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装不在意 > 第37章
    咔嚓那一下,很细微,陶醉用手捂住,试图扭了几下,真的转不过来了。车子在人群中,缓慢地出了校园。开上大路。

    陶醉一直维持这个僵硬的角度,想跟李易说,又觉得丢人。

    索性不说了。

    没有丘媛昨晚的一通分析,陶醉可能现在顾虑都没那么多,她低下头,捂着一动不动。

    知道车子在行驶。

    “怎么了?”李易转头一看,见她低着头,轻声问道。

    陶醉抬起头,维持着那个半侧着的姿势,看见男人深邃的眼眸后,陶醉委屈了:“我..我扭到了。”

    “哪儿?”李易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下,视线在她脸上转着。

    接着,看到陶醉手捂着的地方,他车子缓缓开到路边临时停车位,指尖捏住她下巴,转了一下。

    陶醉眼眶一下子就红了,那是疼的。

    李易松了手,看一眼手表,“现在必须去公司吗?”

    陶醉嘀咕道:“也不一定,我可以晚点,我这脖子还能好吗?”

    李易看她一眼,淡淡一笑,“能好。”

    他语气也是以前那种,但是不知道为何,就是让人安心。他抽了一张纸巾,轻轻擦拭她眼角,说:“我带你去看看。”

    “我自己能帮你弄,但是怕你疼,还是让医生来吧。”他擦拭完了,把纸巾捏成团了放在一旁。

    陶醉这才反应过来,他刚刚帮她眼泪了。

    指腹还偶尔摩擦到她的肌肤,陶醉脸刷地又红了,她看向窗外。

    车子已经启动了。

    车外景色倒退而过,陶醉心想,我是女人吧。

    一个美丽的女人。

    她揉了揉脸。

    很快,在一家私人医院停下,陶醉跟在李易的身后,走了进去,在三楼的问诊室,见到了一名男医生。

    他听说了情况,笑了笑,说:“没多大问题。”

    他让陶醉坐下来,拿起药酒,戴着手套的手指,按压陶醉的颈部,陶醉瑟缩了一下,很紧张。

    因为那疼痛的感觉很明显,她总感觉他如果揉筋的话会很疼,光是这点想象,就令她头皮发麻了。

    李易靠在桌子上看着。

    男医生开始用力,陶醉突然啊了一声,猛地躲开,泪水一下子就飚出来。

    李易脸色变了变,握住那医生的手腕。

    男医生笑了下,看李易一眼:“第一次见你那么紧张,没事,你要是看不得你就出去。”

    李易看着疼得抽抽的陶醉,他转身拿起手套,戴上,剪开了食指跟拇指,对男医生说:“你一边去。”

    男医生一愣,后退两步。

    李易上前,站在陶醉的肩膀边,拿起药酒用棉签沾了压在那块地方,随后他食指跟拇指按上。

    陶醉反射性地想躲。

    李易轻轻地拉回来,低声道:“昨晚你几点睡的?”

    陶醉一愣。

    他这是查岗吗?

    “昨晚聊完就睡了。”她嘀咕道。

    “跟谁聊完?”他语气清淡。

    “跟你啊,还能跟谁。”陶醉翻个白眼。

    李易轻笑一声,“哦?”

    陶醉听出笑声,想去瞪他,却发现脖颈那块地方,很热,接着疼痛也蔓延上来,但是不是那种刺痛,而是麻麻地。

    她抬眼去看李易。

    撞上李易的视线,她猛地收回视线,她感觉脖子不是很疼,他眉眼还是很淡漠的样子,但是动作很温柔。

    陶醉:“......”

    “这一周课程多吗?”李易指尖还按着,轻声问她。

    陶醉坐直身子,回道:“不多。”

    “哥哥带你去玩?”

    陶醉一愣,“该不会去动物园吧?”

