,他站起身,说:“这事情是真的,于娴当年趁着秦海之生日爬床,在圈子里就不是什么秘密。”

    至于柳家如今的当家人柳烟,直接在营业的场所挂上横幅【小三跟狗不得入内】,十分惹眼,一眼看清。

    所有记者立即起稿,为了第一线。

    大新闻啊。

    豪门小三上位。

    世家少爷千金狂踩。秦家人缘极差。

    陶醉满眼震惊,看着他们的帮忙,也是因为他们的话,才让这事情发酵起来,如旋风一样。她的心被填得满满的,特别感动。陶馨也发信息给陶醉了,陶馨只问一句:“有没有受委屈?”

    陶醉按着语音,又想哭又想笑,她看着在阳台上还在打电话,指尖夹着烟,慢条斯理打电话的男人。

    她低头说:“妈妈,没有,我一点委屈都没有受,就是闹得大了些,你没受什么影响吧?”

    陶馨一笑:“没有,我还在山区,信号不是很好。”

    陶醉笑起来:“没有就好。”

    陶馨又是一笑,她那边声音有些空,可能是因为环境的原因,她说:“要保护好自己,必要时记得寻求帮助。”

    “嗯,哥哥帮了我很多。”

    陶馨哟了一声,“叫得那么亲,好了,挂了,早点睡。”

    “晚安,妈妈。”陶醉说完,退出微信。

    门外传来了声响,是宵夜来了,她赶紧起身,去开门,餐车里好多精致宵夜,陶醉接过来,跟服务员说了谢谢。

    将餐车推了回来。

    就见李易讲完电话了,俯身正在掐灭烟头,陶醉顿时有些腼腆,“哥哥,宵夜来了。”

    李易嗯了一声,他坐在沙发上,衣领因为刚刚弄得有点凌乱,疤痕隐隐若现。陶醉把吃的端上茶几后,李易看她一眼,“坐下来吃。”

    陶醉擦擦手,看着男人这副淡淡的模样,他一定不知道,他的帮忙让她完全没想到自己能有这样的一天。

    那么爽的一天。

    她曾经无数次想过怎么揭穿秦思思母女,让大家唾骂她们,让秦海之被喷得走不动路,甚至还幻想秦海之穷苦潦倒。

    人活着有时是需要一些念想的,干掉他们,算是陶醉其中一个念想之一,不过随着年纪越来越大。

    陶醉也渐渐明白了,有些事情没那么容易,尤其是要干掉秦海之这个事情,非常难。所以她后来只是想着有机会,但是没想着一定。

    现在。

    这个愿望却实现了。

    她两个小时前还在迷茫,对自己的冲动后悔但又不想弯下头去给秦思思道歉,两个小时后,整个情况翻天覆地,她的幻想成真了。

    陶醉想着想着,忍不住笑起来。

    男人低沉淡漠的嗓音传来,“笑什么?”

    陶醉回神,对上李易的眼眸,她咳了一声,随后走过去盘腿坐在地毯上,捏紧拳头,在他的大腿上轻轻地锤着,像个丫鬟一样,“哥哥,你忙了一天累了吧?”

    “我帮你捶捶肌肉,你放松放松。”陶醉笑眯眯地仰头说着,小巧的下巴抬着,狐狸眼弯弯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

    李易拿筷子的手一顿,低头看她。

    半响,他夹了块蒸排骨,剔了肉,放在她嘴里,“谢谢了。”

    “力道重些。”他吩咐道。

    陶醉嘴里含着味道香甜的排骨,哎了一声,卖力捶着,极其专业的样子。李易端起粥,拿起勺子舀了一口,吹了下,喂给她。陶醉顿了顿,张嘴,满嘴的瘦肉粥味,好好吃,她笑眯了眼。

    李易轻描淡写地看着她,又喂了好几口。

    节奏把握得很好。

    陶醉一口完了,又吃下另外一口,一碗粥前半碗李易吃了,后半碗入了陶醉的肚子,还有几个大虾。

    李易剥了大虾皮,将虾肉塞给她,陶醉说:“好好吃哦。”

    李易没应,也没什么表情。

    他拿起纸巾擦擦指尖,慢条斯理,袖子挽起来,露出了线条分明的手臂,他擦拭完手指,又抽了一张纸巾,擦拭她唇角。

    随后,扔了脏纸巾后,他看一眼还在矜矜业业给他捶大腿的女孩,问道:“你现在是丫鬟吗?”

