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装不在意 > 第36章
    他没打算进去了,指尖在门板上敲了敲。

    陶醉一边嘀咕一边收,还有点要把这嘀咕哼成歌曲的样子,敲门声在身后响起,敲停了她的嘀咕。

    陶醉以为是刘姨,转身想说话,看到靠在门板上,正在慢条斯理解开领带李易时,陶醉蒙了,膝盖一软,跌坐在床上。

    今天李易穿的黑色衬衫,领带也是黑色的,神情依旧冷漠,他眯着眼,“逃去哪?”

    逃字令陶醉一颤。

    李易拿起手机,看一眼时间,“不是大后天才开学吗?”

    陶醉:“是...是啊。”

    “这么早去学校?”

    陶醉呆着,无法思考。之前李易的态度尚且在暧昧跟妹妹之间徘徊,感觉还有回转的余地,但是经过昨天,他态度已经很直白了。

    这直白的冲击太大,陶醉需要冷静一下,也令她意识到,不能继续装傻下去,所以赶紧回学校去想清楚,想个明白。

    谁知道,他那么快回来。

    而且她刚刚嘀咕了什么,现在她一回想起来,就想原地找个洞钻进去,他肯定什么都听到了。

    李易问完话,女孩没回答,李易:“嗯?”

    这一声嗯,让陶醉瞬间回神,她站起身,用手擦擦掌心的汗,说:“我舍友她们都回去了,我想念集团生活,所以也打算回去。”

    “不是因为我才逃的?”李易领带半天没解下来,他指尖扯了下领口,把领口扯开些,散些热气。

    陶醉听到这话,脑门轰一下。

    他真的听到了――

    陶醉舔了下嘴唇,笑道:“哪儿呢,这是一首歌,我刚刚改编的。”

    “啊,哥哥,你领带还没解呢,我帮你啊。”陶醉说着,走快两步,来到他面前,伸手就去摸他的领带。

    李易松了手,垂眸看她。

    “你会解呢?”

    “会吧。”陶醉手指纤细,动作轻柔,把那领带轻轻地转一下,非常小心翼翼,有点讨好的意思。

    李易没吭声,下巴偶尔被她手背滑过。

    肌肤相触而过。

    李易语气轻淡,“你觉得逃有用吗?”

    陶醉手指尖一顿,僵住了,她干笑,“哥哥你在说什么哦...”

    快忘掉快忘掉。

    李易眼眸很深,他笑了声,道:“你觉得逃得了吗?”

    语气没起伏,淡淡中带着霸道。

    陶醉只得继续干笑,她把领带解开了,指尖撩起他衣领,但是不敢看他表情,视线只在他脖子一下。

    她轻轻地去抽,准备把领带抽出来。

    李易微微俯身,下一秒,单手按着她的腰,偏头就吻住她的脖颈,舌尖在肌肤上一滑而过。

    陶醉惊了反射性地手一用力,领带绷直,勒得李易脖颈一片发红,他倒是没什么感觉,微微仰起脖子,薄唇贴在她脖颈往下。

    陶醉在他怀里挣扎。

    李易见好就收,在她耳边带着少许气息道:“好好上学,天天向上。”

    “哥哥会去看你,争取一天不漏。”

    陶醉睁大眼睛,恨不得就此勒死他算了。

    她还没冷静下来,就要经历这种事情――

    老天鹅。

    她回到房间,一看,脖子一片发红。她颓废地靠在洗手台上,不单如此,她还脸红,难道她――

    心里很抗拒,生理很诚实?