    李易修长的手指一顿,半响,他低头笑了笑,“不去动物园。”

    身后,那名男医生噗地一声,笑了起来。

    李易说:“滚。”

    男医生哎了一声,笑着走了,走之前,他说:“我还第一次知道,有人按个小扭伤会那么久,李易哥,这不像你的风格啊。”

    “太怜香惜玉了吧。”

    李易掀起眼眸扫过去。

    李尧立马滚了。

    陶醉听到怜香惜玉,脸跟脖子一块红,脖子是按的,脸是不由自主的。

    也不知道多久。

    反正真没那位医生按那么疼,陶醉的脖子终于可以动一动了,她刷地站起来,捂着那块带着酒精的位置,笑眯眯地道:“好了。”

    李易合上盖子,扯下手套,挽着袖子走到洗手池那边去洗,偏头看她一眼,道:“跳哥哥怀里?”

    陶醉:“......”

    不跳。

    她现在确认了,李易对她是很认真的。

    想通这点后,陶醉呼一口气,说:“哥哥,谢谢你。”

    李易拿起纸巾擦拭手,挽起衬衫袖子,顺便拿起她的小包,很自然的那种,说:“去公司。”

    “哦。”陶醉转身跟上,恰好看到那名男医生回来,陶醉拽了下李易的袖子,说:“哥哥,要给钱吗?”

    这么跑了不太好吧。

    “不用。”李易反手,握住她的手腕,牵着她往电梯走去。

    他对那男医生说,“先走了。”

    李尧鞠躬:“哥,您慢走。”

    “哇...他姓李。”陶醉这才看到男医生胸口戴着的牌子。

    李尧一笑,说:“堂嫂。”

    陶醉:“......”

    她转过头,埋头就走。李易本来是拉着她的,变成了被她带着走快了几步,他伸手按了电梯键,手插在口袋里,轻轻松松地就拉住了陶醉的手腕,把她拉停了。

    再往前,她能撞电梯门上。

    周围的人挺多的,一个个地往这边看来,目光大多数集中在他们身上,陶醉立即甩开李易的手。

    李易见状,看她一眼,倒是没继续。

    他人高大,又是一身精英的打扮,提着个很小巧的女士包,看起来像位绅士。但是他的寸头又令他看起来有些野性,加上眉眼犀利,是有点强势的感觉。

    下了楼后。

    李易把陶醉送去流光,陶醉的脖颈还是红红麻麻的,她开车门,笑着道:“哥哥,我上去了。”

    李易点烟,掀起眼眸道:“好,几点忙完?”

    陶醉顿了下,说:“我不知道啊。”

    “我五点半过来接你。”李易看一眼手表,说道。

    陶醉:“啊?然后呢?”

    李易单手搭在扶手上,指尖夹着烟搭在膝盖上,他轻笑道,“你说呢?”

    “去吃饭。”他说。

    陶醉眼睛闪烁,随后,哦了一声。

    她准备关门,下一秒,人又凑了回来,探头问道:“不去送香薰的餐厅行吗?”

    李易一顿,嘴里咬着烟。

    看着那头发披散,眼睛弯弯的女孩,几秒后,他说,“你想去哪儿?跟我说,我带你去。”

    陶醉:“我选吗?”

    “你选。”

    陶醉一笑,“好啊,那我等会儿看看,哥哥再见。”

    李易:“一会儿见。”

    陶醉转身,飞快地上台阶,还哼了点儿歌。李易靠在椅背上,吸一口烟后,吹出个烟圈,随后,他拿起手机,编辑。

    李易:【你给的主意,没点用。】

    李易:【扣奖金吧。】

    江策:【????????????】

    不要啊――

    李易没搭理他这个回复,放下手机后,他启动车子。

    流光沐浴在阳光下,陶醉上了电梯后,给丘媛发信息。

    我是陶醉呀:【哥哥约我吃晚饭。】

    我是丘媛呀:【好的,恭喜。】

    我是陶醉呀:【。。。。吃个晚饭而已。】

    我是丘媛呀:【人家这是在追你,找你约会。】

    陶醉:“......”

