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装不在意 > 第42章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门被秦老师敲响,秦老师在外面说:“醉醉,准备一下,去洗澡,我带你过去。”

    陶醉应了,就跟李易说一声。随后,她起身拿衣服,她脚后跟还有疼,还有一想到洗手间那样。

    陶醉其实都不太想洗。

    但是不洗又不行,硬着头皮走出去,秦老师已经洗好了,身上穿着薄外套跟长裤长衣,看到她出来,说:“我在外面给你看着。”

    “好的,谢谢老师。”

    洗手间是镂空的,洗澡可以直接看到天空,非常没有安全感。陶醉就着一点灯,脱衣服,舀水。

    知道秦老师在外面,陶醉还好,速度比平时快一些,最后一点水往身上倒去,一阵风吹来,陶醉瑟缩了一下,站起来赶紧拿毛巾擦拭身子,扯下睡衣套上,里面黑乎乎的,那一点灯亮没什么用。

    她穿好后,拉开门,冻得手指都有些发青。

    秦老师转身,一把握住她的手,说:“你怎么才穿这么薄的睡衣啊。”

    陶醉瑟缩道:“我忘记拿外套了。”

    “你这孩子。”秦老师揽着陶醉的肩膀,往房子走去,一进门,没有风了,陶醉才觉得舒服些。

    她进了房间,扑在床上,抱着棉被,狠狠地舒了一口气。

    “哇,舒服。”

    秦老师给她擦拭头发,说:“早知道叫你别洗头了,可以明天下午洗。”

    到了这地方,生活节奏全变了,要适应环境去寻找节奏,也难怪秦思思那样的千金小姐受不住。

    陶醉这样不声不响的,不抱怨的,真的很难能可贵了。陶醉坐起来,坐到椅子上,自己擦着头发说:“以后就下午洗吧,晚上真的太冷了。”

    手虽然回暖的,但是肩膀跟腿还抖着。秦老师拿了一旁的外套给她披上,说:“你这个样子,发个微博吧。”

    说着,她拿起手机,对着陶醉拍了一个视频。

    陶醉刚洗了澡,眉目漂亮,完全素颜。

    视频发上微博后。

    不少人注意到陶醉所在的环境,纷纷问她是不是在虎兰山,陶醉都没回。但是官方那边倒是回了他们。

    于是陶醉受到了观众的一致好评。

    黎城。

    秦思思看到微博上夸陶醉的,脸色黑如锅底,她站起身,看了眼楼下,楼下又聚集了一大堆的记者。

    她之前跟经纪人说了,她回头上虎兰山呆个一个月,她的形象越好,陶醉就会被骂得更惨。

    现在。

    这话实现了。

    却是反过来的,陶醉上了虎兰山后,每一条信息发出来,就有无数的观众骂她,有无数的记者堵她。

    她抓着窗帘的手,狠狠地用力,泛白。

    【秦思思,你看看人家陶醉,说去就去,连个微博都不发,这次还是人家官方微博发的。】

    【人比人气死人哦,上个月的这个时候,你在京都买东西吧,然后发相片骗我们,你在赏月。】

    【对,我们都被她骗了当时。】

    【还卖人设的。】

    【根本就吃不了苦,小三的女儿就是小三的女儿,格局也不过如此。】

    【垃圾秦思思,呵。】

    【太辣鸡了,你连给陶醉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每一句评论,都像利剑一样,捅穿秦思思的心口,她拽着窗帘,屋里没有开灯,一片灰暗。

    今晚耙场有比赛。

    李易站在一旁擦拭黑色的射击枪,嘴里叼着烟,眉眼冷硬。几个少爷们比赛完,靠在桌子上聊天。

    “看微博没?”

    “刚看,哎,这小姑娘长得不错啊,一点儿都不像秦海之那老头。”

    听到秦海之三个字。

    李易擦拭枪/支的动作一顿,随后修长的指尖抚摸着枪,又继续擦。

    他们聊天又传来。

    “素颜很能打啊,一看就皮肤很好,多大来着?”

    “好像是二十二岁吧。”

    “比秦思思要漂亮很多,那双眼睛像什么来着,狐狸眼....”

