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武侠世界破案 > 第 12 章(被缝上的嘴,紫苏粥...)
    周满从没有见过这副样子的大师兄。

    平常在青城派,大师兄在众弟子们面前脾气一直是温和的,只要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在他那里永远好说话。青城派那么多弟子,掌事的大师兄其实最容易得罪人,稍有分配不均的情况就会引起弟子们的不满。但大师兄却做到了处处令人满意,所有人无不称赞他谦谦君子,高尚温和。

    可谁又能想到平常那般随和无可挑剔的大师兄,在杀起人来的时候这般吓人!简直比活阎王还要可怕三分!

    “大师兄饶命!大师兄请听我解释,我有苦衷!”

    周满晓得以殷恒出剑的速度,仅凭自己的武功绝无可能在他面前逃脱,他赶紧痛哭流涕地给殷恒磕头赔错。

    “是玄衣教的人给我下蛊,蛊毒发作起来我五脏六腑都像被虫子撕咬,我太痛苦了,没办法不听他们的吩咐。我是为了帮青城山下的刘大娘一家,她的哑巴儿子被人拉去赌坊,遭了算计,我为他出头才会招惹上玄衣教的人。

    大师兄应该还记得刘大娘母子吧?掌门师伯怜惜他们可怜,让她家给咱们青城派供菜,出双倍的菜钱给她。”

    周满强调这些细节,就是为了向殷恒说明那对母子有多凄惨,表达他当初出于善心才会帮忙,完全是情非得已才会落得如今这般田地。

    “大师兄,我真的是出于好心帮忙才会招致此祸。”

    殷恒静默地听着,但目光根本不在周满身上,目无焦距地望着前方夜色下的竹林。

    周满难以窥知殷恒的心思,因而更畏惧,心也更加惶惶不安至极。

    “他们说我只要帮忙拿到天灵剑,就会给我解药。太害怕蛊毒再次发作了,醒来见天灵剑在,就立刻想来找他们换解药。但我怎么都没想到,其实我身上的蛊毒都已经解了。

    我……我真的是太蠢了,被他们当猴耍!我不想饶过他们,便打算假意投诚,问他们要他们之前允诺我的金银珠宝,目的就是为了查清他们在永康的老巢在哪儿,回头我好通知师父过来剿灭,没想到大师兄居然这时候出现了。

    大师兄,请你相信我,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周满连连磕头向殷恒赔罪,咧嘴痛哭的时候涕泗滂沱,足以哀动左右。只可惜他的左右只有死人,无法为他求情,而眼前唯一活着的人反而比死人更可怕。他怎么能在这种时候还会笑?

    “说完了?”

    “说完——”

    周满话音未落,便察觉到有剑风迅速袭来,接着便他感到左臂一痛。

    周满茫然垂下眼眸,眼看着自己的半截胳膊落了地,他后知后觉地痛声大叫,面目狰狞地抱着受伤的断臂在地上打滚……接着,竹林被一波又一波惨叫声淹没。

    周满至死都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惨遭殷恒的虐杀,好歹同门一场,他的下场竟不如那几名黑衣人死得利落?

    殷恒清楚,但他不会说,因为周满不配知道。

    这世间敢跟他撒谎的人,只有一条路可走,便是刚刚周满走过的那条路。

    看着脚下渐渐被鲜血浸红的土地,殷恒的嘴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

    殷恒是在临近天亮的时候才返回宅子,远远就见房顶的烟囱冒着白烟。进院后,他就听到厨房传来脚步声。

    “大师兄回来了?大师兄一大早去哪儿了?”

    宅子有两间房,昨日太晚,永康已经关了城门,他们便选择就地留宿。韩灵睡的东厢房,她早上起来的时候见殷恒的房间没动静,还以为他没睡醒,一直没敢打扰,不想殷恒竟从外头回来了。

    “练剑。”

    韩灵想起上次她在青城派后山遇见过殷恒,那会儿他好像就是天不亮便会练剑?高手果然都比较勤奋。

    “粥熬好了,正好可以吃。”韩灵让殷恒洗手准备吃饭,便立刻欢快转身就奔回厨房了。

    此时院子里正弥漫着淡淡的米香,奔劳一夜的人,本就胃空落落的,容易被诱惑。韩灵熬煮出来的粥还不同于一般的,散发着一股奇特的香味儿,更叫人有些难以拒绝。

    不过,殷恒还是打算拒绝。

    殷恒进屋洗把脸后,转身就见韩灵已经将两碗冒着白气的热粥端到了桌上。

    殷恒瞧还是头一次瞧见颜色这么紫的粥,不禁上扬了一下眉梢。这粥的颜色过于鲜艳怪异,给人以一种下过毒的错觉。不过若真下毒的话,反而不会如此明显。

    “颜色是不是很好看?这是紫苏粥,润脾健胃,开宣肺气,发表散寒。大师兄练完剑最适合吃,不过若在练剑前也吃上小半碗那就更适合了。”

    “何解?”