    是。

    被点醒了。

    她瞬间心情复杂,又有点期待,前两天在京都的那次,她是全然蒙地,特别直接就被代入了一种约会的情况。

    这次有点准备,反而还好些。

    出了电梯后,陶醉收起手机,就看到秦老师几个人在等她,陶醉走过去,恰好看到秦思思的办公室。

    办公室门关着,但是百叶窗开着。

    秦思思在里面嚎啕大哭,她的手臂还打了石膏,看起来很狼狈。

    陶醉看一眼,就没再看,跟着秦老师进了会议室,秦老师坐下后,说:“流光打算跟秦思思解约。”

    “这次小三事件,影响很不好,流光集团的股票一路跌,已经到很严重的地步了,不解约不行。”

    小英几个人一阵唏嘘。

    陶醉哦了一声。

    秦老师看陶醉说:“她如果走了,你要坐好被主推的准备。”

    陶醉愣了下,手搭在下巴,眨眼道:“为什么?”

    秦老师笑了下,中指弹了下她的额头说,“这次,李总,就是你哥哥,让人把舆论控制在小三跟小三女儿的身上,随后也让人去推你,同时宣传,舆论高挂,有了对比,全国观众自然都希望你这个原配的女儿,能更红火。”

    “这代表着正义。”

    微博上小三话题一再居高不下,除了觉得应该让小三跟小三的女儿扑街去死外,更希望那可怜的女人跟女儿能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要比小三跟小三的女儿更好。流光准备借势,把陶醉推出去。

    顺理成章地顶替秦思思。

    这也是李易让人控制舆论推动舆论的原因。

    陶醉不太懂这当中的弯弯绕绕,但是她听明白了,李易在暗中,把她的后路推平了,顺便把她送上通往山顶的阶梯。

    秦老师拿出合同,递给陶醉,“你哥哥真好。”

    “能做到那个位置的人确实不简单,你们出这个事情本身就很突然,他立即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陶醉拿起笔,心里也觉得挺骄傲的。

    她虽然还年轻,但是她有冲劲,有梦想,当初做这个行业,除了喜欢,当然也有想要取代秦思思的想法。

    即使那个想法,她一直觉得需要时间。

    没想到现在提前了。

    提前了也好。

    她签下名字后,秦老师说:“站在风口浪尖,你要做好面对一切的准备,因为秦思思经营多年,现在虽然一身脏水,可是她还是有死忠观众的,你要面对的,肯定还有很多来自外界的审视。”

    “你能做到吗?”

    陶醉看着秦老师的眼睛,笑道:“我能。”

    秦老师笑起来,随后收回了合同,又道:“有件事情,我想再听听你的意见。”

    “苏姐这个人虽然很讨厌,但是她在某种程度上,确实也是为你好,你跟她沟通没?”

    陶醉:“她没回我微信。”

    秦老师一顿,后叹口气,“那就这样吧。”

    陶醉拿起手机,看一眼微信。

    苏姐没回。

    她又发了一条过去。

    身后发出了砰的声音,一众人转头,就看到秦思思跌摔在地上,昔日炙手可热的主播此时像条丧家犬一样。

    她跌跌撞撞地起身。

    她已经很多天没回秦家了,秦海之跟于娴也自身难保,秦思思目前住在之前父亲给她买的那套房子里。

    得知流光要跟她解约,她兴匆匆就过来质问,最后却只能被按着签了解约书。

    她恨陶醉,恨得要死。

    看着陶醉的眼睛里全是恨意。

    陶醉没出去,只是坐在会议室的桌子上,手里还握着笔。

    她签约流光的时候。

    秦思思曾经在她耳边说:“你就算签了流光,也只能一辈子被我踩在脚底下。”

