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迫有了很多大佬爹 > 六只爹(我才不是蘑菇!...)
    006:

    谈九秋头一次对钱生出迫不及待的心理。

    在人间生活,没钱寸步难行啊。

    他要是有钱的话,哪里还会去搬砖。

    转念一想,人家让他用搬砖的方式还债,确实很友好很合理了。

    进入地铁站,阿殊用一卡通刷卡进站,回头一看。

    进不去的谈九秋小声道:“我……没卡。”

    阿殊大方的把自己的卡回递给他,让他刷了进来。

    这朵蘑菇倒是格外老实,明明有机会逃,却还是乖乖地跟着他履行搬砖。

    刷完的谈九秋把卡还给阿殊,两人下了楼梯,来到站台边等候,这个点地铁站人不多——在他们乘坐地铁之前,阿殊带着谈九秋去了家医院,那个时间段,寒星池在到处找崽。

    阿殊是去医院看望同工地一位工友,他那位同事上班不慎掉下高楼摔断一条腿,等看完工友,阿殊才带着谈九秋乘坐地铁去工地。

    而阿殊说的谈九秋有机会逃走,指的便是他去医院看望工友这一截。

    地铁到站,空位有很多,阿殊找了个角落位置坐下,谈九秋犹豫了下,还是在他旁边坐下。

    阿殊除了刚开始让谈九秋搬砖还债和他说了会儿话,之后一直没什么交谈,谈九秋也不好打扰,但这会儿实在忍不住了。

    他发现路线离他租的公寓,越来越远了。

    从租住公寓坐地铁到舒悦餐厅,转了两次线,总共花了一个小时。

    跟着阿殊先去医院,现在去工地,路线已经转了三次,他默默记在心里,都快绕晕了。

    不记不行呀,不然他会找不到回家的路QAQ

    他默默瞅向阿殊,后者上车后便放松地倚靠着座位,两条长腿相互交叠,上衣胸口、衣领有几处醒目的污渍,然后阿殊拿出手机开始刷,俨然资深低头族,没有半点要搭理谈九秋的意思。

    低头时,光影从阿殊挺立的鼻梁滑过一抹冷漠的弧度。

    谈九秋原本要戳一下对方问问的,见状,又止步了。

    阿殊的身体数据,连系统都给不出。

    这是系统今天第二次失手。

    第一次向寒星池安装好感值小工具时,失败了。

    这一次连身体数据都测不出,安装小工具自然也失败了。

    甭管什么原因,系统建议谈九秋从心一点,换句话说,关键时刻系统靠不住,只能靠他自己。

    说明阿殊有可能也是一位实力强横的大妖,不过大妖会去探望受伤的人类工友,可见人品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大妖都得在人间辛辛苦苦打工挣钱,挣得也不多,这么一对比,谈九秋又觉得自己没钱并不可耻,他胡思乱想着,浑然没发现他的债主已经将视线从手机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待他终于觉得周围空气好像有点凝固时,那跑远的思绪猛地被拉回来,对上阿殊黑漆漆的目光,车厢内的灯光反射着他垂落在眉尾的头发,仿佛刀光般刮向他的眼睛。

    但同时,阿殊的唇是上扬微笑的。

    想象一只朝你微笑的老虎or大白鲨。

    本来一点都不冷的谈九秋感觉车厢内所有冷气都往自己身上蹿,他本能的把屁股往旁边空余座位挪,侧向阿殊的脑袋慢慢摆正。

    “有话想问我?”没等他把脑袋彻底摆正,他听到阿殊的声音,刹那间身体回春,聚集的无形冷气被吹散。

    谈九秋只好把转了一半的脑袋重新转回去,和阿殊的目光对视,默默点头。

    “问啊。”阿殊语气超级温和。

    谈九秋乖乖问了:“工地在哪里呀?”

    阿殊指向车上的站线图:“南山站下车,走会儿就到了。”

    谈九秋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发现只需要坐五站就到南山站:“我搬完是不是就可以回家了?”

    阿殊笑眯眯的:“当然。”

    谈九秋顿时放松了。

    他的放松取悦了阿殊,阿殊微微凑过来了些,声线也低了下去:“你好像很怕我呀?”

    谈九秋身体顿时一僵,想也不想:“没有!”

    “是吗,我也觉得没有。”阿殊眉梢轻轻一挑,“毕竟我一个纯正人类见到蘑菇大变活人都不怕呢。”

    谈九秋:“???”

    蘑、蘑菇?!

    你才蘑菇,你全家都是蘑菇、平菇、香菇、杏鲍菇!