    收拾完行李,陶醉看一眼楼上,在她这个角度是看不到李易有没有在书房的,她放弃了,走到栏杆往下看。

    也没看到李易,她松一口气,刘姨在一楼看到她,笑着道:“收拾好啦?我上去帮你拿,老陈都在外面等着了。”

    陶醉指尖点了下楼上。

    刘姨愣了下,反应过来,说:“李易拿了资料就走了,他是回来取文件的。”

    陶醉哦了一声,心想幸好。

    提着行李出去,外面太阳不大,现在过了天气很热的时间段,中午没之前那么暴晒了。

    陈叔帮忙把行李放好,陶醉上了副驾驶,刘姨提了很多吃的,递给陶醉,陶醉也没有客气,全都收下了。

    刘姨说:“有空就回来吃饭。”

    陶醉点头:“好的好。”

    刘姨含笑目送,这个暑假,这栋别墅,因为多了陶醉,热闹多了,她每天都有事可做,李易就更不用说了,他这两个月回来的时间比过去多了一倍,看起来也有烟火气了。陶醉这一回学校。

    日子又得回到过去了。

    李易确实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他太冷了。

    刘姨觉得,如果陶醉能长久住在别墅就好了。

    车子拐弯下坡,陶醉的手机噼里啪啦地响起来,全是她那三个舍友在群里欢迎她,她翻看着,笑得眉眼弯弯。

    黑色轿车在进入市区时,一辆黑色SUV开过来,驾驶位的男人,拿起电话,拨打了陈叔的电话。

    陈叔接起来后,往旁边一看。

    竟是李易。

    陶醉也看到李易,他换了衬衫,是浅蓝色的,手腕上戴着腕表,侧脸冷硬,他指尖又敲了下车门。

    两辆车一块停在临时车道。

    李易从车里下来,长腿一迈,陶醉扭头一看,他开了后车厢,从里面拿出她的行李箱。

    卧槽。

    干嘛?

    要把她送回别墅吗?

    陶醉握着手机,一个劲地抖。

    车门跟着打开,李易伸手握住陶醉的手腕,说:“我送你去。”

    “陈叔,你回去休息。”

    陶醉是被动地下了车,她低声道:“陈叔都送进市区了好吗...”

    李易单手把行李箱放进SUV的后车厢里,听见这话,他淡淡地道:“我尽下哥哥的责任。”

    陶醉:“......”

    你何来的责任?

    要送一开始不送,现在才来送,还是拦截式的。陶醉都想翻个白眼,李易把她送上副驾驶后,也是单手给她扣安全带,陶醉看两个人离得近,反射性地往后靠,李易看她一眼,没说话,回了驾驶位,刚一上车。

    他放在中控台的手机就响了。

    李易顺手接起来,那头,江策的声音传来:“李总,文件我接到了,我直接去见周总?”

    李易:“嗯。”

    “....李总,周总很明显还想跟你谈点儿别的事情,您怎么临时说不去就不去了呢?您干嘛去呀。”

    李易看一眼身侧的女孩,说:“送陶醉回学校。”

    江策那边喉咙卡住,半响,才说:“那您忙,周总这边我替您周旋。”

    说着,江策挂了电话。

    李易顺势把手机放在中控台里。

    陶醉也听到了对话,她迟疑地看着李易,他是放下工作来送她的?

    陶醉抿了下唇,用手机抵住下巴,说:“哥哥,谢谢你。”

    李易启动车子,听到了,他支着脸颊,看她一眼,“谢那么多次有什么用,不开窍。”

    陶醉嘴巴一嘟,头转了回来。

    不谢了。

    其实换车的点距离黎城大学很近了,一下子就抵达大门口,这个时间段正是学生陆陆续续回学校的时间段,有不少的学生拖着行李进门,也有家里人开车送进来的,李易直接就开进去,在陶醉的指引下,开到女生宿舍楼下。

    宿舍楼下恰好人来人往,黑色SUV算是很惹眼。

    李易长腿一迈,身高腿长,一下子就吸引大部分目光,他换了衬衫后,没有打领带,但戴了袖箍。

    手臂线条蕴含着力量,眉眼锋利,拿下陶醉的行李箱,后车厢门缓缓关上,他问道:“我帮你拿上去?”