    那个时候,人很多。陶醉听到她这个话,转头去看她。秦思思却轻描淡写地挪开了视线,仿佛这个话不是她说的一样。

    陶醉比了一个。

    踩东西的动作。

    秦思思脸色铁青。

    哦,秦思思也没忘记,当初她说了这样的话。

    流光如今有点动荡,但是为了让外面的人看不出流光的动荡,所以视频跟直播一概都没有停。

    但是内部却一个劲地开会,陶醉签完合同,就参加了两个大的会议,从会议室里出来,才发现,快五点半了。

    她才想起来得订餐厅。

    之前在朋友圈看到一个网红餐厅,是做凉面的,据说味道特别好,最重要环境特别好,随地可以拍照的那种。陶醉立即去翻,还下了他们的唬满六百减三十。

    五点半准时。

    夕阳西下,金灿灿地挂在整栋大厦里。

    李易的车就到楼下,陶醉捞起小包匆匆地就要下楼,突地停住,接着拐进化妆间里,凑到镜子前。

    今天打的隔离霜有点油了,她用散粉在鼻翼两边补了补,又拿口红补一下颜色。

    弄完后。

    她蒙了。

    看着镜子里明艳动人的姑娘,陶醉捂了下脸,以前没那么在乎外表啊。――

    现在怎么那么肤浅了呢?哎呀,太肤浅了。不注重灵魂啊。

    她拉好拉链,下楼,来到大堂,一眼看到李易支在车窗上的手臂,他低头在看手机。

    脚步声传来,他掀起眼眸看来。

    目光远远地落在陶醉的红润的嘴唇上,他慢条斯理地放下手机,推开车门,绕过来,将门打开。

    朝陶醉伸手。

    想把她从台阶上牵下来。

    陶醉却高跟鞋发力,咔咔咔地,风一样地从他身侧飞过,钻进车里。李易挑眉,半响,他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

    伸手去拉安全带,陶醉飞快地扣上,一点儿机会都没给他。

    李易的手,突地空了,在半空中停滞几秒后,他屈指一弯,在她鼻梁上刮了一下,“小丫头。”

    “逃得挺彻底。”

    说完,他关上车门。

    陶醉:“......”

    她有点怕散粉落他指腹。

    赶紧用手摸一下。

    还好,不油,也没掉粉,完美。

    “哥哥,我们去这家吃。”陶醉立即把地址发给李易,李易上车后,拿起手机看一眼,嗯了一声。

    随后启动车子。

    开出去没多久,天色就黑了,整个城市的灯光像是一下子全亮了起来,美不胜收。

    六点出头,就抵达那家网红餐厅,环境特别好,烟灰色跟一些粉色交替,看起来不会太粉,也不会太冷淡,总而言之一眼就有想进去的冲动。

    进门的都是小年轻,情侣,闺蜜,朋友,同事。

    陶醉兴致勃勃。

    李易看着这餐厅,顿了下,就被那边门口的服务员招手道:“这位先生,小姐,请这边来。”

    陶醉愣了下,看一眼李易。

    李易挑眉。

    两个人杵着没动,服务员又招了几下,陶醉才慢吞吞地招呼李易,“哥哥,我们过去?”

    李易:“嗯。”

    两个人走到那服务员的跟前。

    “小姐姐呀,你喊我们过来做什么呀?”陶醉露出甜甜的笑容,那服务员微微一笑,说:“今天,你们是第520位客人,我们店有个传统,520位客人的话,需要吹两个气球带走。”

    “吹气球?”

    “是的。”服务员从里面抓了一大把的气球放在桌子上,一眼望去,红红绿绿,分不清一二三。

    她摊手笑问:“你们谁吹?”

    气球的形状其实很可爱。

    陶醉看着就想要,她认真地挑选起来,选了一个像兔子的气球,她往后扫,看李易一眼,后看到男人冷硬的脸,加上那眼眸后,陶醉默不作声地转回视线,她拿起那个气球,说:“我吹。”

    说着,她放到嘴里。

    还没放到呢,旁边伸出了一只手,捏住口子,李易淡淡道:“松口。”

    陶醉反射性地松口。

    接着,她转头,就看李易拿起一旁的气球筒,挤进那口子,开始按压。

    前面的服务员目瞪口呆。

    “这位先生,您这是犯规。”

    李易打了兔子气球后,打结,接着又问陶醉,“你喜欢哪个?”

    陶醉一看那粉色的气球,眼睛一亮,接着她指着那边一个熊猫的,李易拿过那个熊猫,依旧按压。

    又一个出来了。

    他动作迅速,利落。两个完了以后,他问陶醉,“你还要吗?”

    陶醉立即摇头。

    李易把气球筒放下,握住陶醉的手腕,走进餐厅,并问,“哥哥好不好?”

    陶醉抱着两个气球,呆了呆。

    看着男人眼底带着的一丝笑意,她到嘴的好,变成了,“还...还行吧?”

    李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