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爸是大佬带球跑的小娇妻 > 第 71 章(机密文件)
    纠结了一路的谢渠决定坦然面对这件事情,不就是一个小玩具么谁还没有生理需求了?

    而且都是男人,男人肯定更理解男人,不如坦然面对这个小尴尬。

    谢渠坦然,云丛霁却没办法坦然。

    他一脸便秘的想象着谢渠顶着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仙男脸,再看着眼前这条链接,根本没办法把这两种情况贴合到一起。

    憋了半天才回了一句:“谢谢,下单了。”

    在心内天人交战了许久,还是买了那个粉蓝色小玩具。

    他想买了以后大概率自己也不会用,因为他对这方面真的没有太大的需求,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无性恋者。

    倒不是他不行,是因为他真的……并不觉得自己急切的需求这样的发泄。

    他从里到外散发着佛系,冷静,自持,禁欲。

    他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X生活,但也觉得没什么不好。

    不会有孩子也没什么,他还有秋秋宝贝。

    下单也不过是为了谢老师的安利,并不是想用它。

    带着这样的想法,云丛霁坦然的入了眠。

    池映秋这几天除了拍戏也没什么好说的,眼看着过年,剧组里也都洋溢着节日的氛围。

    屠翎也终于走出了消沉,在微博里公布了自己恢复了单身的事实,并公布了自己离婚的原因。

    他的前妻孙依依一时间成了过街老鼠,被网友们围追堵截。

    孙依依一开始还在网上和网友们开怼,并表示:“他长成这样,我能嫁给他,是看得起他!”

    网民们瞬间开始义愤填膺:“什么叫看得起他?你既然看不上人家,就别去招惹人家!自己看中了人家的家产,还不肯好好跟人过日子。劝你善良,不要把老实人当傻子欺负!”

    “天哪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人吗?之前屠翎对她多好啊!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你们没有看到重点吗?重点是金金不是屠老师的儿子,她是拿着不知道和谁生的孩子想骗屠老师的家产呢!”

    “有一个内部消息,不知道你们听说没有。其实这次屠老师离婚,是这女人自己作的。她请自己的闺蜜演了一场戏,说屠老师出轨。然后这女人就可以以孩子为要挟,让屠老师净身出户了。”

    “天哪不会吧?这么恶毒的吗?幸亏上天有眼,没有让屠老师跳进这个陷阱里!”

    “其实不是上天有眼,你们知道那天屠老师为什么没有着道吗?据说是小顾的儿子闹着要和屠老师换房间,小宝贝喜欢屠老师,什么都要和他混着用。结果那天晚上他们换了房间,那个女人刚好下手。结果她去捉奸的时候,就捉到了人家小宝贝父子俩,还把人小宝贝给吓哭了!”

    “啊竟然这么奇葩的吗?操这个女人真的绝了,不过小宝贝真是小天使,他是屠老师的贵人啊!那我们作为粉丝,应该去谢谢这个小宝贝。”

    ……

    池映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粉丝为什么又激增上百万。

    而且一群人给他留言说谢谢,还说祝他健康成长之类之类的。

    经纪人看过之后才说道:“屠老师的事在热搜上爆了,不知道是谁把他被前妻仙人跳的事给发了出去。现在全网都在抵制孙依依,都想让她把拿了屠老师的财物都吐出来。另一方面屠老师的粉丝也在感谢秋秋,说秋秋是屠老师的贵人。”

    贵人池映秋不敢当,但看着屠老师这些日子哪怕再消沉,也在努力拍戏的模样,他就觉得自己这件事没有白做。

    就在这时,池映秋的门被敲响了。

    池谨轩起身去开门,来人竟然是屠翎。

    他这段时间瘦了不少,一直在处理离婚的事,估计也挺焦心。

    孙依依一翻脸,往日的温柔小意就全都没有了。

    虽然她是婚姻过错方,但是也存在了五年的事实婚姻,说什么也要从屠翎的身上分到几成的财产。

    屠翎和她折腾了这么久,只觉得精疲力竭。

    昨天离婚终于告一段落,孙依依也没有占到太大的便宜。

    毕竟舆论上来说,她就已经落了下风。

    屠翎又对她再也没有任何感情,只求快刀斩乱麻,早点解决掉这个问题。

    池映秋一见到他,就一脸笑意的迎了上去,说道:“屠老师!今天是小年,我爸爸晚上包饺子,你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呀?”

    屠翎的手里抱了两只巨大无比的熊,对池映秋笑了笑,说道:“会不会太给你们添麻烦了?”

    池谨轩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说道:“怎么会?晚上我也会请谢导过来,小顾也会过来,有很多很多人,不过是多添一双筷子的事。”

    对于热爱生活的池谨轩来说,做饭是难得的解压方式。

    屠翎笑了笑,说道:“那就麻烦你们了。”

    看着原本性格开朗幽默的屠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池映秋也挺心疼他的。便上前抱着他的大腿说道:“我爸爸做的饭可好吃了,屠老师你就留下来吃饭吧!”