    陶醉立即把行李箱往后藏,“不用,我舍友下来了。”

    李易掀起眼眸,看向楼梯口。

    丘媛跟肖嗳两个人站在那儿,如雕塑一般,李易只看一眼便收回视线,他抬起手,捏她下巴起来,说:“记得吃饭,准时睡觉,远离别的男生。”

    陶醉脸一下子就红了,她挣扎两下。

    挣脱他那强势的手指。

    拖着行李箱,哒哒哒地飞奔向丘媛跟肖嗳。

    李易看着她走近了,转身走去驾驶位,坐进去后,他低头点烟,烟雾缭绕,男人的脸冷硬如刀锋。

    看起来男人极了。

    外面的女生看得目不转睛。

    陶醉回头看他一眼后,赶紧挽着她们两个人的手,“上楼上楼。”

    三个人抬着行李,迈步上楼梯,上了一大段后,丘媛才说:“上次酒吧就见过的,不过那是在晚上,而且酒吧本来就会大打折扣的,白天看他,才发现他长得那么硬朗啊。”

    肖嗳探头看一眼楼下,黑色SUV已经开走了。

    她说:“说实话,这种男人,一眼就让人腿软。”

    “哈哈哈哈哈哈....”丘媛大笑起来,踢了肖嗳一下,“说什么大实话。”

    说着,她扭头看向陶醉,撞一下陶醉的肩膀,“现在怎么样?”

    陶醉耸着肩膀,“别提了,一团乱。”

    “哦?”

    她们两个异口同声。

    进了宿舍后,刚洗好头的林琳也出来了,看到陶醉就扑过来,陶醉怕她的水甩在自己脸上,赶紧躲开了。

    四个人打打闹闹,累了坐下来。

    各自拿出带的吃的,全部摊在桌子上分享。

    陶醉的床,丘媛她们来得早了,帮忙收拾好了,她自己都不用动手,她坐在椅子上,手搭在扶手上,吊儿郎当地晃着,把暑假发生的事情都讲了,主要还是讲李易跟她的事情。

    她们三个人,除了丘媛还知道一些外,肖嗳跟林琳是不知道的,林琳更是不敢置信:“我的天,这不是霸道总裁爱上我吗?”

    陶醉一脚踢了过去,林琳捧脸说,“如果是那么帅的男人,他要是追求我,我都不会坚持那么久,三秒就缴械投降。”

    陶醉:“你牛。”

    肖嗳吃了满嘴的蛋挞,她说:“醉醉,我觉得,你应该是缺少一个感动的机会。”

    陶醉一愣。

    丘媛也有点诧异,她看了眼肖嗳,“你挺会啊。”

    肖嗳翻个白眼,“我也就凭直觉。”

    丘媛把椅子一转,转向陶醉,说:“首先你肯定是喜欢这个人的,但是喜欢分程度的,或许是因为你没当过他女朋友,不知道当他女朋友是什么滋味,而你现在是尝到了当妹妹的好处,所以你很想抓住妹妹这个角色。”

    “说到底,你就是缺父爱。”

    陶醉嘴里的蛋挞都不甜了,她咔嚓一声,咬碎了脆皮。

    丘媛的话每次都一针见血。

    丘媛又道:“从你的话当中,提到了成熟的女人,不管这个女人是谁,只要成熟就好,因为你当习惯了妹妹这个角色,还觉得当得特别好,于是你忽略了你也是女人,本质上你就是女人啊。”

    “你是女人,自然就可以谈恋爱,可以跟他在一起啊。”

    陶醉咔嚓。

    又咬了脆皮。

    丘媛点了下她的鼻子,道:“最后一点,你非常不自信。”

    “你不觉得自己能配得上他,所以只想当个妹妹。”

    陶醉扔了锡纸。

    哦了一声。

    丘媛好烦啊。

    什么都说中了。

    “但是他,挺冷漠的。”

    “这就是肖嗳说的一点,你还没有被感动过,所以一直觉得他的态度很冷漠,你对他可有可无。”

    陶醉想了下,“我觉得感动过的。”

    好像还挺多次的,他帮了她那么多。

    丘媛冷笑,“你感动的时候想得是什么?哇,我哥哥好棒啊――这样吗?”

    陶醉眼皮一翻,“是啊。”

    丘媛:“你妹妹的身份那么入戏,不出戏站在女人的角度你怎么会想要跟他一起呢?”

