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狂鳄豪雄 > 正文 第一章 姜芃,你完了!
    第一章

    泰国,多猜市。

    夕阳的余晖洒在大地上。

    街旁树荫下停着一辆灰色的吉普车,一个中年男人正斜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虽然已经步入中年,但是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沧桑只有眼角些许的皱纹,反倒给他的容貌更添上一抹深邃。

    “叮铃铃——”

    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中年人的身子微微动了一下,睁开有些疲惫的双眼,掏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芃哥,出事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有些急促的声音,说的一口蹩脚的普通话。

    “潘达,你们现在应该在卸货吧,出什么事了?。”中年人坐直身子,揉了揉眼睛,清了清嗓子,问道。

    “是啊,芃哥,就是桑切斯那一批阀门,这个外国佬真不是个东西,又变卸货地址,这次又急的不行,叉车还开不进来,兄弟们只能徒手卸货,刚才有人不小心失手,被阀门砸了。”电话那头的潘达说道。

    “是谁?”姜芃将手机插在手机支架上,一边调成免提,一边带上墨镜,发动起了车。

    “是西莱,我刚把人送到医院了。”潘达回答道。

    “位置发给我,我马上到。”姜芃说完,挂掉电话。

    很快,潘达就发来了医院的定位,姜芃一脚油门,朝着医院的方向开去。

    ……

    “芃哥!”姜芃刚走进医院,一个皮肤黝黑的精瘦汉子就走了上来。

    平头,穿着一件黑色T恤,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手里还拿着一堆单据,显然是忙活了半天。

    “西莱怎么样了。”姜芃拍了拍潘达的肩膀,问道。

    “有点糟糕,正在准备手术,可是……”潘达突然扭捏起来,满脸急的黑红。

    “费用问题吗?”姜芃一下子就察觉到了潘达的难处,开口问道。

    潘达低声说了几句,夹杂不少泰语,能说几句汉语对这个泰国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姜芃在多猜市混的时间也不短,泰语大致懂一些,潘达说的话基本听明白了。

    医院见西莱穿着简陋,怕他交不起手术费,一直拖着不手术。

    而那几句泰语,都是通俗的咒骂词汇。

    姜芃没有多说什么,让潘达带自己去缴费。

    手续办的倒是很快,一共是18643泰铢,姜芃付完了钱,西莱马上就被送进了手术室。

    “其他兄弟们呢?”坐在手术室外,姜芃冲潘达问道。

    “还在卸货,这会应该差不多了。”潘达老老实实地说道。

    姜芃还想问什么,手机突然响了,看着来电显示,姜芃的眼神立马就冰寒起来。

    “你好,桑切斯先生。”姜芃的声音有些冰冷。

    “哦,我亲爱的Mr.姜,怎么了,听起来你好像不太高兴。”电话那头的声音充满调笑。

    “还好。”姜芃回答道。

    “我正要问你呢,你手下的人工作效率怎么如此低下,一个下午的时间,货还没卸好。”桑切斯的声音慢慢严肃起来。

    姜芃听了这话,火气顿时就上来了,这是恶人先告状啊。

    “桑切斯先生,你不断更改卸货地点,卸货时间,已经将近半个多月。今天又变更地点卸货,要求紧急,还不能用叉车,这批阀门有不少口径相当大的,我的人只能徒手卸货,刚刚有人被阀门砸伤了,已经送到医院了。”姜芃冷声道。

    “Mr.姜,你是什么意思?顾客就是上帝,为顾客服务难道不是你们的职责?”桑切斯的声音也冷了起来。

    “那也要看是什么人!桑切斯,这半个多月的港口费,船舶费,船舶电台占用费我会跟你算清的,还有我手下的医药费,我会把发票打给你的,希望你能及时汇款。”姜芃毫不留情地说道。

    “你做梦,你休想在我手上得到一分钱。”桑切斯终于撕下了虚伪的面具,歇斯底里地叫喊着。

    “你确定吗?桑切斯先生?”姜芃突然笑了,声音也柔和起来。

    听到姜芃语气转变,桑切斯有些心慌,但他嘴上依旧强硬地说道:“不仅如此,原本剩下的30%运费你也休想要了。”

    “你真当我好欺负吗?”姜芃反问道。

    “有本事你自己来拿钱啊,想让我给钱,做梦。”桑切斯嘲弄道。

    “那好,希望您不要后悔,古德拜!”姜芃挂了电话,脸色有些阴沉。

    他瞥了潘达一眼,看的潘达有些心慌。

    “你在这守着,等我消息。”姜芃站起身,戴上墨镜,快步离开。

    潘达刚想抬头说什么,姜芃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上了吉普车,掏出手机,姜芃犹豫了一下,打开了微信。

    微信的聊天区域,置顶的是一个卡通头像的人,备注则是“女儿”。

    姜芃点开聊天框,敲下了一行字。

    “小湖,爸爸晚上有事,可能晚点回来,你记得按时吃饭睡觉。”