    屠翎没再拒绝,把两只大熊放到了房间客厅的沙发上,说道:“秋秋,老师今天过来是要谢谢你的。”

    其实他早就该过来的,但是离婚的事让他焦头烂额,再加上工作上的事也忙到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池映秋假装听不懂,歪着小脑袋说道:“为什么要谢我呀?”

    屠翎知道,小孩子的心中没有那么多是非,只是摸了摸他的头,说道:“因为你把沉睡的我唤醒了。”

    池映秋知道这是一个刮骨疗毒的过程,希望他能早日从那场失败的婚姻里走出来。

    池谨轩这会儿忙完了,也陪他在客厅里坐着,一边解围裙一边说道:“其实对于你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人生重新开始,一切都是新鲜和未知的,未来肯定能拥有更多的幸福。”

    屠翎对他笑了笑,说道:“你说的是,谢谢你们。”

    池谨轩也对他笑了笑,说道:“别这么客气,大家都是好朋友。”

    屠翎道:“我成立了一个基金,想以秋秋的名义来运营,想问问池先生的意见。”

    池谨轩摆手道:“屠老师的心意我们领了,但还是那句话,宝宝他不需要这些钱,屠老师要多为自己的未来考虑一下。”

    屠翎苦笑道:“其实,……我去医院查了一下,我患有很严重的死精症,怕是不会有什么未来了。虽然我很喜欢孩子,但我注定不会拥有自己的孩子。”

    池谨轩奇道:“为什么不会拥有?如果你真的喜欢孩子,可以自己生一个。一般死经症的男性,受孕机率都很高……”

    他清了清嗓子,看了一眼正在一旁看动画片的池映秋,小孩子大概是没听到心里去。

    屠翎尴尬道:“啊这……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一点,我从青春期起性向就是男女向。”

    池谨轩表示理解,他说道:“还是看你自己的选择,我只是说一个可能性。如果你真的特别想拥有自己的孩子,可以找一个男朋友,说不定很快就可以有了。”

    武行的屠翎虽然个头不高,但他真的是个武打小生啊!

    池映秋只觉得爸爸脑洞清奇,怕是屠老师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儿。

    然而屠翎竟还真的在认真考虑了起来,却忧心自己长的不够漂亮,怕是没有男的会喜欢。

    这时敲门声又响起,池映秋叭哒叭哒跑去开门,是谢渠来了。

    谢渠抬手就抱他抱了起来,看到屠翎后先是打了声招呼,说道:“太冷了太冷了,外面似乎要下雪。如果下大雪的话,我们第一场戏就可以补拍上了。”

    池映秋搂着他的脖子,说道:“顾西尧哥哥呢?”

    谢渠勾了勾他的鼻子,说道:“就知道顾西尧哥哥,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池映秋说道:“是呀是呀!我当然喜欢顾西尧哥哥了。”

    谢渠无奈一笑,不逗孩子了,对池谨轩说道:“今天小年,辛苦你又来请我们吃大餐了。”

    池谨轩道:“这算什么,就是可惜,我大哥又出差了,他现在在京城,没办法和我们一起聚聚了。”

    谢渠心道那真是太好了,幸亏他不用过来,我也不用尴尬。

    上次他big胆,把那小玩具的链接发给了云丛霁。

    这位禁欲的云家大少爷,会不会把他当成喜好潜规则的大流氓?

    其实他也并不重欲,只是有时候,压力太大,总想发泄一下。

    这会儿顾西尧也来了,他手里还拎了几个食盒,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初总让人送过来的,我刚好碰到了,就给带了上来。”

    池映秋凑到了顾西尧面前,对他笑了笑,用两个人都懂的手势比了个耶。

    顾西尧:……

    池映秋:上次说好了两根棒棒糖,你欠到现在。

    顾西尧:我不是没找到机会吗?主要你爸爸看的太紧了。

    池映秋:我不管我要吃棒棒糖QAQ~!

    顾西尧:好好好那你呆会儿去我房间拿可以了吧?

    池映秋:呵,这还差不多。

    谢渠探过头来,皱眉问道:“你们两个眉来眼去的干什么呢?”

    顾西尧立即把东西放到了餐桌上,说道:“没什么,有需要我帮忙的吗池先生?”

    池谨轩无奈道:“不如你还是叫我名字吧?你总是先生先生的叫我,弄的挺生分的。”

    顾西尧想了想,说道:“那我叫您……哥哥?”

    池映秋:……别了吧?那我叫你什么?我可不想叫你叔叔。

    池谨轩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无奈的嗤笑了一声,说道:“还真是不好办啊!”

    说着他便把刚刚煮好的饺子端上了桌,香喷喷的三鲜虾仁水饺,也是池谨轩最为拿手的。

    谢渠还拿了一瓶红酒上来,刚刚就打开醒上了。

    一屋子的人热热闹闹,池映秋就喜欢这样的氛围。

    出差的云丛霁也发来了视频,看到池谨轩又包饺子又炒菜,也馋坏了。

    但是作为老爷子的重点培养继承人,大哥只能强压下想回来的冲动,并对池谨轩说道:“轩轩,我有个忙需要你帮我一下。你现在是股东,可以接触一些机密文件,能不能帮我去开发区的厂房档案室取一份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