    陶醉点头。

    “你很对。”

    “啪啪啪――”她们两个人鼓掌。

    陶醉也跟着鼓掌。

    丘媛拱手:“客气客气。”

    当晚,陶醉躺在被窝里,想起丘媛的话,她拿起手机,点开李易的头像,进入微信聊天页面。

    上面。

    最后一条,还是他发的【后天送你回学校。】

    她当时顾着收拾行李,都没看到。她往上翻,两个人的聊天寥寥无几,基本都是日常问候,他也很少在微信里撩人。

    他那语气透露出一种,我管你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根本完全想不出爱情的模样嘛。

    陶醉沉吟了下,点进他的头像。

    ――

    还是一条杆。

    他连简介都没说。

    空白一片。

    看来他是不发朋友圈的人,她之前匆匆加了他微信后,也试图进入他朋友圈去看,也只看到这条横杆。

    但是她是不忿,觉得他肯定是屏蔽了她。

    如今再看。

    感触却是另外一种。

    相处那么段时间,再看这朋友圈的状态,就能觉得他跟这空白的朋友圈非常适合。

    果然。

    了解过,相处过,再看同一件事情,想法是会变的。

    之前还兴冲冲地想要勾引他,当他女朋友,实际上她那会儿对李易其实是非常陌生的。

    彼此都陌生。

    怎么可能有发展。

    按他那个性格,像是会在路上随便拉一个女人结婚的男人吗?

    那个时候的陶醉,于他,可能就是路上的路人甲。

    陶醉叹口气,想通后,觉得自己蛮厉害的,这时,微信滴一声。

    她点出去一看。

    李易:【睡了?】

    这明明是很普通的问话,陶醉却不由自主地配上他那淡淡的语气,可能还要再配上,他拿下嘴里的烟,站在茶几旁,轻轻掐灭,问得随意的样子。

    陶醉单手捂住脸。

    丘媛害我。

    她现在看条信息都能脑补很多。

    李易:【两分钟前你点赞了江策,现在就睡了?】

    他又发一条来。

    陶醉看到这条,喉咙梗住。

    她赶紧编辑。

    我是陶醉呀:【还没睡,在玩游戏呢,刚进入游戏就被你震出来了,你赔我人头。】

    她尽量用平常的话去回复李易。

    李易直接发了语音过来:“玩什么游戏?”

    那嗓音低沉,在黑夜里无限放大。

    陶醉觉得耳根都红了,她编辑。

    我是陶醉呀:【你不玩的。】

    李易:“嗯,所以你也不能玩太晚。”

    我是陶醉呀:“哥哥,你管太多了。”

    她按了语音,语气有点无奈。

    李易那头传来一声轻笑,“有么?”

    有有有有――

    陶醉脸更红,她埋在枕头里,觉得自己落下风了,突地,她按着语音,“那你在干什么?你还不是一样这么晚不睡,听你那边好像有点吵,你是不是在夜生活?”

    噼里啪啦一顿怼。

    怼完后陶醉觉得这话怎么那么怪?

    嗯?

    夜生活?

    跟她有关系吗?卧槽。

    她慌里慌乱地看着聊天页面,他没回?他在生气?她这个话,可以撤回吗?太嚣张了太嚣张了,像是管着他一样。

    这简直就是恶婆娘的台词哇。

    这时。

    李易终于回复了。

    一条语音。

    陶醉点开。

    李易:“要视频吗?”

    陶醉立即飞快地打了两个字【不要。】

    李易轻笑一声,“今晚跟周扬,许殿他们几个见个面。”

    他应该是走开了,所以没那么吵,有点回声。

    他这明晃晃地在报告行程。

    陶醉:【哦,好的,你们去聚会吧,我...我睡觉。】

    李易这回是文字:【下次带你来。】

    陶醉:“......”

    十足的夫妻对话。

    还老夫老妻的那种。

    退出微信,陶醉捂着脸,埋在枕头里,游戏也不想打了,只想遵从刚刚的话,睡觉。

    第二天一早。

    陶醉又有黑眼圈了,她站在阳台洗漱,身后她们三个人<a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class="__cf_email__"data-cfemail="9cd3d3dc">[emailprotected]</a>@地,接着她们在讨论,昨晚怎么隐约听到有人在聊天?