    “你那么关注干嘛?你想追啊?”

    “也不是不可以啊,在黎城大学吧?”三个男生笑倒一片,李易的动作又是一顿,随后,他拿开嘴里的烟,弹了弹烟灰,又放在唇角咬着,手敲了敲桌面。

    对面三个男生看了过去,“李易哥?”

    三个人一头雾水。

    跟前的男人掀起眼眸,沉沉的,他说:“手机我看看。”

    其中一个顿了顿,哦了一声,把开着微博页面的手机递给李易,李易放下枪/,接过来,另一支手拿下烟,一边弹烟灰,眼眸看着屏幕里的视频。

    陶醉穿着黑色的睡裙,头发在擦,十分凌乱。但是红唇艳艳,眉眼如画,肌肤在环境的衬托下,白得如玉。

    李易安静看了几秒,后点了下面的“取消关注。”

    随后,又把手机扔回桌子上,他咬着烟吸了一口,看着对面三个男生说:“她现在是我在照顾。”

    “你们想追?”

    三个少爷们一愣。

    彼此对视,中间那个看到了取消关注四个字后,瞬间明白了什么。他笑了笑,说:“哥,不跟你抢。”

    “真的,不敢。”

    其余两个人也纷纷承诺:“怎么敢跟您抢呢,绝对不敢,我以后见到她,喊嫂子,行不行?”

    李易挑眉。

    没说行,也没说不行。

    他把射击枪递给那中间的少爷,“你还有一场。”

    “哎哎哎――”那少爷拿走了枪,赶紧跑了。

    其余两个也跟着跑,但是三个人估计是第一次被李易威胁,在前面嘀咕道,“不是,李易哥怎么会喜欢这种年纪那么小的?”

    “就是,我们居然还被威胁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周扬手插在口袋里,笑得吊儿郎当,踢了下桌子说:“李易,你的脸呢。”

    “居然威胁年轻的少爷们,还是为了一个女人。”

    许殿在那边擦拭眼镜,听到这话,笑了起来,“丧心病狂。”

    不少人都往这边看。

    李易冷笑一声,他拿起一旁的枪,对着周扬,说:“你都可以不要脸,我就不行?”

    周扬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半响,他啧一声,拿起一旁的枪,抵住李易的枪头,两个人对视着,无声暗流。许久,周扬冷笑:“半斤。”

    李易:“八两。”

    后两个人同时收手。

    但过了一秒,李易拿起打火机,点烟,跟周扬说:“我比你要简单一些。”

    周扬:“......呵。”

    许殿在那边笑得肩膀抖。

    看戏时是真爽。

    陶醉睡前,收到李易发来的微信。

    【注意身体,别感冒了。】

    陶醉回了好的,随后就躺下睡觉,新地方,她有点不习惯,而且外面风声很大,山缝里夹着风似的。

    她翻个身,又把灯开了。后来,就着灯睡,迷迷糊糊。一直睡睡醒醒地,就这么到了早上,这边的人都早,陶醉只觉得天没亮,就有人走动说话。

    她坐起来,感觉有点冷,她拿起外套披在肩膀上,拉开门。

    就看到秦老师几个已经坐在外面吃早餐了,看到她,立即道:“昨晚看你睡那么晚,就想着让你多睡一会儿。”

    陶醉觉得有点头重脚轻的,但是她没表露出来,她笑笑,打招呼,“早上好,村长早上好。”

    村长在舀粥,听到后,点点头,态度跟村民一样,都不是很热情。还是秦思思那个后遗症,上个月他们做好了准备,准备迎接秦思思她们入住这里,谁知道,准备那么久,最后却人都见不到。

    这个月他们不想费心思了。

    陶醉回了房间,换了衣服,但是感觉还是冷,她又打了一个喷嚏,早上要试吃产品,吃过早餐。

    陶醉坐在沙发上,跟秦老师她们试产品,制定直播方案。

    一个早上浑浑噩噩就过去了,陶醉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可是想不起来,她还去帮村民做饭。

    村民看到她都不太想理,一个大姐拉了她说,“你还是坐着吧,你们这些娇生惯养的,做不来这些事情的。”

