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爸是大佬带球跑的小娇妻 > 第 70 章(分享给你)
    托这综艺节目的福,#顾西尧儿子池映秋#又得上热搜。

    大家也算见识了八卦女主持的威力,哪怕顾西尧严防死守,还是被诈出了不少消息。

    他可能是破罐子破摔了,哪怕女主持人问他:“西西的理想型是谁呢?不知道是我们三位女主中的哪位漂亮女生?”

    顾西尧一脸淡定的回答:“是秋秋。”

    众人:啊啊啊啊啊啊!

    这就很过分了,拿一个孩子来档枪,顾小狗你过分啦!

    女主持十分无奈的说道:“很好,我们万万没想到,西西竟然给自己找了一个童养媳。秋秋快离他远一点,这个人过于危险。”

    池映秋:……

    池映秋觉得自己不发威,这个八卦小姐姐大概不知道什么叫熊孩子的威力。

    熊孩子一脸纯真的说道:“漂亮姐姐你为什么不问秋秋喜欢谁呀?”

    女主持一听这孩子嘴巴这么甜,立即十分感兴趣的问道:“哦?小宝贝也有喜欢的人啦?不知道秋秋喜欢谁呀?你们幼儿园是不是也有漂亮的小妹妹?”

    池映秋神秘一笑,说道:“秋秋最喜欢丁一岩哥哥呀!”

    女主持:……

    台下随即传来一阵热闹的哄笑和嘻闹声,女主持一脸震惊的看向池映秋,说道:“天哪,你这孩子……是不是想抢我饭碗?快说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坏呀?”

    因为丁一岩是这位女主持的绯闻男友,经常有新闻拍到他们同进同出,只是他们一直没有公开回应过。

    不过后来他们分手了,因为丁一岩劈腿一个女团成员。

    顾西尧偏偏跟着一唱一和的说道:“小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秋秋应该是真的喜欢一岩。”

    台下已经笑疯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女主持被两名嘉宾给摆了一道。

    她一脸无奈道:“果然上阵亲兄弟,打虎父子兵,你们父子俩一唱一和也是绝了。”

    整个节目录完了,主持人都开始怀疑人生。

    本来是她想在顾西尧的身上挖点料出来,结果被池映秋联合顾西尧把她的底裤都给扒光了。

    竟然莫名奇妙的承认了恋情,还当着众人的面展示了男方送的钻石项链。

    直到整个节目结束,她才发现自己是不是被那小家伙给绕进去了。

    池映秋其实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想帮顾西尧挡一挡,结果女主持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底给透了个精光。

    好在这对她来说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上一世的剧情其实对她挺不利的。

    男方甩了她不说,还从不承认曾和她在一起过。

    搞的姑娘挺被动的,一直被说扯着丁一岩炒作还说她是第三者插足。

    现在承认了恋情也好,以后被甩了,至少有个谴责的点在。

    台下当观众的众人也是不住捂脸,初寒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怎么生了这样一个天生的小孽障。

    但你说他有什么心眼儿,却又看不出什么。

    毕竟他才四岁,一个四岁的孩子,能有什么心眼?

    反倒是逗的满场的观众开怀大笑,纷纷觉得秋秋这个孩子简直太可爱了。

    童言无忌跟脱口秀似的,场中的氛围越来越轻松。

    谢渠笑出了泪花,摘下眼镜了擦了擦,对一旁的云丛霁说道:“你这个侄子简直绝了,我没想到他还有当主持的天赋。”

    云丛霁也笑的不行,说道:“秋秋这张小嘴巴,一般人还真说不过他。”

    散场后那女主持人说什么也不想让池映秋走,拉着谢渠想把人留下:“怎么办我突然有种想要生个儿子的冲动,你这是从哪儿找来的宝贝?干脆别当演员了,跟着我当主持吧!”

    谢渠指了指台下,说道:“那是人家亲爸,怕是你留不住啊!”

    女主持朝台下看了一眼,瞬间呆住了。

    别人她不认识,初寒霖她有幸见过一面。

    真是做梦都没想到,竟然是这位大佬的儿子。

    于是朝谢渠v了一躬,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配。”

    散场后众人一起上了池映秋的保姆车,谢渠兴高采烈的说道:“这个节目至少得上三个热搜,#顾西尧亲儿子#、#王瑶被刁难#、#天生小绿茶#……”

    池映秋:……

    这么早就暴露自己的属性,是不是不太好?

    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我还是个孩子,我什么都不懂!

    云丛霁却觉得挺好的,他就喜欢秋秋这股子机灵劲儿。

    小孩子不能太娇弱,否则容易受欺负也容易被摧毁。

    他随手将那个手包递给了谢渠,说道:“差点忘了,这个还你,清点一下少没少什么东西。”

    谢渠的脸色变了变,接过包后对云丛霁笑了笑,说道:“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肯定没有少,谢了啊!”