    等了一会,没有恢复,姜芃叹了口气,拨通了一个号码。

    “文生,这会忙不?”姜芃开着免提,驾驶着吉普车问道。

    “怎么了,芃哥,你说?”电话那头是一个清亮的男声。

    “帮我查一个电话,看能不能定位他的位置。”姜芃问道。

    “你说。”文生不紧不慢地说道。

    姜芃将桑切斯的电话号码报了过去。

    “可以,但需要一点时间。”文生看了电话号码,回答道。

    “正好,我还要去你那里拿一些东西。”姜芃随口说道。

    “怎么了?有事吗?”文生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事,给一个不开眼的家伙上上课。”

    ……

    兰斯酒吧,是多猜市数一数二的消费场所,在这样一个码头城市,能找乐子的地方可不多。

    晚上十点,正是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时间,伴随着DJ动感的音乐,密密麻麻的人群在舞池中扭动。

    姜芃坐在一处角落,面前是一杯啤酒,但他却一口没动,安安静静地坐着。

    姜芃虽然已经四十岁了,但面容深邃,成熟稳重,加上眼角的沧桑,简直就是少女杀手,坐了不到半个小时,已经有不少女人主动过来邀请姜芃共舞或者共饮了。

    姜芃不是来找乐子的,懒得理会这些人,所以也换了好几处位置,来到一处视野开阔的角落。

    他的目光一直在二楼的包间外徘徊,目标很明确。

    终于,在一名服务员送完酒水后,姜芃瞟到了屋子里的某一个肥硕的身影。闪过

    不再犹豫,姜芃立马起身,准备上楼,殊不知,自己起的太快,不小心撞到了路上一个人。

    “对不起。”姜芃下意识地说出了汉语。

    被撞的那人“咦”了一声,有些诧异。

    姜芃抬起头,才发现自己撞到了一个美女,身材高挑,略施淡妆,一头披肩大波浪,浑身散发着阵阵香气。

    感受着对方的青春气息,姜芃微微有些失神,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你会汉语?”那个女人的开口问道。

    “嗯。”姜芃含糊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中国人吗?没事,我自己也没注意。”女人回答道。

    “嗯,是的,打扰了。”姜芃低下头,又道了一次歉,带上墨镜,快步走开。

    女人看着匆匆离开的姜芃,又砍了姜芃桌上没有动过啤酒,饶有兴趣地笑笑,低声说道:“好一个古怪的人。”

    姜芃来到二楼,很快就锁定了自己的目标。

    “Doyouneedanyservice?(请问需要服务吗?)”姜芃敲了敲门,用还算流利的英文说道。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传来,房门被打开,是一个带着墨镜的黑衣人。

    一股浓郁的酒气铺面而来。

    “Getout.Idontneedit,understand?(滚,我不需要,懂?)”

    那人的话还没说完,姜芃把黑衣人一推,就快步走进房门,随即反锁。

    屋内杯盘狼藉,一个肥硕的白人正搂着两名小姐喝着酒。

    刚刚打开房门的黑衣人看着带着墨镜的姜芃,立马开口问道:“whoareyou?”

    说话间,他的拳头已经抡了过来,所谓的问话也只是一个幌子。

    但是姜芃的速度更快,一只手挡住对方的拳头,将其拨向一侧,旋即一拳打在了那人的小腹。

    姜芃二话没说,一拳打在那人小腹。

    那个黑衣人立马痛叫一声,弯下腰捂着肚子。

    姜芃又是一肘打在那人脊背上,黑衣人立马瘫倒在地。

    “啊!”

    屋内的小姐顿时尖叫起来,飞快地站起身,齐刷刷地跑到角落里。

    另外两名黑衣人见状,立马起身冲了过来。

    姜芃二话没说,随手抄起桌上两个酒瓶,一人一个,给两个黑衣人开了瓢。

    “我还以为是保镖,没想到是一群酒囊饭袋。”看着捂着头倒在地上的两个黑衣人,姜芃冷笑着,目光看向了那个肥胖的身影。

    “你,你是谁?”桑切斯的声音有些颤抖,屋内灯光灰暗,他一时间,还没有认出姜芃。

    姜芃摘下墨镜,嘴角扬起,开口道:“桑切斯先生,我们现在可以好好谈一谈了。”

    “姜芃!”摘下墨镜的姜芃立马被桑切斯认出来。

    看到是姜芃,桑切斯的底气稍微足了一些,他轻咳了一下,掩饰自己的慌张,随即强装镇定说道:“MR.姜,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有事我们可以在公司里谈啊,何必在这种地方见面呢。”

    姜芃呵呵一笑,慢慢靠近桑切斯,缓缓坐下,搂住了桑切斯的肩膀,开口道:“桑切斯先生,想要见你一面真的是太难了,没办法,我只能出此下策。”

    桑切斯的右手不动声色地移动着,不敢有太大的动静怕被姜芃发现,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滑落,桑切斯心如擂鼓。

    终于,摸到了那冰冷的感觉,桑切斯松了一口气,不禁冷笑起来。

    “姜芃,你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