    陶醉笑笑,说:“我也不娇生惯养,只是我们生活环境不一样。”

    “是吗。”大姐都不信。

    陶醉头晕得厉害,也不想去争这些了,今天没有休息时间了,吃过午饭后,设备就架了起来,要开始干活。

    这是陶醉顶替秦思思即将要打响的第一/炮。

    秦老师作为经纪人,很紧张,她一个早上都忙得团团转,也没多注意陶醉的状况,没发现陶醉没什么精神。

    陶醉自己上妆的,为了呼应产品,她化了一个暖橘色的妆容,换了一条得体的裙子,看起来精神好多了。

    她喝了一大杯水,走了出去。

    来到了镜头后。

    这次不准备椅子,站着直播,跟前就是一张很大的桌子,上面全是准备好的产品。秦老师上前又重复了一下方案。陶醉点头勉强记着,这时,她看到手机上的时间,才突然想起来,这是第二天。

    考虑的第二天,而距离那个最后一秒,已经过去一个早上了。

    她下意识地去看微信。

    微信空荡荡。

    李易没有发任何信息给她。

    这老男人是不是生气了?

    陶醉又揉了揉额头,秦老师拍了下她肩膀,“快,准备。”

    陶醉只得把手机放下,看向镜头,这地方就是山,不远处就是悬崖,环境很美,天地很辽阔。

    她渺小得像是装不进这辽阔的地,陶醉觉得自己更难受了,似是出现了幻觉,她看到了李易。

    她想告诉李易。

    哥哥,我有点冷。

    “陶醉,可以开始了。”秦老师弹指。

    陶醉回神,再看刚才看的那个地方,压根就没有李易的身影,她立即打起精神,笑着挥手,“大家好,我是陶醉,我又来了。”

    “蹬蹬蹬,你们看,这是什么地方?是不是很漂亮,是不是离天空很近?哈哈哈,没错,我在虎兰山。”

    “这边的柑橘味道真的太好了,我吃给你们看,你们随意细品。”陶醉说着,就拿起切开的柑橘,对着镜头吃起来。

    “我吃,你们感受一下,这个甜味――”

    今天观众格外多。

    爆满那种。

    幸好网络优化过,此时还能扛得住。

    很多人在夸陶醉。

    【哇,醉醉,你真的去虎兰山了,看你吃我都觉得好甜啊。】

    【哈哈哈哈哈看看她那个拽样,真是熟悉的感觉啊,我去下单啦。】

    【一直等着这一天呢,小醉醉你真是个好主播,以后我就是你的铁粉了。】

    【秦思思算个屁啊。】

    陶醉看到这话,挑眉笑道:“是啊,她算个什么东西啊。”

    她毫不掩饰对秦思思的厌恶,如果不是秦思思,这些村民不会是那样的态度,她呼一口气,继续直播。

    但是头真的很晕,她无意中触到自己的额头,才发现――似乎有些烫。

    陶醉拧眉。

    张了张嘴,想说话,眼前突地一黑。

    她心想,我得摔死了,摔个狗吃屎――

    这时。

    一双大手搂住了她的腰,将她抱了起来,陶醉胡乱地伸手,下意识地去抓那个人的手,却抓到了一块想锁骨的地方,那里有一个疤痕。

    陶醉强撑着睁眼,对上一张冷硬的俊脸,李易低头,薄唇贴在她额头上,许久,他嗓音又冷又急。

    “你发烧了。”

    接着,他对其余的人说:“停播。”

    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陶醉这才反应过来,“哥哥――”

    我又冷又晕。

    她把脸埋在他肩膀。

    李易拦腰把她抱起来,走向她的房间。

    现场一片混乱。

    陶醉却还惦记着,她说考虑两天的时候,她的手勾啊勾,勾住他的脖子,软软地道:“我跟你说...”

    “我认真考虑过了。”

    说着,她松了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软绵绵地说:“你当我男朋友,是可以的。”

    李易脚步微顿,看着怀里满脸烧得通红的女孩,半响,他低声道:“哦?那..谢谢了?”

    “客气。”

    李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