    “不吃早饭就出力,容易空腹胃寒,血气不足,致使目眩头晕。大师兄现在年轻身体好,倒不显什么,可是这习惯要是一直坚持到老,就不见得好了。”

    殷恒轻笑一声。

    “大师兄不信?我初涉江湖,还不了解江湖事。但大师兄若不信的话,我倒可以调查一番,老一辈武者中必然有因此恶习死得快的,指不定就有在早上习武的时候猝死的。”

    韩灵随口一句感慨,倒让殷恒眸光闪烁了下。

    蛇侠王胜和南岛三贤之一的方继渊,正是在晨间习武的时候突然暴毙。

    殷恒观感复杂地看着面前的紫苏粥,片刻后,起了筷子。

    韩灵旋即又将两个烧饼、一盘酸脆萝卜和一盘葱花炒鸡蛋端了上来。

    “我做了两个烧饼送给隔壁的王大娘,使钱跟她买了米和四个鸡子,大娘就送了一盘脆萝卜给我。”韩灵邀功似地问殷恒她准备的早饭怎么样。

    殷恒笑着赞许:“小师妹辛苦了。”

    韩灵还是眼巴巴看着殷恒:“但是我没钱,所以我只是口头允诺了王大娘,其实这些东西都是赊来的。”

    殷恒又笑,扯下腰间的钱袋递给韩灵。

    韩灵从里面翻出二十文钱来,就要将钱袋还给殷恒。殷恒却不用,让韩灵留着就是。

    “真的?”有钱好啊,什么都可以买。以前她只顾着研究毒物,不知钱的重要,偷跑出来才晓得这在世间行走的话,没钱寸步难行。

    韩灵马上把钱袋收好,再三确认不会掉了,才开始吃饭。

    殷恒见她如此爱财的模样,反倒觉得正常,这符合她农女出身的情况。

    早饭后,俩人就准备回永康与其他青城派弟子汇合。

    韩灵在走之前,便将钱付给了隔壁王大娘。

    王大娘跟韩灵客套完,伸脖子使劲儿瞅了殷恒两眼,窃笑着问韩灵:“那是你男人?又高又大,长得可真俊呐。别怪大娘多嘴,他那长相招风!你可得看好了,小心别被的狐狸精给勾走。”

    “大娘说的对,我会注意的。”反正要走了,韩灵觉得没必要多费口舌去特意解释。

    习武人耳朵灵,殷恒虽然站得远,但俩人的对话他听的一清二楚。

    等韩灵过来的时候,他瞥一眼韩灵,便纵身上马。

    韩灵也不知殷恒知情,对殷恒灿烂笑着:“大师兄,那我们走吧。”

    “嗯。”殷恒看都不看韩灵一眼,立刻策马先走了。

    到了永康,韩灵不似之前那般总低着头躲人了。风雪城和唐门正在互相协作找人,就如殷恒之前分出四路人马去寻人的道理一样,风雪城和唐门肯定也有各自负责的区域。如今既然风雪城的人聚集在此了,那唐门的人基本不可能在这区域。所以对韩灵而言,永康是相对安全的地方,因为风雪城的人都只会照着画像找人,很难识破她的真身。

    “大师兄,周满死了!”

    客栈的弟子们正打算去找殷恒,忽见殷恒和韩灵骑马来了,赶紧迎上来。

    韩灵诧异不已。人刚逃,这就死了?

    殷恒问:“怎么回事?”

    “今晨我们收到消息,说城南竹林有玄衣教的人出没,便立刻赶往那里,到的时候只见到六具尸体,周满他……死得很惨!我们还其中一名黑衣人的身下找到了天灵剑。”

    回话弟子将天灵剑双手奉给殷恒,殷恒没接,而是看向韩灵。

    韩灵忙将剑接下,老老实实地抱在怀里。她发誓她以后一定会好好练她的三脚猫功夫,至少把剑守住,不辜负掌门师父的一片好意。

    “凶手是谁可清楚?”韩灵追问。

    “想来是玄衣教以蛊毒要挟周满,令他盗取天灵剑,却不知为何他们内讧,周满杀死了玄衣教的五个人之后,惨遭玄衣教的其他人反杀。”

    韩灵动了动眼珠儿,提出疑惑:“二十五师兄是青城派的老人,他——”

    “他早已违反门规,不该是青城派的弟子。”殷恒纠正韩灵的称呼。

    “周满他中了蛊毒为何不上报,心甘情愿帮玄衣教偷剑?在马粪堆里晕倒又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这里面可能有内情,咱们应该查清楚。”搁在平常,韩灵不会主动管这种闲事。可如今这事发生在永康,而永康对于韩灵来说相对安全,她想借故在此多留一段时间。

    “细枝末节,不重要。”殷恒派一名弟子回青城派禀告明白周满的情况即可。

    “大师兄——”韩灵还想再说话,被一声尖叫打断。

    “死死死人了!死人了!”声音来此客栈后院。

    韩灵立刻冲去查看情况。

    这一幕,跟在马场发现周满的时候一模一样。

    殷恒正琢磨着是否另有一位青城派弟子也和周满一样,中了玄衣教的青红蛊,就听折返回来弟子禀告,死的人正是昨日诬告他们的孙大夫。

    “尸体被藏在客栈后门旁的草垛里,刚才厨房的人去拿稻草,便发现了孙大夫的尸体。”

    殷恒踱步到草垛前的时候,韩灵已经蹲在孙大夫的尸体前检查了半天。

    殷恒瞧她一脸认真模样,轻笑问她:“你不是治病的大夫么,还会验尸?”

    “活人和死人都是相通的,都是人嘛,而且死人更听话。”

    韩灵说完,指了指孙大夫被线缝住的嘴。

    “他嘴里有东西,若我猜测没错的话,是马粪。”

    此话一出,引得围观众人哗然。这孙大夫的死相实在是太奇怪了,颈部有勒痕,显然是被人勒死的,但他的两片嘴唇居然被人用线给缝上了。

    “大师兄,孙大夫的死和我们有关。”韩灵严肃郑重地跟殷恒道。

    殷恒漫不经心的眸子里闪出微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