    云丛霁道:“不用这么客气。”

    但是他一想到谢渠包里那个小玩具,就有些不自在,甚至有些喉头发紧。

    他对谢渠的印象,真的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一样。

    其实主观印象,还是他那张过于好看的脸。

    他第一次见谢渠的时候,对方穿了件小洋装,还戴了枚黑色的单侧耳钉。

    一打听才知道,自己给自己的戏客串上了,演一个花花公子。

    别说,就他那张脸,再痞笑一声,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花花公子。

    但他又不花,和自己同岁,感情史简单到甚至不需要纸。

    他以为谢渠应该是把所有的精力都献给了事业,谁能想到他还有精力用飞机.杯。

    果然主观印象害死人,此刻他的脑子里全是那个飞扬的粉蓝色包装盒。

    而且他好像看到牌子了,忍不住想试试。

    云丛霁觉得自己不对劲,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明察秋毫的池映秋也看出了大伯伯的不对劲,他看看大伯伯,又看看谢老师,问道:“大伯伯,谢老师脸上写字了吗?”

    云丛霁立即收回了自己的眼神,说道:“没有!我只是……在走神。”

    谢渠也朝云丛霁看了过去,这个比那个更心虚。

    他不知道云丛霁是不是看过了自己包里的东西,总之就很尴尬。

    然而云丛霁在接触到他的眼神后,瞬间把头低了下去。

    这下他终于确定了,云丛霁肯定偷看了他的包。

    想不到他堂堂云家大少爷,竟然会偷翻别人的包!

    但是这件事也不能怪他,谁让自己不小心把东西落在了他的车上。

    云丛霁也表示冤枉,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它们是自己掉出来哒!

    说起来也是孽缘,要怪就怪秋秋爸爸做饭太好吃,吃完发现时间太晚,没有了回城的公交。

    而自己的车又限行,只能蹭他的车回去。

    云丛霁勾了勾侄子的鼻子,说道:“没有,大伯伯只是觉得你谢老师长的好看,所以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池映秋:……大伯伯我觉得你在玩火。

    上一世你们俩一个赛一个的牛,四十岁了都还单着。

    真不知道事业对你们来说有多重要,连搞对象的时间都没有。

    只记得大伯伯说他是无性恋,谢老师说他嫁给了事业。

    大伯伯是不是无性恋他不知道,其实谢老师还是对爱情有憧憬的。

    只是他太过完美主义,是宁缺毋滥的那种人。

    不过上一世他们也没有太多的交集,大概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

    如今因为池映秋的缘故,才开始多打了几次交道。

    池映秋的内心又是嘿嘿一笑,开口说道:“大伯伯是想让我的谢老师做我的大伯父吗?”

    满车的人:???

    唯有宝宝的表情还是一脸懵懂,一副我什么都不懂我童言无忌的模样。

    池谨轩一把将他搂进怀里,说道:“宝宝,这些你都是跟谁学的?”

    池映秋眨巴着眼睛,说道:“电视上演的呀!”

    云丛霁清了清嗓子,说道:“轩轩,以后少给他看点电视……”

    池谨轩也是满脸的无奈,说道:“好,我尽量控制着他看电视的内容。”

    谢渠却是一脸的坦然,说道:“那倒也不必,毕竟现在的孩子接触的东西多,如果你什么都给他屏蔽了,反倒是让他失去了评判是非的能力。”

    池映秋委屈巴巴,说道:“爸爸你不是说让大伯伯早点结婚吗?那让我的谢老师做我的大伯父不好吗?”

    云丛霁更头疼了,自家大侄子简直给他出了一个世纪难题。

    只得无奈的对谢渠说道:“小孩子胡说八道的,你千万别放到心上。”

    谢渠倒是很镇定,说道:“没关系,秋秋一直都是这样,天真里透着几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

    池映秋:……

    他有吗?

    保姆车先去送了谢渠,又开回了云家。

    初寒霖给池谨轩发了条信息,告诉他自己到家了。

    池谨轩很给面子的给他回复了一条:“嗯。”

    对方开心的又连发了好几条。

    池谨轩无奈,又给他回了一条:“晚安。”

    对方没办法,只好也回了一条:“晚安。”

    云丛霁今天没有去弟弟那里蹭住,而是回了前院自己的房间。他在前院的房间比较大,内外足有五六十平米。

    泡完澡后他便拿了一本商报随手看了起来,看到一半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他拿起手机来看了一眼,竟是谢渠发来的:“睡了吗?”

    云丛霁的小心脏开始有些紧张,倒数了十秒后才回复:“刚刚泡完澡,你呢?还没睡?”

    对方有两分钟没回复,云丛霁看了三次手机。

    第四分钟,对方终于回复了:“这个挺好用,好东西分享给你。”

    紧接着,对方便给他抛过来一条链接。

    云丛霁皱眉,怎么还给他发链接了?

    于是他便点开了那条链接,打开后在主页上看到了一个粉蓝色精美包装造型,广告语是:爽到无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