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装不在意 > 第38章
    说完,陶醉又觉得不好,她又反悔了,“好。”

    李易没吭声,在服务员的指引下,去了订好的餐厅,其实环境是有点不太适合李易的。

    陶醉坐下后才发现,她偷瞄李易几眼。

    李易抬手,解开少许的领口,肌肤露了一些出来后,他整个人气场也不一样了,陶醉把餐牌推给李易,“哥哥,你看。”

    李易扫一眼,说:“你想吃什么?”

    陶醉立即介绍,“这里是鸡丝凉面不错,还有这款凉面,也很好,哥哥你跟我,一人一份吧?”

    李易点头:“好。”

    这里面不能抽烟,他指尖转着手机。看起来姿态随意,陶醉看他这样,觉得有些赏心悦目。

    很快,餐食送上来了。

    除了主食,还有小吃。陶醉一口吃到那辣味,觉得爽呆了,她凑在桌子上,问道:“哥哥好吃吗?”

    李易夹了一块鸡肉,递给她。

    陶醉顿了顿,张嘴咬住,“你觉得不好吃吗?”

    “好吃。”李易说。

    实际有点敷衍,这环境是不错,但是真没那么好吃。陶醉觉得好吃,所以一时也没听出来,李易挑眉问道:“你喜欢吃凉面?”

    陶醉点头:“是啊,我妈拿手的就是凉面,从小吃到大,我一直都没吃腻。”

    “是么?”李易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咖啡倒是做的不错,应当是手工的。陶醉点头,嘀嘀咕咕地跟他说一些以前的事情,李易靠在椅背上,指尖敲着桌面。

    听着女孩眉飞色舞地说着。

    之前去那个餐厅,太高档了,她似乎很不适应,所以一直处于一种僵硬的状态,这次,她反而自在很多。

    李易轻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跟人,慢条斯理地收回视线。

    原来,她喜欢这种环境。

    “哥哥,你在部队是不是很辛苦?”陶醉捧着奶茶的杯子,问道。

    李易往前靠,放下咖啡杯,凑得她很近,低声道:“还行吧。”

    离得太近。

    陶醉下意识地往后挪,李易伸手,去摸她手里的杯子,很凉,指尖按着她指尖,陶醉视线扫过去,抽回了手,说:“哥哥,你摸杯子做什么?”

    “太冰了。”李易拧眉。

    陶醉哦了一声,咬住吸管,说:“我..我喜欢啊。”

    李易挑眉,没应。

    回头,他让人送来温热的水,看陶醉喝完了奶茶,又吃完了凉面跟小菜,肚子填饱了。他推过那杯水,说:“喝一点。”

    陶醉哦了一声,凑过去,咬着吸管喝了一口。

    水是恒温的,没有感受到热度,但很舒服,感觉那种涨涨的感觉都没有了。两个人吃完出来,去结账。

    李易拿过结账单。

    陶醉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哥哥,我来。”

    李易垂眸看她一眼,随后抓开她的手,拉在身后,将手机递给收银员。收银员准备刷的时候,陶醉又说:“我有唬我有弧!

    收银员停顿了下,李易就看陶醉打开页面,里面是满600减30。

    减那30,还不如不减。

    李易低声问:“你要用?”

    陶醉白他一眼,“有桓陕锊挥茫俊

    李易挑眉,半响,他笑起来,把她的手机递给收银员,“那就用吧。”

    语气虽淡。

    但带着宠溺。

    于是挥昧耍钱给了,陶醉开心得很,跟李易走出门的时候,笑眯眯地道:“又捡到三十块。”

    李易低头点烟,看她一眼,随后,他眉宇带着淡淡的笑意,带着她去开车,吃一顿饭挺花时间的。

    开出去没多远,李易突然在一家很精致的店门口停下,随后,他下了车,进去。

    不一会儿出来,手里拉着一大串的气球,气球下面绑着的盒子里放着好几盒巧克力,他来到副驾驶,递给陶醉。

    陶醉伸手接过后,李易微微俯身,垂眸看她,“喜欢吗?”

    比玫瑰花喜欢吧。

    陶醉抱着那一盒子的巧克力,又看着车顶的气球,感觉满满的粉色,她红了脸,“喜欢吧――”

    李易:“那答应哥哥的追求好吗?”

    陶醉眨了下眼,看着车窗外,成熟高大的男人,突地有点慌,她说:“哥哥,我回去考虑两天好不好?”

    李易挑眉,“好。”

    陶醉松一口气。

    车子再次启动,距离黎城大学其实不远了。车子开进大学里,树影丛丛,远远地,却见女宿舍的楼下。

    一片跳跃的橘黄色。

    再开近一些,竟是满地的蜡烛,摆得还是爱心。

    而中间。

    赫然是陶醉的名字。

    【陶醉,我喜欢你。】

    十分显眼,一个男生站在楼梯口,手里揣着一大串的气球。

    陶醉一愣。

    李易沉默地看着那男生,随后,他拿下嘴里的烟,再看一眼陶醉手里拿着的巧克力,还有那一串的气球。

    陶醉顺着他视线,颤颤地说:“气球..是不是批发的啊?”

    那男生举的气球跟陶醉手里举着的气球一模一样。然后,再对比这门口摆放的蜡烛,李易这个气球,瞬间有点不够看。

    他看一眼陶醉。

    眼眸里深深沉沉,陶醉也不敢去看地上的蜡烛,怕打击到他。

    人家太有排场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