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装不在意 > 第41章
    李易很少有这么不冷静的时候,他常年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办事情有时冷血到接近无情。

    即使是这几年从商后,依然维持那种处事态度。

    他站直了身子,手插在口袋里,看着江策联系。

    江策能联系的第一个人,自然是陶醉的舍友丘媛,发个微信秒回,看到信息后,江策也放心了。

    他说:“小陶醉去了虎兰山,她代替秦思思参与那个项目。”

    那个项目李易也有参与,他是安排人去考察,准备给那边通山。

    这些年,李易实现资本融合外,更多的是暗地里做这些事情,他点点头,眉心松了一些,“所以她现在在飞机上?”

    “是的,估计还需要一个多小时才到。”

    李易脸色恢复冷峻,他说:“知道了。”

    “车子呢?”

    “在那儿。”江策指着那头。

    李易往车子走去,说:“回公司。”

    江策:“好的。”

    上车后,李易坐在后座,指尖轻转着手机,心里隐隐有些火气。她上飞机之前,一条信息都来不及说?

    或者,是不想说?

    两天的时间很快到。

    她却离黎城千万里。

    虎兰山远着,下了飞机,这边气候挺冷的,好在之前秦老师就通知了陶醉,多带了一些衣服,一出机舱,就多套一件外套。

    这边机场环境还不错,但其实没什么人,一行人出来都可以听到自己的脚步声。陶醉搓了搓有些发冷的手指。

    拿出手机,结果信号不太好。

    她先给陶馨,李姑姑报平安,又给舍友群发了信息,回头才看到有好几条短信。

    是手机关机发来的信息。

    李易给她打了电话。

    陶醉本想也给李易发条微信报平安,后神差鬼差地按了李易的号码,拨打了出去。

    电话很快接通。

    李易接起来,男人的声音传来,低低沉沉:“到了?”

    陶醉有点忐忑的心下落了些,她笑着道,“到了。”

    “哥哥,你打了三个电话给我啊?不好意思,我上飞机有点紧急,忘记跟你说了。”

    李易那头有翻文件的声音,感觉有点严肃,陶醉指尖挠了下鼻梁上掉下来的一根头发。她想着,是不是李易生气了。

    这时,那边男人才出声,问道:“哥哥不是你最亲近的人?”

    “是啊。”陶醉反射性地表忠心。

    “既然是,怎么不是第一个通知的我?”

    陶醉:“......”

    果然还是生气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李易那边也很有耐心,说完就等着。他那儿偶尔还有翻文件的声音,陶醉看着秦老师叫的车开过来。

    她迟疑了下,问道:“哥哥,需要我哄你吗?”

    你都生气了。

    那头李易笔尖一顿,半响,他说:“小丫头,你才是那个需要被哄的。”

    陶醉脸一烫。

    “我还好,也没那么需要被哄。”

    李易那股气倒是消了不少,他也不是那种会计较的人,他更是不会随便跟女人生气,尤其是像陶醉这种年纪的。

    他放下笔,往后靠,问道:“有车去接你们吗?”

    “有,我们准备上车了。”陶醉的行李已经被秦老师拿上车了,摄影师正在跟司机聊天,大概是了解一下这边的情况。

    现在就等他们谈完,上车。

    李易嗯了一声,“山里入夜天气冷,多穿点,没什么事不要走太远。”

    秦老师示意陶醉上车。陶醉坐进去后,车子有点挤,她往车门靠了靠,回李易的话:“好,放心吧。”

    李易回忆了下虎兰山的环境,又道:“吃的东西比较单调,忍忍,回黎城后,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陶醉笑眯眯地道:“好啊,谢谢哥哥。”

    她喊得很甜。

    李易在那头听得享受。

    “哥哥,我们要出发去山里,先挂了...”陶醉看其余的人都上车了,赶紧跟李易说,李易嗯了一声。

    补了一句,“好好考虑,两天只剩下一天了,我等你好消息。”

    两天考虑。

    剩下一天。

    陶醉突地觉得他的话像催命符。

    她小声地哎了一声。

    说实话,她至今还不知道肖嗳说的感动是什么,她真的需要这份感动吗?而这份感动又是什么样子的?

    挂了电话后。

    车子启动,这车子挺破=老旧的,是银色捷达,一行人都挤在车里,后面坐了三个大人,前面副驾驶一个,当地司机则在驾驶位。

    车里空气也不是很好。

    陶醉靠在车旁,本来开着窗户,后来当地司机表示,等下有一段路有很多黄沙,让陶醉把车窗关上。

    陶醉不得已,只得关上车窗。

    这味道就更明显了。

    秦老师揽了下陶醉的肩膀,低声道:“忍忍。”

    陶醉笑着点头,“我没事。”

    车子颠簸一下,出了城镇,基本就越来越荒凉,而且到处在修路。司机在前面说:“这些路都修了有几年了,还在修。”

    秦老师有点不敢相信,看了眼车窗外,“这么多年?”