    陶醉拳头有点麻了,她眨眼,立即点头,“是呀。”

    李易指尖轻轻地解了点儿领口,低声在她耳边道:“丫鬟除了服侍,还得暖床。”

    陶醉脑门一轰。

    拳头僵住,下一秒,她飞快地站起来,难掩脸上的红晕,她晕乎乎地说:“大清都亡了那么久...”

    “我充其量就是个按摩小姐姐。”

    “我要洗澡了,哥哥你慢走。”说完,她就闪进房里,把门顺便关了。

    砰――一声。

    李易往前倾,手搭在膝盖上,随后看一眼自己的大腿,笑了笑。

    他起身,收拾茶几。

    还没收完。

    微信就跳了信息出来。

    我是陶醉呀:【哥哥,茶几上的餐盒放着,我等下收。】

    李易拿起来,按了语音,嗓音很低。

    “那你现在出来。”

    我是陶醉呀:“我不――”

    李易挑眉,带了点儿笑意,继续收。随后给一楼打电话,让人上来推,他捞起沙发上的西装外套,离开了陶醉的房间。

    一出去。

    就碰见江策应酬回来,江策喝了点儿酒,还算清醒,看到李易从陶醉房里出来,一脸难尽。

    “李总,晚上好。”

    李易刷卡,嗯了一声。

    江策看一眼陶醉的房间,迟疑了下,说:“李总,小陶醉..答应你没有?”

    滴――

    门开了。

    李易动作一顿。

    江策见状,叹口气,“都还没答应您呢,您就叭叭叭地去。”

    “好歹...再确认一下关系嘛?”

    李易:“......”

    “我说得对吗?李总。”

    李易没看江策,门一推,走了进去,一秒后,他又出来,靠在门板上,眯眼看着江策。

    江策手一抖,卡掉了。

    他也看着李易,满脸问号。

    李易:“我们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

    江策:“没什么不好啊。”

    “小陶醉如果有人追,你也没资格吃醋生气啊。”

    李易:“......”

    江策:“不过我觉得李总你应该不会吃醋的,那个跟你不符合的情绪。”

    “就是小陶醉还年轻,估计很多人喜欢。”

    李易森森冷冷看他几眼,随后,再次关上门。

    江策:“......”

    说也说不得。

    要吃亏的。

    这个点快十二点了,陶醉拿了睡衣去洗澡,再出来准备收拾,却发现茶几都收拾好了,服务员恰好也上来拿餐车,陶醉把餐车送出去给她后,看一眼对面的两扇门,打着哈欠回了房间。

    她走到阳台往下看。

    下面还有挺多记者的,看车子就知道了。

    她也没想到自己一个普通的小主播今天会经历这种只有明星才有的烦恼,她关上阳台门,回房里去睡觉。

    这一觉到了第二天,中间都没醒的。

    醒来后,她收到李易早上七点发来的信息。

    李易:“今天先不要出门,我出去见个人,午饭回来陪你吃。”

    陶醉匆忙回道:“好的。”

    估计楼下记者还在,她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慢吞吞地腾老师,秦老师他们发的信息看了。

    秦老师发信息过来说:“苏姐被炒了,你有什么想法?”