    陶醉:“.....”

    是我。

    还有点撒娇的样子?

    陶醉:“.....”

    好像也是我。

    像男女朋友那样的,对吗?

    陶醉:“.....”

    还是我。

    她洗了脸,转身,就见她们三个人笑着看她,眼里藏不住的戏谑。陶醉面无表情地走进去,然后面无表情地上妆。

    她们几个哈哈大笑。

    开学就大三了。

    各位小姐姐都快成为大姐姐了,今年新生还很多,陶醉跟丘媛她们吃了早餐,就趴在教学楼的栏杆上,看着主干道,挤满了大一新生。陶醉她们班也有去接新生的,此时挥舞着红色的旗帜。

    十分卖力。

    陶醉几个人看得有趣,还冲下去帮忙,帮新生们提行李,新生有挺多男生的,看到她们三个学姐这么热情十分不好意思,一个个说:“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陶醉挥手:“没事,姐姐为你们服务。”

    卧槽,说出这一声姐姐感觉很爽,难怪李易那么喜欢她喊他哥哥――

    那几个新生看到陶醉后,顿了顿,有些把陶醉认出来了,一脸的惊喜,“醉醉姐,我们好喜欢你啊。”

    陶醉一愣,“哎,谢谢谢谢。”

    那几个新生太感动了,当下就说要请她们去吃饭。学校的食堂基本都开了,一行人进了食堂,点了几样菜。

    陶醉跟丘媛还是偷偷去买单了。

    总不能让小学弟小学妹破费吧。

    买完单后,几个人坐下,食堂阿姨就送了两份小菜过来,说是有人请客。

    几个人蒙了。

    谁请?

    食堂阿姨往那边一指,一个男生冲陶醉她们一笑。丘媛看陶醉一眼,陶醉看肖嗳一眼,肖嗳又看林琳一眼。

    他请谁呢?也没说明白。

    于是她们四个人都没碰那个菜。

    陶醉下午还得去一趟公司,这个午饭吃完后,就各自回了宿舍去午睡。从黎城大学去流光,坐地铁可到。她穿梭过人群,准备走去地铁,跟一辆SUV瞬间擦肩而过,陶醉脚步顿了顿,回头一看,认出是李易的车牌。

    她反射性地用小包挡脸。

    后觉得,干嘛要挡,又把包放下。

    接着,快速地走向地铁,边走变想,李易来找她的吗?

    要是找不到她,他会怎么想。

    是不是给她发了信息?

    陶醉脚步突地停住,拿起手机看一眼,他没发来,想到这里,陶醉刷地转身,心想他如果不是找自己的,那她就算耽误了一点时间。

    于是,飞快地挤进人群里,走进大门,正往宿舍走。

    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开来,停在不远处,车里男人单手握着方向盘,嘴里斜斜地咬着烟,眼眸深深地看着她。

    陶醉下意识地去看他的副驾驶,没人。

    后座,好像也没人。

    所以――

    她捏着手机,想了下,拨打他的号码。

    前方的车子启动,开了过来,离得很近,停在了她的身侧,风扬起来,吹乱她的发丝,身后的门开了。

    陶醉转过身,李易的嗓音传来,“上车。”

    陶醉抿唇,哦了一声。

    抓着扶手,上了车。

    李易将烟掐灭了,俯身过来,拉了她身侧的安全带,扣上。随后问:“去哪?”

    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陶醉呼吸都停住了,她喃喃地道:“就...就去公司。”

    李易淡淡看她一眼。

    直起身子,启动车子。

    周边还有很多学生,这车鹤立鸡群,自然就成了关注的点。李易按了车窗,车窗摇上,阻挡了不少的视线。

    车子缓缓开出去。

    两旁的学生让开了,还看过来。主要是看李易。

    当然,也有看陶醉的,陶醉在人群中,看到了丘媛三个人,她们笑得倒在一起,陶醉冲她们吐舌头。

    才发现,她好像太紧张,扭到脖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