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大佬撕了炮灰剧本 > 0126 她这回死定了
    ,最快更新重生后大佬撕了炮灰剧本!

    安静得落针可闻的大殿里,群臣们都在暗暗等待着傅元朗的反应。

    其中一些人,更是暗藏激动,期待着傅元朗跟墨御天针锋相对,彻底撕破脸。

    傅元朗坐在龙椅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底下人的反应,突然笑了一声:“宁爱卿以为,摄政王说得可对?

    说起来,宁爱卿和皇姐曾经还有婚约。自皇姐去后,宁爱卿这十年来一直守身如玉,不愿另娶他人。

    这顾氏女,长得倒和皇姐极为肖似。宁爱卿见了她,可有什么想法?”

    宁修面无表情,并未去看傅元蓁,只是冷冷说道:“昭华殿下已经仙逝,这位姑娘便是长得跟昭华殿下一模一样,也不是她。”

    傅元朗勾了勾唇,笑容嘲讽:“这么说,宁爱卿觉得摄政王说得不对?她该下跪吗?”

    宁修却说:“臣以为,摄政王所言确有道理。这位顾姑娘虽不是昭华殿下,可她的脸确实容易让人生出误会。

    臣请陛下给她一份恩典,让她无需下跪。只是……”

    说到这里,他突然话锋一转,“摄政王肆意击伤朝廷命官,此举不可轻饶。还请陛下严惩,以儆效尤。”

    傅元朗笑吟吟地看向墨御天:“摄政王可都听见了?宁爱卿让朕严惩你,你可有什么想说的?”

    霎时间,臣子们纷纷朝墨御天看去,想看他会怎么做。

    傅元蓁也忍不住朝墨御天看去。

    墨御天察觉到她的打量,忍不住勾起了唇角:“本王的确有话要说。”

    ……

    同一时间,淑华长公主府。

    傅宜薇懒洋洋地靠在一名俊美男子怀里,任由男子为她捏肩。

    屋里烧着地龙,不仅不冷,反而还有些闷热。

    傅宜薇突然有些烦躁。

    她阴沉着脸色,不悦地对慕宁说:“你去外头问问,宫里可有新的消息传回来。”

    “是。”

    慕宁轻轻应了一声,很快领命而去。

    他走后,傅宜薇还是觉得烦躁,便对身后的男子说:“拂宁,你帮本宫按按头。”

    她身后的男子立刻举起双手,十指柔软却又灵活地为她按着头上的穴位,帮助她放松。

    他轻声问道:“殿下可是担心?”

    “本宫有什么好担心的?”傅宜薇并不愿意承认,她不屑地冷笑,“顾家那小贱人已经入了宫,她这次死定了,没人能救她!”

    母后可是亲自发了话,傅元朗也答应了。

    更何况,那贱人生得像极了傅元蓁!

    傅元朗若是见了她,怕是比谁都恨不得送她去死!

    哪里会容她活着?

    “殿下所言甚是。”拂宁轻笑,“既如此,殿下又何须烦心?”

    “本宫只是最近不太舒服罢了,何时为她烦心了?一个命如草芥般的小贱人罢了,哪来的资格让本宫烦心?她也配!”

    拂宁不再多言,只轻柔地为傅宜薇按摩头部。

    没多久,离开的慕宁走了进来。

    傅宜薇立刻问道:“宫里可来了消息?”

    慕宁小心翼翼地说道:“宫里尚未有消息传来,许是要再等等。”

    傅宜薇当即大怒:“哼!定是墨御天那条疯狗又在从中作梗!本宫就不信,他这次还能护住那小贱人!”

    她明显是气坏了,吓得慕宁跪在地上,一个字也不敢说。

    倒是傅宜薇身后的拂宁突然笑道:“殿下何须为那起子小人大动肝火?依奴才看,既然那墨御天让殿下如此生气,殿下何不给他一个教训?”

    傅宜薇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

    拂宁继续笑道:“奴才只是想到了一个主意,殿下可要听听?”

    傅宜薇立刻催促他:“你快说。”

    拂宁便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奴才觉得,殿下可以这么做……”

    傅宜薇听着他的建议,脸色不断变化,最后好心情地勾住他的下巴,在他唇边亲了一口:“你这个法子不错,本宫没白疼你一场。”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说完,她朝慕宁勾了勾手指:“慕宁,你过来。”

    慕宁立刻来到傅宜薇面前。

    傅宜薇抓住他的衣袖,直接将他拉到近前,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道:“你去安排人,去外面放出消息,就说……听明白了吗?”

    慕宁耳朵红了红,不安地问道:“可是宫里尚未有消息传出,若是出了变故……”

    “你觉得能有什么变故?”傅宜薇不屑地冷笑,看向慕宁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不满。

    她一脚将慕宁踹开,嫌弃地说道:“你呀,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太小。那小贱人已经入了宫,你莫非以为墨御天还能护得住她?还是说,你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慕宁惊恐地跪在地上:“殿下息怒,奴才这就去办。”

    傅宜薇嫌弃地冷哼:“还不快去?”

    慕宁连忙退了出去。

    等他一走,拂宁便说道:“殿下可是生气了?慕宁哥哥胆子是小了些,绝不是故意违抗殿下的意思,殿下可莫要往心里去。”

    “哼,他现在是越来越没用了。”傅宜薇不满地说了一句,感受着头上传来的温柔按压,又忍不住说,“还是你好。以后他的差事,就由你去做吧。”

    拂宁眼神一闪,嘴上却说:“可是奴才只想在殿下身边伺候。”

    傅宜薇便又说道:“罢了,既然你这么说,那本宫就再给慕宁一个机会。若是他这次把事情办砸了,以后就由你来做。”

    拂宁笑了笑:“奴才相信,慕宁哥哥定能办好这件事,殿下只需等好消息便是。”

    傅宜薇得意地笑起来。

    ……

    皇宫,承天殿。

    墨御天朗声说道:“王御史欺君罔上,目无法纪,强纳良家女为妾,且纵容亲族霸占良民田产,实在罪大恶极,辜负了陛下的信任。

    可他竟不知悔改,还对昭华殿下不敬,当着陛下的面行狂妄之举。本王不愿看陛下继续受他蒙蔽,这才愤而出手,帮陛下铲除这奸贼。”

    倒在地上的王御史听到这话,突然又吐了一口血。

    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的。

    吐过血后,他立刻大喊冤枉:“陛下,臣冤枉啊!摄政王执意包庇这顾氏女,恐怕与其关系匪浅,陛下明鉴哪!”

    傅元朗眯了眯眼,再次看向傅元蓁。

    突然,他意味不明地问道:“你害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