    陶醉刷地一下子翻身坐起来,她握紧手机,发了一个视频通话过去,秦老师很快接,她一个晚上没有回家,眼睛都是红血丝,看到陶醉精神还不错后,她松一口气,“昨晚上头就发了解雇书下来。”

    “让苏姐连夜走人。”

    陶醉靠在床头,看着秦老师神情憔悴,有些心疼,说:“对不起,老师,都怪我当初太冲动了。”

    “其实苏姐没错,这事情都怪我,不懂事。”

    秦老师笑了笑,神情更放松了,“你性格本来就如此,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比你还不如呢,你至少敢作敢当,没关系,人都是会成长的,至于苏姐,我觉得她...或许是跟你一直没好好沟通吧。”

    陶醉:“我跟她之前关系挺好的,但是自从上次那事情后,两个人就有隔阂了。”

    “我找她谈谈。”

    秦老师:“好。”

    “不过,不知道你今天敢不敢直播,很多观众很想听你说两句,因为现在这个局面,你微博也什么都没说,所以,你觉得呢?”

    昨晚下播前那一片腥风血雨,令陶醉此时想起来都还有点头皮发麻,但是她不能逃避啊,她咳了一声,说:“好,我等会儿挑个时间上直播。”

    秦老师笑:“陶醉,你长大了。”

    随后,两个人挂了视频。陶醉翻找苏姐的微信,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苏姐,你能跟我谈谈吗?】

    发出去后,那边没回。

    陶醉也不敢追得太急。

    她起身洗漱,刷牙,然后出去,楼下送了早餐来,陶醉坐在沙发上吃,吃完了玩几把吃鸡放松一下心情,因为惦记着李易要回来吃午饭,她就赶紧先直播了,她一般去哪里都会带直播设备的。

    把设备摆弄好后,陶醉站起来拉拉腰身拉拉筋,感觉浑身放松了,她才开直播设备。

    屏幕一亮。

    陶醉坐稳在地毯上,睁着眼睛看镜头。

    刚进去几秒。

    一大批人涌了进来,画面有一瞬间是安静的,陶醉有些紧张,随后她挥手:“嗨,大家好,我是陶醉。”

    【陶醉?你终于出现了。】

    【昨晚辛苦你了。】

    他们的态度让陶醉松一口气,这时房门开了,陶醉一抬头扫去,就见李易手臂搭着外套走进来。

    男人拿下嘴里的烟,看她一眼,将烟掐灭在一旁的烟灰缸上,随后看到她跟前的设备,陶醉用嘴型告诉他。

    “直播――”

    李易挑眉,懂了。

    他坐到沙发这边。

    陶醉继续看回镜头,去看评论。

    【陶醉,我们心疼你。】

    【醉醉,昨晚对不起啊,没搞清楚就骂你。】

    陶醉笑着摆手:“没事没事,其实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当时太冲动啦,不过我不后悔。”

    一群人在楼下哈哈笑起来。

    【陶醉还是那个性格,你给了一个正确的回应。】

    【醉醉很勇敢了。】

    【昨晚才发生那么难过的事情,今天就上来直播,是想给我们一个交代吧?】

    陶醉笑着点头:“是啊,想着不能让你们一直猜测,我上来跟你们聊聊,我也怕你们继续骂我呀,都不敢看屏幕了。”

    【哈哈哈,不会,不会,我们知道自己错了。】

    【你会比秦思思红的,你很棒。】

    这时,有一个我爱陶醉的ID狠狠地给陶醉刷了一屏幕的礼物。

    并且大声喊“陶醉看我。”

    陶醉惊了。

    “谢谢这位ID为我爱陶醉的观众刷了礼物,但是希望不要破费。”

    李易坐在单身沙发上,长腿交叠正在看手机,听见这话,他掀起眼眸,直直地看过来,一秒后,他俯身,拿起一旁的直播设备,看一眼手机那屏幕。

    【我爱陶醉先生送出108颗爱心。】

    李易:“.....”

    胆子真大。

    我爱陶醉先生:【陶醉,我是你大学同学,我喜欢你哦。】

    李易:“.....”

    江策这张乌鸦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