    这效率也太低了吧,换在黎城,都不知道高楼建了多少座了。

    “穷啊,没钱啊,修一段时间就停一段时间,有时一年都不开工,这路也就烂在这里。”

    难怪发展不起来,说到底就是一开始没重视,好在现在开始重视了。

    陶醉还看到一些很破旧的老房子,保持着古旧的风格,像民国时期那种。在满地黄沙的路边,是挺显眼的。

    秦老师说:“之前秦思思下好像也是在这段路,车轮子卡在泥地了,足足卡了三个小时。”

    “后来,她就连虎兰山都没上去,直接去了京都。”

    原来她连虎兰山都没去。

    陶醉心里翻个白眼,之前大家都被骗得厉害呢。

    很快,车子过了那段修路,到了山脚下看起来反而舒服一些,山脚下有建筑公司正在开路开山。

    驻扎在那儿。

    而且看起来很规范。

    司机刷地一下子把车就开上了那陡峭的山路,接着在颠簸的时候,说:“这车只能开到半山腰,后面的路得我们自己走。”

    秦老师:“辛苦了辛苦了。”

    半山腰说是半山腰,其实不过才开十五公里。后面将近二十公里,都要步行。一行人才知道什么叫辛苦。

    陶醉第一次见这种地方,心里很复杂,像是突然被推出象牙塔看到了另外一个连糖纸都没有的世界。

    陶醉对那司机说话,都要轻柔很多,她问:“那直播带货出去后,怎么办?物流走得通吗?”

    “现在走不通啊,所以都是靠人工一车一车推到这半山腰的,你们看到山脚下的公司没有?他们正在努力开路呢。”

    司机拿着帽子戴上,说:“其实上头已经拨人下来处理这下面这条路了,但愿能早点弄好呗。”

    陶醉没吭声。

    她挽着秦老师的手臂,默默地走着。

    这路不好走,不平。

    秦老师想问陶醉累不累,又看她一声不吭地走着,也没喊苦。就知道陶醉很坚强,她也在坚持跟努力着。

    看她年纪那么小,已经这样了,秦老师几个人更不敢说累。

    山里其实环境还可以,除了上厕所不太方便以外,其余都还行。人也挺多的,孩子多,大人也淳朴。

    村长安排人给他们做了饭菜,他们几个在房间里吃,但可以看出村里的人对他们并不是特别欢迎。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秦思思的缘故。

    陶醉脚后跟有点出血,她擦了擦,消了毒,靠在床上发着呆。

    后翻过身,趴在枕头上,想点进去打游戏,又退了出来,最后发了一条信息给李易。

    我是陶醉呀:【哥哥,你在做什么?】

    信号不是很好,发出去好久,才看到发送出去了。

    十分钟后,李易信息才回。

    李易:“准备吃饭,你吃了吗?”

    陶醉:“吃了。”

    李易:“嗯。”

    他的声音很沉稳,能令人安心。

    陶醉漂浮的心定了定,她说:“原来这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种生活呀。”

    超乎她想象的生活。

    李易在那边,愣了下,小丫头是在思考人生吗?于他这个年纪,看到虎兰山那样的环境,其实心情起伏不大了。

    小丫头第一次见,感慨多点也正常。

    李易嗯了一声。

    陶醉光听他的嗯,就继续叽叽呱呱地说今天的见闻,建筑,马路,山脚下,还有这个步行,最后还有这晚饭,以及住的这房子,最最最最重要上洗手间那感觉――

    李易一直沉默地听着,几秒后,他问:“想回家吗?”

    陶醉啊了一声,随后道:“不,没有。”

    说着,她坐起来,“我来都来了,不战而败怎么行,对吧哥哥。”

    李易笑了声,他慢条斯理地抽烟,说:“是,好好战。”

    陶醉靠回墙壁上,伸长了腿在半空中抖着,“谢谢哥哥。”

    像这种话题,好像就适合跟李易说。

    “什么时候直播?”李易问道。

    陶醉说:“明天下午开始。”

    “嗯。”李易拢着手抽烟,“我抽时间看看。”

    陶醉啊了一声,“哥哥,你想看啊?”

    李易嗓音很低,“你的,我就看。”

    “别人的没兴趣。”

    突如其来的宠溺感,令陶醉愣了下,随后,她猛地收回腿,看着头顶的灯,哦了一声。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是朦朦胧胧,似乎有点感动的样子?

    陶醉甩了甩头,说:“别用糖衣炮弹,还有一天,我绝不会提前回复你的。”

    李易:“......”

    半响,他说:“挺凶啊。”

    “答应哥哥那么难吗?还卡在最后一秒?”

    陶醉:“我这是讲信用。”

    李易:“......”

    好一个讲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