    他哪里长得像蘑菇了!

    他明明是灵芝中的珍品九叶血灵芝,甩蘑菇N多条街好不好!

    蘑菇吃了只能填肚子,他吃了能疗伤、涨修为、补气养颜、治疗各种疑难杂症!

    然而债主可能是大妖,谈九秋识实务的不敢造次,乖乖地顶了蘑菇。

    蘑菇就蘑菇吧,好歹也是灵芝的近亲,都是菌生。

    等等……

    谈九秋发现重点:“你是人类?”

    对上小蘑菇因惊讶瞪圆的漂亮眼睛,阿殊手蓦的一痒,他不动声色地按下这点痒意,道:“当然,有假包换。”

    谈九秋眨了眨眼:“可是,你会结结界……”

    “谁规定的结结界,只能妖能做到?”阿殊伸手,他的手指修长,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人类只要能沟通天地间蕴含的能量,借用它们建立结界,不是什么难事。”

    谈九秋不吭声了。

    阿殊声音中带了笑意:“莫非,你不会结结界?”

    谈九秋转身,决定不理他了。

    什么叫结结界不是难事?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既然对方只是人类,不是什么大妖,那他没必要那么小心,身为妖,他要保持妖的神秘和强大。

    “转过来。”

    谈九秋转了过去。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债主呢。

    阿殊眼中笑意一闪而过,这朵蘑菇着实有些有趣,让他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地想逗逗他。

    “先前一直没问,你怎么惹上寒星池那丑八怪的?”

    谈九秋:“?”

    他愣愣地看着阿殊:“你说寒星池是丑八怪?”

    这个人类眼睛是不是有问题!

    寒星池要是是丑八怪,这世上就没人长得好看了!

    寒星池在他眼里是丑八怪,那自己在他眼里……?

    阿殊仿佛看懂了他眼中透露出的信息,摇了摇头,说:“你大概不清楚,寒星池是一位血族,如今血族只剩他这么一只。血族出了名的美貌优雅,把寒星池放到过往繁荣的血族里,他那张脸称一句丑八怪,合情合理。”

    谈九秋倒吸口凉气。

    原来让他心动不已的小哥哥居然是血族,难怪见了他的本体后,对他态度大变。

    他可是九叶血灵芝!

    只怕他的血对吸血鬼来说,比熊猫血还要诱人。

    寒星池真的要吃他,幸亏他跑得及时。

    见阿殊说得么笃定,谈九秋好奇:“你又没见过其他血族,怎么就这么肯定寒星池和其他血族相比,是丑八怪呢。”

    虽然寒星池要吃他,但是……谈九秋说什么都没办法承认那张脸丑。

    阿殊却没回答,只道:“你还没告诉我,怎么惹上他的。”

    谈九秋:“……”

    他哪里惹了。

    他这是主动送上门的!

    想起今晚跌宕起伏的遭遇,谈九秋也是找不到人倾诉,干脆向债主分享。

    阿殊听完后,视线从谈九秋身上挪开,平视前方,若有所思。

    既然这朵小蘑菇只是巧合的和寒星池鬼碰上,后者为什么要追击小蘑菇?

    这朵蘑菇身上,有什么是让那只吸血鬼感兴趣的?

    “这么说来,我算是间接救了你一命。”阿殊漆黑没有丝毫温度的双眸看着他,声音却是温和带着笑意的,“你不止欠我一百一十三块五,还欠我一条命哦。”

    谈九秋:“!?”

    他怎么就欠上命了!

    “我……”

    “下车了。”阿殊打断他,将手机揣回兜里,语音播报南山站到了。

    谈九秋默默跟着他下车,决定当作没有听到阿殊那句话,明明是他自己逃掉的,充其量阿殊的奶昔接住了他。

    他只需要搬砖还掉就可以了!

    一路跟着阿殊离开地铁站,沿着外面的街道走了十来分钟,谈九秋看到了工地群,这片工地群里搭有简易的建筑棚,供工人休息,外面一圈亮着灯,光线明亮。

    谈九秋看到了不远处的砌在一堆的砖块,眼睛一亮,撸起袖子哒哒哒地往那跑,还没跑近,就听到阿殊的声音:“回来!”

    “?”他十分疑惑,“不搬吗?”

    阿殊没来得及回答,有位工友听到动静走出来,看到阿殊,吹了声响亮的哨,看到谈九秋后,那哨声忽然一拐弯,然后停下。

    “我的个乖乖,老大,你上哪拐来个这么漂亮的女娃娃?”

    谈九秋:“?”

    谈九秋:“??”

    谈九秋:“???”