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蛮妻难追之郡主凶猛 > 第五章 不换!
    安王看着她笑的意味深长,捋着几根杂毛胡子跟她去了一边的树荫。

    “昭玉啊,咱们商量一下,本王手里有十个身娇体软的漂亮少年,那方面功夫最好,绝对让你欲仙欲死。本王用他们来换你这一个玉树公子,怎么样,这买卖不赔本吧?”来到树荫他猥琐的开口,眼里都是淫光。

    京城他除了忌惮老皇帝和几个颇有势力的皇子皇孙外其他都不放在眼中。

    这个昭玉虽然纨绔,不过也就是个见识浅薄、拿放浪形骸当有趣的小姑娘,应该很容易搞定。

    林淼淼听到他的话心里跑过骂人三字经,这是什么狗屁舅舅,跟外甥女在这里讨论龌龊话,简直下流极了。

    她眯眼看着他十根乌漆嘛黑的手指呵呵一笑,挑眉道:“安王殿下,果然是笔好买卖。可惜我不夺人所爱,所以不换!”

    安王没有用阴招从她手里抢人大概觉得她好哄骗吧,可惜她不是原身,才不吃他这一套。

    “昭玉,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本王?”安王看她竟然拒绝顿时黑了脸,恼羞成怒的指着她说道。

    此时他的眼神充满了怒火,看起来格外阴森恐怖,三角眼瞪的老大,就跟恶鬼一般。

    “安王,这个男人我要定了,别说是你,就算我皇外公亲自来找我,我也不换!”林淼淼并不惧他,说完转身就走,根本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意思。

    “你不要后悔!”安王在她背后哑着嗓子沉声说道。

    他阴森的目光盯着林淼淼众人消失在门口,脸上暴戾凸显,眼神都是狠毒。

    “回去后派人盯着安王府,小心他们出幺蛾子!”上马前林淼淼叮嘱手下。

    这些人虽然是她便宜爹给的,胜在懂事听话,只要她吩咐的事都会不遗余力去做,能力也不错,她准备收为己用。

    说这话的时候她没有背着冷临风,她想让他知道,为了保他她可是费了不少力气,连安王这个神经病都得罪了,希望他领情。

    回去路上虽然料到安王不敢半路抢人,她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直到回到忠威侯府上才终于放下心来。

    估计这会儿便宜爹娘已经听说了她跑到逍遥居公然抢男人的事情,不知迎接她的是什么。

    按照他们对原身的态度推测,最多不痛不痒地训斥几句然后摆手让她回去,根本不会过问她弄个男人回来干什么。

    公主娘也好,侯爷爹也罢,他们对她根本没有外界传言的那般在乎。原身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才不断闯祸,试图引起他们的重视。

    可惜没人在乎她做了什么,他们给与她的物质越丰富,情感就越单薄,原身在成堆的金银玉器中间渴望亲情,可惜始终求而不得。

    这次她能够穿书过来大概原身想通了,不再执着他们冰冷的情感,也许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惜这对不靠谱的父母永远不知道他们的孩子是如何渴望过他们的关爱,更不知道她是带着如何绝望的心离开。

    希望有生之年她有机会说出这个秘密,问问他们为人父母如此冷血无情良心可安?

    “郡主,侯爷吩咐了,等您回来就请您到前院书房去。”她还没下马,守门的小厮就小心翼翼的过来禀告道。

    “知道了。”她无所谓的摆手,看来要先跟侯爷爹过招了。

    她不是原身,对侯爷爹可没什么尊崇和孺慕之情,不过现在她还靠他的羽翼保护,所以小心应付他还是有必要的。

    “你们将人带到我的院子安置在西厢房,小心些别给弄伤了,特别是他的脸!”她下马后叮嘱的第一件事就是安置冷临风。

    反正大家都知道她荒淫可笑,她干脆就将人弄到院子中文火慢炖,让他信任自己感激自己,以后才会保护自己。

    路上她仔细观察过冷临风,他始终寒着脸看不出究竟在想什么。

    她猜测现在他心里肯定很忐忑,就算他经历再多事情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未来无期命运待定,不管是谁都会心神难安。

    她现在不怕别的,就怕他恨上她。好在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转变他的想法,希望他们以后能够好好合作吧。

    冷临风走后她才恹恹的去了侯爷爹的院子。

    侯爷爹院子里干净的很,除了公主娘没有其他侍妾通房之流,看起来对公主娘一往情深。

    不过这只是表面现象罢了,书中交代过,侯爷爹在娶公主之后不久就偷偷安置了外宅。

    那外室是他的青梅竹马,早就给他生了三儿两女,他会经常过去跟他们团聚,小日子过得特别滋润。

    他并不喜欢长公主,娶她只是为了顺应老皇帝的心思,减轻他的疑虑。

    他们父子手里军权太重,如果不娶公主表示忠心,他们早跟其他人一般被他找茬收拾了。

    长公主生了原身后他并不稀罕,不过为了减轻老皇帝的怀疑才对她格外宠溺。他根本不在乎这个女儿将来如何,只要能给他身后的那些儿女挡灾就行。

    因为表面上他只有原身这一个孩子,以后没有儿子继承他的军权和候位,所以这些年老皇帝对他比较放心。

    老皇帝宠溺原身当然不是出于什么血缘亲情,只是为了做给忠威侯父子看,希望以后他们交兵权的时候痛快些。

    至于长公主永安,她对这个女儿也没什么特别的感情。她喜欢的是跟她心上人偷偷生的另一个女儿苏心柔!

    是的,苏心柔是跟她同母异父的姐妹,更是水火难容的冤家对头。上一世男主之所以杀了原身,就是因为她发现苏心柔跟长公主的秘密心里不平衡不断找茬陷害,他们终于忍无可忍才出手。

    因为这个身体还残存这原身的一缕执念,所以她仔细分析过原身的想法。

    她之所以不断陷害苏心柔就是因为嫉妒她受到公主娘的喜爱,她天真的以为是苏心柔夺走了母亲所有的亲情,只要苏心柔死了,她娘就会依然疼她宠她。

    原身就是一个在没有亲情的环境中长大却异常渴望亲情的小可怜,不管她的父亲还是母亲,都用捧杀来毁掉她,所以她的性格才格外暴戾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